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江湖人士的角度上来考虑,武岩现在的搏杀技巧有了独孤九剑,武器方面,日月神教宝库中得到的白龙剑也算是江湖难得的神兵,现在最欠缺的就是轻功身法和顶尖的内功心法了。

    任我行的吸星神功已经被他改良了,消除了内力相冲的隐患,这吸星神功武岩心中自然是有些心动的。

    只是,却也只是一点心动而已。

    刚刚任我行要杀自己,现在却又拿出吸星神功来拉拢自己,任我行这么刚愎自用,同时又生性多疑的人,武岩自然是不敢和他多接触。

    谁知道什么时候因为忌惮自己,就背后给了自己一刀子?

    再说了,帮助任我行去对付东方不败?这也实非武岩所愿。

    因此,只是心动了一下,武岩便摇了摇头,道:“任我行你的吸星神功虽然让我有些意动,但是,想让我帮你去对付东方教主是不可能的事情”。

    “混账东西,不识抬举,那东方狗贼到底给你灌了什么汤,让你像狗一样对他忠心耿耿?”,自己都拿出吸星神功来了,可对方居然还是拒绝了自己,这让任我行觉得面目无光。

    “呵,别人拒绝了你,就是不识抬举?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又何必口吐污秽之言来咒骂?平白失了身份,当年你被神教背叛,所以,就见不得别人对东方教主忠心耿耿?”。

    对于任我行的咒骂,武岩更觉得任我行心胸狭隘了,嗤笑说道。

    要说起来,在武岩看来,东方不败对自己还是真的不错的,刚见面的时候就让自己成了风雷堂的副堂主,还赐了一枚小还丹给自己。

    然后曲洋一事大涨了神教的颜面之后,又升了自己为长老。

    而后虽然因为自己毁了杨莲亭的融,让东方不败大怒的出手了,但也只是切磋了三招而已,并没有抱着必杀自己的心思,甚至见识到了自己的武功之后,升任自己为副教主,将神教大权都交给自己了。

    这一次自己为了谋划易筋经,东方不败也让神教上下全力配合自己。

    在神教之中,东方不败不会去怀疑武岩想要篡权夺位,武岩同样不用担心东方不败会猜忌自己而对自己下手,两人虽说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但是相处起来,却更像朋友。

    虽然武岩和东方不败之间都没有明言,但是两人的心中倒是很有朋友的默契的。

    末世三年,见过,也经历过人心的黑暗,武岩从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但是,武岩也从来没想过自己成为一个忘恩负义的恶人。

    目前为止,尽管东方不败也有自己的考虑和立场问题,但他对自己只有恩情,自己若是背叛他,岂非是忘恩负义?

    “方证大师,老夫来少林寺的目的是为了救出小女,既然方证大师愿意放人,自然是再好不过了,我也承了大师之情,今日我这些日月神教的叛徒大举进犯少林寺,老夫投桃报李,愿帮大师诛了这些人”。

    任我行在武岩手里几次三番的丢脸,心中暴怒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转过头来对方证大师说道。

    “教主!我们岂能和正道联手,对付我神教弟子!?”,听到任我行的话,满座皆惊,旁边的向问天也忍不住开口劝阻。

    不管神教如何争斗,也都是神教内部的事情吧?若是和这些正道联手,就算是成功夺得了教主之位,以后也不得人心。

    “向左使,住口”,对于向问天的劝阻,任我行沉声喝道。

    要夺教主之位,这武岩是最大的障碍,今日若能除了他比什么都重要,不管什么事,都要先让自己夺回了教主之位再说。

    “阿弥陀佛……”。

    听得任我行的话,方证大师低声宣了一声佛号,开口道:“我佛门弟子虽心念慈悲,但佛门却也有怒目金刚,今日武施主大局来犯,觊觎我少林的易筋经,说不得,老衲也只能学学别人降妖伏魔了”。

    “好,今日我们联手,定然能将这些邪魔外道斩尽杀绝!”,旁边的左冷禅和岳不群之流,随着方证大师的话落,也跟着表态了。

    本来方证不愿出手,就是因为同时面对武岩,任我行,向问天和一众魔教长老他们并没有什么把握。

    可现在,若是任我行愿意站在自己这边的话,那局势可就不一样了。

    “副教主,形势大大不利,我们退吧”,旁边的童百熊等人,看到任我行居然丧心病狂到了和正道联手对付神教自己的地步,再看看现在的局势,低声对武岩说道。

    武岩一言不发,扫了一眼大殿里的这些人。

    方证大师,左冷禅,武当冲虚道长,华山岳,还有任我行。

    这么多人同一阵营,即便是东方不败来了,也得饮恨在此……

    “现在,已经不是我们想退别人就让我们退的了,必须杀出一条血路才行!”,武岩的脸色同样凝重,低声说道。

    战斗,开始了,一出手,武岩等人便是且战且退……

    这一次,不只是武岩没有想到,就连方证大师等人显然也没有想到任我行居然会和正道联手对付日月神教的人,他的决定可以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方证大师他们都不是笨蛋,自然是明白任我行的决定,是为了他夺回教主之位。

    但是,对于方证大师他们来说,这件事对自己同样有好处。

    “正邪不两立?一见魔教中人拔剑便杀?”,隐藏于暗中的令狐冲,看着岳不群等人居然和任我行他们联手,一时间觉得讽刺。

    日月神教这次比较是拉了半个家业过来,虽说顶尖高手的人数比不得方证大师他们,但毕竟人多势众,如果只是为了杀出一条血路逃走的话,少林寺这些弟子如何挡得住?

    “我们合力!先把武岩这小子解决掉再说!”,任我行的心思大多放在武岩的身上,并没有理会那些下面的弟子,朝着武岩扑了过来。

    “武岩,今日我便要为我丁勉师弟报仇!”,随着任我行的话落,左冷禅也抽出自己的大剑扑了过来。

    旁边的冲虚道长和岳不群他们,自然有童百熊这些长老们迎了上去纠缠。

    “阿弥陀佛,即便今日之事不合江湖道义,但是,老衲也得出手伏魔了……”。

    方证大师宣了一声佛号,这少林之战他岂能置身事外?看武岩独斗任我行和左冷禅联手,居然还能支撑住,身形一纵,朝着武岩扑了过来。

    武岩白龙剑在手,独孤九剑精妙异常,左冷禅虽强,但他手中用的乃是剑,受武岩能力的影响,十成力量只能发挥出五六成而已。

    “这难道就是以气驭剑的武功吗?好诡异,若不是我力气够大,我这剑就脱手飞出了,难怪别人的剑辉自动出鞘反噬主人”。

    越打,左冷禅心中越惊,对武岩的杀机自然也越重,这家伙若是不死,以后定然是一个比东方不败更可怕的对手,自己这些练剑的人在他面前完全被克制了。

    用能力影响左冷禅的剑,用独孤九剑面对任我行,面对他们两人联手,武岩虽然略居下风,但一时半会儿的倒也能支撑柱,没有那么容易落败。

    只是,这个时候,方证大师眼见于此,也跳入战局了,千手如来掌挥舞起来,又是和任我行一样赤手空拳的,武岩的能力没有用武之地,压力大增。

    不过七八招而已,便被方证大师一掌拍在后背,嘴里口吐鲜血的飞了出去。

    “去死!”,趁你病要你命,眼看武岩吐血的飞了出去,任我行眼睛一亮,手掌呈爪型,朝着武岩的咽喉抓了过去。

    唰!

    不过,就在此刻,突然一个蒙面人影挡在武岩的面前,一柄长剑如毒蛇吐信般点向任我行的胸口。

    这一剑如天马行空般无迹可寻,赫然是任我行招数的破绽处。

    “令狐冲!?”,虽然这个人蒙着脑袋,只露出一对眼睛,但看他的剑法,武岩便能知道他的身份,心中愕然。

    没想到令狐冲居然会出手?而且是为了自己对付他老丈人?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