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冲的独孤九剑,更加精纯了……”,武岩本身就会独孤九剑,因此,看着令狐冲施展出来的独孤九剑之后,当然明白他的剑术更高了。

    不过,这也无奈,毕竟令狐冲出身华山派大弟子,从小到大一直练剑,根基深厚,再加上剑术天赋极高,而自己一没基础,二没天赋的,当然比不了。

    “令狐冲?你小子搞什么?”,武岩都能一眼认得出令狐冲的身份,任我行自然也能认得出来,皱了皱眉头,眼中含着煞气的质问道。

    只是,面对任我行的话,令狐冲即便是被叫破了身份,却也没有回答,只是坚定的挡在武岩的身前,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令狐冲蒙着面,就是不想最后撕下面皮,毕竟自己和盈盈的关系摆在那里。

    但同样的,今天武岩遇难,令狐冲也做不到袖手旁观。

    当初自己因为正邪不两立的观念,多次承了武岩的情却和他划分界限。

    比如衡山城若不是武岩一招败了田伯光,自己可能身死在那里。

    再比如华山派武岩不远千里传授了自己一招剑术,但是他和师父决斗即将胜出的时候却出剑阻拦。

    心中对武岩怀着愧疚之心,还有人情未还,所以令狐冲不能袖手旁观。

    今日自己出手救他,就当做是还了他的人情吧……

    “你帮我挡住方证大师,任我行和左冷禅我自己能应付”,手捂着自己的胸口,武岩开口说道,对于令狐冲的心思,多少也能猜出一二。

    令狐冲依旧没有说话,但是手中长剑一抖,精妙的剑术笼罩了方证大师的全身。

    对武岩来说,这三大顶尖高手,左冷禅的威胁是最小的。

    而方证大师和任我行之间,顾念着任盈盈的关系,武岩还是让令狐冲去对付方证大师最合适。

    “哼,你小子中了一招千手如来掌,重创在身,此刻老夫定将你毙于掌下!”,虽然任我行也愤怒于令狐冲横插一手,但这个时候武岩重伤了,任我行自认为拿下他还是没有问题的。

    任我行所言不虚,吃了方证那老和尚一掌,自己此刻五脏六腑都被震动了,尽管有令狐冲帮忙减了一些压力,但依旧不可能是任我行和左冷禅这两人的对手。

    不由分说,武岩强提一口内力,迅速的往山下跑去。

    任我行和左冷禅自然不会放过他,凶狠的追了过来,且战且退,三人混战,很快的就脱离了大部队,进入了深山老林之中。

    伤势越来越重,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武岩在任我行和左冷禅这两位顶尖高手的夹击下,已经是已经岌岌可危,随时都有被诛杀的可能了。

    不过,武岩的运气不错,前面不远处是一个悬崖峭壁,这让武岩眼睛一亮,朝着那悬崖冲过去。

    只是,就在此刻,任我行探爪直接抓住了武岩的胳膊,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我让你尝尝我吸星神功的厉害……”。

    武岩的内力本就不多,如何能抵挡得住任我行的吸星神功?

    十年多的内力,不过片刻间就被任我行吸纳一空。

    “嗯?这小子的内力呢?怎么才这么点?”,很快把武岩的内力吸干净了,任我行却是懵了。

    武岩的内力实在是太少了一点,别说是和自己相比了,就算是江湖二流高手的水准都不一定有吧?

    眼看着武岩的内力已经被任我行吸干了,左冷禅大喜过望。

    没了内力,这小子的以气驭剑绝世剑招就施展不出来了吧?

    松了一口气的左冷禅,一剑朝着武岩的脑袋斩了过来,果然,手中的剑再也没有了之前那莫名其妙的阻力了,让他放心下来。

    眼看着左冷禅的剑斩过来,武岩手中的白龙剑直接射了出去。

    左冷禅大剑一挑,直接把武岩的白龙剑挑飞了出去,剑势不减,继续朝着武岩砍过来。

    只是,武岩突然伸手一招。

    看着他的动作,左冷禅心中一愣,这似乎是以气驭剑的手势?

    可这家伙不是已经没有内力了吗?

    就在左冷禅愣神的这一刹那,背后尖锐的破风声响起,心下骇然,左冷禅反射性的闪躲。

    只是,一阵剧痛让左冷禅忍不住惨叫出声,左臂抛空而起,鲜血狂涌而出。

    咻!

    白龙剑削铁如泥,斩断了左冷禅的左臂之后,再度化作一道剑光朝着任我行的手臂斩过来。

    任我行骇然,立马收了自己的手掌,抽身暴退。

    武岩身子一滚,脚下发力,直接冲到那悬崖边跳了下去,剑光如同流星一般,追着武岩的身子往那悬崖底部掉落下去了。

    任我行急忙冲到了悬崖边上,居高临下的看过去,一人一剑早已消失在悬崖底下了,任我行的脸上带着迷茫之色。

    刚刚自己明明将武岩的内力吸了个干干净净,可为何他还能使出以气驭剑的绝招?

    还有,武岩的内力只有区区十年左右的功力而已,凭这点内力,他如何能闯下赫赫威名?

    “算了,这小子就算有再多的秘密,重创之躯跌落崖底,也是九死一生了”,沉默了片刻,任我行最后摇了摇头,将武岩的事情从脑海中甩了出去。

    等任我行回过头来,左冷禅也已经消失了,只有地上一截断臂。

    很显然,随着武岩跳崖自尽了以后,断臂的左冷禅也怕任我行会过河拆桥,所以强忍着断臂之痛逃走了。

    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半个月前,日月神教副教主武岩,率领日月神教大批教众入侵少林寺,却大败而逃,弟子死伤无数,这个消息传出来,让整个江湖震动了。

    魔教诸位长老,几乎全军覆没,只有一个童百熊逃得一命,而带去少林寺的弟子也死伤过半。

    这一战,可以说是大大的打压了日月神教的气势了。

    当然,这半个月的时间,任我行等人也在四处奔走,为了上黑木崖夺取教主之位而努力。

    关于令狐冲,任我行对令狐冲在少林寺插手的事情自然暴怒。

    不过,一番说辞之下,再加上任盈盈和向问天在旁边求情,让令狐冲答应了自己去黑木崖帮忙,任我行这才原谅了他。

    随着鬼手剑圣武岩跳崖后失踪,再有方证大师他们暗中的一些帮助,任我行对于上黑木崖夺位越发有信心了。

    “教主,方证这个老秃驴,哪有那么好会帮我们,他们一定别有图谋”,明天就准备上黑木崖了,向问天对于少林寺帮忙的事情,还是有些不放心。

    “这个我自然明白,方证老秃驴恨不得我们魔教内斗,但不管如何,至少在我夺取教主之位前,他们不会轻举妄动,一切等我夺了教主之位再做定夺”,摆摆手,任我行意气风发的模样说道。

    “唉……”,听着任我行的话,向问天暗叹一声。

    之前少林寺一战,神教已经元气大伤了,此刻再来内斗,就算成功夺取了教主之位,这日月神教以后怕是要被那些五岳剑派压着一头了。

    “对了,那武岩的尸兽可曾找到?”,突然想起什么,任我行开口问道。

    “没找到,那山崖下我们都找了这么久,或许尸兽被豺狼叼走了吧?”,向问天摇摇头答道。

    “嗯,不管他是否还活着,方证老和尚和冲虚牛鼻子会在黑木崖下待着,若是武岩还活着必然会来帮忙,他们两人会挡住他的,再说了,我们手上不是还有那个林平之吗?”,摆了摆手,任我行并不把武岩放在心上了,很快的和向问天等人商量明天上黑木崖的具体细节。

    少林寺山脚下一处人迹罕至的山坳之中,一个蓬头垢面的人影,仿佛乞丐一般坐着,伸出手指的在虚空中连连舞动。

    半空中一柄明亮的宝剑,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飞舞,灵活异常,划出的一道道剑招,精妙无比

    若是令狐冲在这里,一定能看得出来,这宝剑在半空中挥舞,施展的赫然是独孤九剑的招数……

    “我的伤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当日一战虽然让我内力全失,但破而后立,反倒是让万磁王的能力提升了一截,也是时候出山了,任我行,没了内力,那你就尝尝我的万磁王之力吧”。

    手指一引,白龙剑乳燕归巢般回到了剑鞘之中,武岩站起身来。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