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冽的掌风突然出现,朝着林平之袭了过去,是任我行亲自出手了。

    亲眼见识到了林平之独孤九剑的厉害,在任我行的心中,林平之自然是一个劲敌,更是自己想要夺回教主之位的一个巨大的障碍。

    任我行的心中狂傲不可一世,本来对于那年纪轻轻的武岩,并不放在心上。

    但现在,他的弟子都这么厉害,可见武岩这个当师父的,武功是更加深不可测。

    林平之大仇得报,此刻真是心情激荡之时,再加上任我行突然偷袭,林平之如何能够挡得住?

    这一掌,直接印在他的后心……

    “教主,要不要杀了他?”,看着被任我行偷袭打昏了过去的林平之,向问天开口问道。

    “不用,你将他捆了妥善安置好,他武功不凡,想来是那武岩的得意弟子,留着他的性命,以后或许大有用处”,任我行的眼中带着思考之色,摇头说道。

    内心的仇恨十几年,一朝脱困,他恨不得立马杀上黑木崖去,可现在见识了林平之的武功之后,倒是让任我行心中涌出一股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感慨,强行按下自己心中的急切,行事也变得稳妥了许多,多了一些深思。

    “好的”,听任我行的话,向问天点点头。

    “对了,盈盈被软禁在少林寺,本来我是打算了先夺回教主之位,再以神教的力量去少林寺要人的,既然夺回大位需从长计议,那么,我们就先想办法去少林寺把盈盈救出来吧”,想了想,任我行开口说道。

    日月神教的力量运转起来,一只只飞鸽,乃至飞鹰将重要的情报迅速的传回黑木崖。

    武岩坐镇神教之中,即便是足不出户,却也能够准确的知道江湖上的风吹草动。

    而且,这些日子日月神教的教务也已经迅速的整理好了,这一次,武岩让大部分的中下层教众们留在黑木崖,但是,大部分中上层的神教精锐弟子,足足组成了一个五百人的队伍,整装待发。

    随着令狐冲等人上了少林寺之后,武岩也率领着这个队伍,直奔少林寺而去。

    虽说令狐冲率领的队伍,足足有千人之众,可这里面的全都是些乌合之众罢了,而武岩带着的乃是日月神教的精锐弟子,可以说将日月神教半个家业全都带出来了。

    以日月神教现在的地位,这一支队伍,足以灭掉江湖上大部分的门派势力了。

    如原著一般,随着令狐冲率领上千人围攻少林寺,但是却被少林寺的人先一步离去,只留了一座空的少林寺给他们。

    然后,少林寺反倒在山腰处埋伏好了,联合武当派,嵩山派和华山派,将令狐冲等人困死在少林寺当中。

    “大师可真是好手段,为了除魔卫道,竟然舍得这千年古刹啊”,嵩山派掌门左冷禅,倒是对方证大师这魄力感到心惊。

    “阿弥陀佛,当年佛祖割肉喂鹰传于后世,今日我少林寺为了除魔卫道,一座古刹又如何?”,方证大师口中宣了一声佛号,神色平静的说道。

    “方证大师这招金蝉脱壳的确高明,我们四大派山下围而不攻,只要防止这些人突袭,等他们饿得虚浮无力,我等可不费吹灰之力将他们制服”,岳不群的脸上带着笑意,插嘴说道。

    这一战若是胜了,可是江湖盛事啊,可大大助涨正道的声威。

    一连三天,虽然山上的令狐冲等人带着人突围过两次,可是,山腰的人以逸待劳,早就埋伏好了,这些人损失惨重的退回了少林寺去了。

    三天的时间过去,山上的众人已经是饿得头昏眼花的了。

    不过,如原著一般,那桃谷四仙偶然间发现了少林寺大佛底下,居然有一条直通山脚下的密道,这个发现,自然是让令狐冲等人大喜过望,然后偷偷的顺着密道逃下山去了。

    然后,得意洋洋的众人在山下一起放声高喊,嘲讽了一波。

    只是,对于令狐冲而言,此行想要救下任盈盈的目的没有达到,他不愿离去,让大家散去,自己则又顺着那密道偷偷回到了少林寺当中藏着。

    大张旗鼓的救人没救到,那自己就偷偷躲着,暗中先找到盈盈再说。

    少林寺的大殿之中,方证大师,武当掌门冲虚道长,左冷禅和岳不群等人,陆陆续续的进入了大殿之中,左冷禅等人的神色间自然是带着疑惑之色。

    明明将那些邪魔外道围困在这少林寺的,怎会被他们逃下山去了呢?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啊。

    四大门派的掌门,在这商量着令狐冲等人下山去的缘由,自然,左冷禅和岳不群都以怀疑的目光看向方证大师。

    “阿弥陀佛,朋友既然来了,那就请现身相见吧”,只是,就在此刻,方证大师突然宣了一声佛号,高声说道。

    “哈哈哈,方证大师果然不愧是得道高僧,老子不过是呼吸重了一点,居然被你察觉了”,随着方证大师开口,藏于暗中的任我行,任盈盈和向问天从暗中走了出来。

    不只是令狐冲杀了个回马枪,任我行和向问天更是趁此机会,偷偷的将任盈盈救出来了。

    看着出现的任我行三人,岳不群和左冷禅眼神都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方证大师,心中暗惊。

    刚刚自己可没察觉有人躲藏在暗中呢,可方证大师却发现了。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任大教主到了,恭喜任大教主得以脱困,重见天日”,方证大师开口对任我行说道,心平气和的模样,似乎对任我行这个大魔头并没有什么敌意的样子。

    “任我行!”,至于旁边的左冷禅和岳不群两人,看着出现的任我行,脸色都变了变。

    “方证大师的话可说错了……”,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清朗的声音从大殿之外传来。

    大殿内的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武岩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大殿之中。

    跟在武岩的身旁,还有童百熊等七八位日月神教的高层长老和堂主。

    “任我行只是我们神教的前教主罢了,现在我们神教的教主乃是东方不败”,武岩从门外步入大殿之中,开口说道。

    “阿弥陀佛,原来是鬼手剑圣的武岩副教主到了……”,看着武岩甚至率领着魔教诸位长老们到了,方证大师脸色一正。

    “这小子就是武岩?果然很年轻啊”。

    大殿中,任我行早就听说过武岩的名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自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对于武岩的年轻,心中暗自吃惊。

    本来看到令狐冲,任我行就已经觉得他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了,可是看武岩的年龄不过和令狐冲差不多,但传闻中他的武功,却比令狐冲要高得多了啊。

    假以时日,这绝对是一个比东方不败还要可怕的对手!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