任我行到底是当过日月神教教主的人,对于日月神教的东西自然是很熟悉的。

    有少林寺或明或暗的帮助,再加上任我行以狠辣的手段收服了几个日月神教的长老,逼他们作为内应,以及任我行和令狐冲这两个顶尖高手冲在最前面,一行人倒是很快的将日月神教给掌控了。

    只是暂时掌控住了日月神教,自然是不会满足的,任我行很快就得知了东方不败这些年都隐居在后山,不问世事。

    带着十几年的滔天恨意,任我行一行人朝着后山而去。

    在任我行看来,虽然东方不败的武功奇高,更被一些江湖人吹捧为天下第一高手,但任我行对自己的吸星神功还是很有自信的。

    消除了隐患的吸星神功自己足以和东方不败一较长短了,更何况身旁还有令狐冲作为策应。

    一座屋子,之前在门口垂挂着的纱布早已撤掉了,东方不败身穿一袭大红色的衣裙,今天似乎精心的打扮了一下,看起来更加光彩照人,静静的坐在云床之上,一枚绣花针在手边,细心的绣着图案。

    任我行等人,提着武器,满身煞气的跑了过来,打破了这难得的静谧……

    “喂,你是什么人嘛?东方不败在哪里?”,就连任我行显然也没认出来自己眼前的这位绝色女子就是东方不败,脸上带着煞气的喊道,目露凶光。

    “咯咯咯……”,随着任我行的话落,东方玉不败掩嘴轻笑,清脆的声音仿佛大珠小珠落玉盘:“任我行,你心中怀着对我的仇恨十多年了,今日见了我却不识?你这仇恨岂不可笑?”。

    “你就是东方不败?哈哈哈,你果然练了葵花宝典,把自己练得男不男女不女的了?”,看着自己面前绣花的绝色女子,依稀能看得出一些记忆中的模样,任我行忍不住放声大笑。

    “他就是东方不败!?”,旁边的令狐冲等人心中同样大吃一惊,眼前这东方不败对大家而言,颠覆性实在是太大了。

    “哈哈哈,东方不败,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今天老夫要将你碎尸万段!”,仇人相认,任我行也没有了和东方不败多说什么的心思,举着掌就直接冲了过去。

    咻!

    东方不败,屈指一弹,一枚绣花针迅若闪电的吵着任我行射了过去。

    战斗,已经打开,而旁边的令狐冲和向问天等人,自然也没有闲着。

    与此同时,黑木崖山脚下,武岩身穿一袭劲装,骑着一匹快马,迅速的吵着黑木崖的方向奔来,脸色凝重。

    武岩的目的很明显,自然是要去驰援东方不败的。

    一则,武岩的心中对任我行带着恨意。

    若不是他当时倒戈相向的话,少林寺中黑木崖大军压境,方证嘴里虽然拒绝交出易筋经,但若是真的打起来,少林寺绝对死伤惨重,一本易筋经和少林寺的传承相比孰轻孰重,方证绝对拎得清。

    所以,武岩本来到手的易筋经,完全可以说是因为任我行的缘故而失之交臂。

    二则,原著中的东方不败就是死在任我行和令狐冲他们这些人的联手之下,东方不败对自己有恩惠,武岩怎能袖手旁观。

    更何况,归根结底的算来,任我行从梅庄逃出来,自己也有一些责任。

    当日被任我行吸干了内力,武岩以重伤之躯跳崖逃命,这些日子调养之后,倒是因祸得福,使得万磁王的能力提升了一大截。

    只是,当武岩靠近了黑木崖的时候,不远处的小路边,一个凉亭却让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只见凉亭当中,一僧一道对坐品茗,正是少林寺的方证和武当山的冲虚。

    “阿弥陀佛,武施主你果然安然无恙”,方证显然也看到了武岩快马加鞭赶过来的身形了,站起身来。

    “你们这是要插手日月神教的事情了?”,武岩的目光落在方证和冲虚两人的身上,眉头紧皱。

    这个时候,自己可没有时间陪他们在着闲耗着。

    “阿弥陀佛,武施主,我和冲虚道长,只是想邀请你喝一杯茶,留你在山下半个时辰罢了,半个时辰之后,武施主不论要去何地,我等绝不阻拦”,双手合十,方证神色平静的说道。

    “若是我不答应呢?”,武岩的脸色一沉,凝声说道。

    “若是不答应的话,说不得老衲只好再和武施主过几招了,当日你我之间的切磋被令狐施主打断了,不如今日将那没完成的切磋完成了如何?”,方证闻言答道,对于武岩的回答并没有惊讶之色。

    “任我行虽说已经将你的内力吸干了,但你却依旧有以气驭剑的本事,我冲虚倒是想以武当太极剑,来会一会剑圣的剑术……”,这个时候,旁边的冲虚道长也开口了。

    方证虽然也是江湖顶尖高手,可当初武岩独斗任我行和左冷禅的声威还近在眼前,冲虚道长显然觉得方证大师独自一人,不可能留得下武岩的。

    “今时不同往日!今天我可不会陪你们浪费时间!若是死在我手下,可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武岩并起双指,轻轻一勾,白龙剑出鞘,很有灵性的模样吵着方证射了过去。

    面对这江湖传闻中的以气驭剑的手段,方证大师脸色一变,凝神以待,自然是不敢小觑。

    与此同时,冲虚道长的长剑同样出鞘,化作精妙的剑法朝着武岩笼罩过来。

    只是,武岩一只手控制着白龙剑,施展出独孤九剑的招数来对付方证,另外一只手却对着冲虚道长一张。

    只见冲虚道长手中的剑,立马变得慢如老龟。

    虽说太极剑是以慢打快,但长剑慢如老龟,武岩就算站着不动,这一剑要落在他的身上都需要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试问这太极剑还有何威力可言?。

    “这怎么可能!?”,剑在手中重若千斤,冲虚道长骇然色变,连剑都舞不动了,自己一身太极剑法如何能够施展?

    武岩一手控制着白龙剑,施展出独孤九剑的绝招,逼得方证狼狈后退。

    另外一只手控制住了冲虚道长的剑,难以挥动长剑,以至于冲虚道长剑法都施展不出来。

    一出手,分别控制了两柄剑,武岩同时力压冲虚道长和方证大师这两位顶尖高手!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