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神教虽被所谓的正道门派称之为魔教,但不可否认的是,日月神教的势力和地位,说是天下第一大教也是名正言顺的,否则,五岳剑派又岂会联合起来对抗呢?

    随着东方不败和武岩两人统一了意见之后,日月神教这个巨大的机器,立马运转了起来。

    令狐冲这个时候,集结了一大批江湖人士,足足有千人之众,浩浩荡荡的朝着少林寺进发了。

    此刻已经被岳不群逐出师门的令狐冲,可以说完全是个自由身了。

    当日武岩在华山派大殿,将格挡的技能复制给了令狐冲,只是岳不群先入为主的认为是以气驭剑的绝世剑招,因此,随着武岩当日离开了之后,岳不群向令狐冲讨要,自然是没有。

    这引起了岳不群的猜疑,认为令狐冲是想要独吞剑技。

    其次,令狐冲一手独孤九剑傲视武林,这绝世剑法却又和当日武岩施展的剑术一样,再加上武岩鬼手剑圣的称号,岳不群自然是认定了令狐冲和武岩早有勾结。

    最后,再加上自己本身对令狐冲这个弟子的嫉妒。

    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之后,终于,当令狐冲和魔教圣姑任盈盈频繁接触之后,岳不群爆发了,直接将令狐冲逐出师门了。

    与此同时,一处人迹罕至的树林当中,一个年约六旬左右的老者,身穿一袭漆黑如墨的长衫,披着一头银发,正盘膝而坐,运功调息。

    而在他身旁,一个年约五旬的男子,手持一柄长刀,正在守护着。

    良久之后,一头银发的老者睁开双目,站起身来,双目赤红,充满了仇恨之色,道:“向左使,老夫已经调息完毕了,现在就动身前往少黑木崖吧,老夫已经恨不得将东方狗贼碎尸万段了!”。

    “教主!”,闻言,这个手持长刀的男子跪了下来,道:“教主你此刻伤势初愈,不宜动武,而且,现在的日月神教除了东方狗贼之外,还有一个鬼手剑圣武岩,其手腕和武功修为,不在东方狗贼之下”。

    “哼,鬼手剑圣武岩?不过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辈而已,能有多厉害,老夫相信以我的声望,去了黑木崖运作一番,定能让许多人弃暗投明,归顺于我!”,对于向问天的话,任我行摆摆手,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

    这十几年来,任我行被关在梅庄之中,每过一日,对东方不败的仇恨就更深一分,一朝脱困,他自然是恨不得立马将东方不败杀了报仇,夺回自己的教主之位。

    虽然知道东方不败很强,现在要夺回教主大位很难,但是,他却是一刻都等不及了。

    “可是,教主……”,听到任我行这一意孤行的话语,向问天脸上也带着急切之色,想要再苦谏两句。

    “等等,有人来了……”,只是,就在此刻,突然任我行摆了摆手,制止了向问天的话。

    两人纵身一跃,躲到了树冠当中。

    很快,一个中年男子,神色仓皇的往这边跑过来了,身上好几道剑伤,随着他的奔跑,鲜血长流不止。

    只是,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理会自己身上的伤势,不住的逃命,似乎身后有什么盖世凶兽一般。

    “这个是?青城派的掌门余沧海?他也算是一派之主了,居然如此仓皇?”。

    躲在树冠中的任我行和向问天面面相觑,相顾愕然。

    从武功而言,余沧海也算是江湖一流高手了吧?

    唰!

    并没有让任我行和向问天猜想多久,很快就是一道人影快速的朝着这边跑了过来,追上了余沧海。

    看这个追杀余沧海的人影,不过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男子,一身劲装,作日月神教弟子的打扮。

    “余沧海,我看你往哪里跑,我看你有多少血可以留!”,林平之手握一柄精钢长剑,嘴里恨声说道,长剑上染着斑斑血迹,挡住了余沧海的去路。

    “咦?我教弟子,居然能追着余沧海仓皇逃命?莫非这家伙就是那鬼手剑圣武岩不成?”,看着下面的情况,藏身在树冠之中的任我行微微一怔,心中暗自诧异。

    “教主,此人叫做林平之,乃是武岩的弟子,传说他家福威镖局的辟邪剑法曾经乃是江湖一绝,可是后来却被余沧海灭了满门……”。

    向问天低声的对任我行说道,把这林平之的身份来历,全都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林平之,你这个龟儿子,没想到当年被你逃得性命,居然把自家的辟邪剑法练好了……”,余沧海又惊又俱的看着林平之,嘴里恨声说道,一口川蜀口腔。

    要说起来,林平之的内功不怎么样,但是这剑法当真是出神入化,在余沧海看来,林平之应该是暗中练会了辟邪剑法了,否则怎会有如此威力?

    “哼,我这门剑法,并非是假传的辟邪剑法,而是我师父鬼手剑圣武岩传授的,没想到吧?我林平之也有翻身的一天,你当日觊觎我们林家的辟邪剑谱,灭了我满门上下,今天我要将你碎尸万段,为我父母报仇”,林平之的脸上,充满了仇恨之色,咬牙切齿的说道。

    说话间,脚尖一点,直接冲了上去,长剑几乎完全笼罩了余沧海的全身。

    叮叮叮!

    余沧海作为青城派的掌门,剑法自然不俗,只是面对林平之顶尖的独孤九剑,却被全程压制了。

    不过勉强过了十几招罢了,余沧海的手腕就被割了一剑,手筋被断,自然手中的长剑也握不住,跌落在地。

    果然是说得出做得到,挑断了余沧海的手筋之后,林平之跟着足足出了七七四十九剑,几乎将余沧海斩成了一对碎肉。

    “爹,娘,孩儿终于为你们报仇了……”,背负了这么久的深仇大恨,一朝得报,林平之跪在地上,大声叫道,状若癫狂。

    任我行藏身于树冠之上,刚刚林平之和余沧海之间的战斗,可以说尽收眼底,他当然看得出林平之的独孤九剑无比精妙,脸色也变得非常的难看了。

    从向问天的嘴里,任我行已经知道了林平之不久前全家满门都被余沧海灭了,这才多久?拜了武岩为师,就能单打独斗杀死余沧海?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能将林平之调教到这个地步,那鬼手剑圣武岩又该多强?

    简直是细思极恐了。

    “对了,向左使,你有没有发现这个叫林平之的,他所用的剑术和令狐冲那小子一样?”。

    任我行的脸色几乎阴沉得滴出水来,低声说道。

    “教主,据我所知,前些日子,武岩亲自上了华山派,传授了令狐冲剑术”,低着头,向问天细声说道。

    任我行:“……”。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