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武岩大刀阔斧的改革了日月神教之后,诸位日月神教的高层们手中分到的权力更多了,自然,他们干起事情来也更加有劲了。

    而武岩则学了东方不败,在日月神教当起了甩手掌柜的咸鱼生活。

    只不过东方不败是因为自宫,不敢见教众而躲在后山隐居,武岩则是坐镇神教。

    当然,这些日子,武岩也在日月神教的宝库当中走了走,小还丹还有两颗。

    不过这样的药物只有第一颗的效果才是最好的,后面的效果都会弱化很多,宝库毕竟是神教的宝库,不是自己私人的,所以武岩没有再服用。

    武岩进入宝库的目的,也是想要寻找更好的内功心法。

    只是,虽然也找到了两三部稍微比童长老给自己的更好,在江湖也算是一流的内功法诀,可是却也不算高出太多,贸然转修其他的内功,得不偿失。

    或许,最大的收获是武岩从日月神教的宝库中,找到了一柄古朴的宝剑吧,名唤白龙,可算得上是吹毛断发了。

    因为任我行和东方不败都不使剑,所以,这柄剑一直压在日月神教的宝库当中,倒是便宜了武岩。

    另外,武岩还命黑木崖的锻造高手,为自己锻造了一百零八枚用玄铁制作的飞针。

    万磁王的能力是控制金属,但自己总不能扛着上百斤的铁到处跑吧?用能力控制这些飞针其实更加方便,一则不占空间便于携带,二则飞针细小,控制起来别人更加难以应对。

    这一日,武岩如往常一般,练完了内功之后,便在黑木崖上练剑。

    一口白龙剑,在武岩的手中无得密不透风,独孤九剑各种剑诀信手拈来,一招一式如行云流水般。

    良久之后,武岩剑势一收,白龙归鞘,微微沉下心神,进入自己的d盘,查看了一下独孤九剑的技能文档。

    5g的容量,依旧没有变化,练剑这些日子,武岩发现自己的独孤九剑,虽然纯熟了不少,但是,却也没有超过当日令狐冲的地步。

    “莫非?复制而来的能力,一直都不能提升?还是说,因为我之前并没有学剑,对于剑道只是门外汉,所以这剑术一直不能提高?”,看着独孤九剑的容量依旧只有5g,武岩心中喃喃暗道。

    三天前,林平之已经把独孤九剑融会贯通,下了黑木崖去了,在他离开之前,武岩查看了一下林平之的独孤九剑文档,已经提升到了5g的程度。

    尽管提升的幅度不大,但却说明了林平之能在复制过来的基础上,不断的提升。

    “或许,是因为我对剑道完全是门外汉、没有丝毫剑道基础吧?”,想了想,武岩倾向了后面的猜想。

    自己独孤九剑虽然是复制来的,但是,林平之的独孤九剑也是复制的啊,没道理自己不能提升,但是林平之可以吧?

    归根结底,是因为自己从来没学过剑,就算复制来了独孤九剑能用,但没有剑道基础,终究是空中楼阁。

    而林平之就算再差,可自小也是学了辟邪剑法的,基础当然还是有的,因此,得了独孤九剑之后,能在这个基础上练习提升,也在情理之中了。

    “技能,若是技能没有与之相配的知识和基础,终究只是空中楼阁吗?”,想了想,武岩心中略显遗憾的叹了一口气。

    旋即,目光又放在自己还没有解锁的e盘和f盘上面。

    这两个磁盘,里面会不会有对应知识区域的功能?

    “副教主!”,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来到了武岩的面前,跪下行礼,神态恭敬。

    “好了,刘阳,我说了并不在意这些虚礼,有什么事?”,看着自己面前跪下的人影,武岩摆手说道。

    刘阳,就是当初武岩刚来到这个位面,然后带着武岩来到日月神教的那个弟子,因为是他把武岩引入日月神教的,因此,最近这些日子,他在神教之中倒是风光得很。

    只是,他比杨莲亭要聪明得多,做事也踏踏实实,因此,武岩也不介意说他两句好话。

    副教主都说过他好话,自然神教其他的人都对他礼遇有加。

    “副教主,神教上下对你忠心耿耿是发自内心的”。

    低着头,刘阳恭恭敬敬的模样,旋即说道:“您让我关注的事情已经打探清楚了,任我行已经在华山令狐冲和向问天的帮助下逃出了梅庄了,但是令狐冲和任我行却分道扬镳,圣姑被少林寺软禁,令狐冲正在召集人马去少林寺营救”。

    “嗯,我知道了,继续盯着吧”,听到这个话,武岩点了点头,摆手说道。

    “对了,还有一事,梅庄四友自知犯下大罪,并未反抗,束手就擒已经压到了黑木崖来了,静候副教主发落”,低着头,刘阳继续禀报。

    “嗯,我也知晓了,等我得空了就去处理,现在,我先去后山一趟,任我行逃出来了,这件事情该和教主禀报一下”,点点头,武岩转身离去,直接往后山去了。

    刘阳跪在地上,等到武岩的身形走远了,这才起身离开。

    刘阳很聪明,所以聪明人才知道自己一朝得势,越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知道要更加小心谨慎。

    那杨莲亭可是前车之鉴。

    东方不败倒是和勤奋练功的人,武岩过来之后,发现他还在苦练飞针之术,以飞针碰撞来控制转向问题,这个技巧他倒是越发的炉火纯青了。

    不只是第一根飞针能够准确的命中目标,他甚至已经在尝试着第二根飞针也飞往自己想要的落点。

    “倒是让武兄弟见笑了……”,随着武岩过来,东方不败把飞针一收,落落大方的说道。

    “没有,属下很钦佩教主”,武岩摇摇头,倒是发自肺腑的说道。

    不管是东方不败的勤奋,还是他训练有成的能力,武岩的确都很钦佩的。

    有这个能力,又有这个勤奋,也难怪他能成为江湖第一人了。

    “道理虽然简单,可是要让飞针碰撞后各自落到想要的地方,太难了,两枚已是极限,武兄弟能控制十几根飞针,才是真的神乎其技,我才钦佩的很呢”,摇摇头,东方不败和武岩之间,来了一波相互吹捧。

    武岩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说,脸色一正,道:“我这次来找教主,是有一事禀告”。

    “但说无妨”,东方不败微微颔首。

    “梅庄之中,关押着前任教主任我行,他已经被人救出了”,武岩开口,把任我行脱困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你这些日子命人关注着梅庄,想来任我行脱困是你故意为之,区区一个任我行还不放在眼里,只是我很好奇,武兄弟你此举,意欲何为?”,东方不败虽然看起来是个女子的模样,但言行举止之间,倒是极具豪气。

    虽然东方不败隐居在后山,日月神教的教务都交给武岩打理了,可他毕竟是教主,对于教内的一切动作,倒算得上是洞若观火了。

    对于东方不败能看破这些,武岩并不觉得奇怪,同时,也坦然说道:“不错,这一切的确是我故意为之”。

    若是寻常人,让任我行脱困这样的滔天大罪哪敢承认?可武岩坦白的模样,倒像是在和东方不败聊今天晚上吃什么一般轻松写意。

    两人相处,不像是上司和下属,反倒像是朋友一样平等对话。

    “据我所知,圣姑已经被少林寺软禁了,那华山派令狐冲被岳不群逐出华山派,想带一堆乌合之众想去少林寺救人,我看少林寺必有一乱,只有任我行和令狐冲联手才能掀起更大的动乱,所谓趁火打劫,我的目标是少林寺的易筋经……”。

    “咯咯咯……”,武岩的话,让东方不败笑出声来,道:“我还当你想去少林寺,是动了争霸天下的心思,原来是为了易筋经,这倒符合你的个性”。

    “好了,你去吧,我会知会下去,神教上下全力配合你,若是能成,易筋经记得让我看看,我也好奇这千年古刹第一神功究竟是何模样”,点了点头,东方不败算是赞同了武岩的行动了。

    “多谢教主,若是能成,易筋经当是神教之物,并非武某私人之物”,双手抱拳,武岩转身离开。

    这次来到后山的目的达到了,若是没有东方不败的赞同,武岩即便是副教主,也没有能力调动日月神教的大部分力量去进攻少林寺的。

    (ps:各位兄弟姐妹,新书榜前六名,能在客户端上显示,相对于多了一个推荐位,咱们现在恰好处于第六名的尴尬位置,很快要被下面的爆掉了,希望各位兄弟姐妹们多多投推荐票,稳住位置,谢谢……)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