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杨莲亭失足跌落黑木崖摔死,武岩听到只是点点头,并未多说什么。

    这一切可以说都在武岩的意料之中了。

    当日,武岩明明能够杀死杨莲亭,为何却只是毁他的容而已?

    那是因为杨莲亭正得东方不败的宠爱,若是自己真的杀了他,当日东方不败就不会只和自己过几招罢了,一定是不死不休。

    武岩并没有丝毫能打败东方不败的把握,甚至连逃走的把握都不大,所以,武岩只是毁了杨莲亭的容,虽然得罪了东方不败,却不会把人得罪死了。

    而毁了容的杨莲亭,还能得到东方不败的宠爱吗?

    果然,十天左右的时间,东方不败就把杨莲亭赶出了后山。

    若是杨莲亭足够聪明的话,离开了后山,若是能兢兢业业的把日月神教打理好,或许东方不败还会念在他的才能和往日的情分上保住他。

    但可惜,失去了东方不败的宠爱,居然还行事偏激,以至于日月神教怨声载道,那么东方不败撤了他到大总管的位置,然后杨莲亭被人暗害杀死,也都在情理之中了。

    “只是,教主却让我来掌管日月神教的教务?”,真正让武岩比较在意的是副教主之职,还有掌管日月神教的教务的权力,这让武岩暗自皱了皱眉头。

    不管是林平之还好,亦或者是童百熊等人也罢,他们全都开口道贺,恭喜武岩现在是大权在握,只是他们不懂,武岩对于掌管日月神教的教务并没有兴趣,甚至还有些反感。

    自己在这个位面注定是个过客,有时间还不如好好的修炼提升自己呢,去管教务?这不是浪费自己的时间吗?

    所以,随着日月神教这边童百熊等诸位长老和堂主们恭贺了自己一番之后,次日,趁着没人注意,武岩便独自一人去了后山,找东方不败去了。

    目的很简单,他是来找东方不败撂挑子的,不想浪费心思去掌管什么教务。

    叮叮叮!

    来到了东方不败所住的地方以后,武岩能够看到东方不败正在修炼暗器的手法,一根根的绣花针在空中不断的碰撞,然后掌控着这些绣花针偏转角度去刺中目标。

    “武兄弟,你今日前来可是与我探讨飞针技巧的?等了你这么多天,你总算来了”。

    虽然东方不败明言禁止任何人来后山打扰自己,但是武岩显然是一个例外,看着出现的武岩,东方不败的俏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不,我今日前来是有一件事情想和教主商议,是关于教务的问题”。

    东方不败看起来仿佛一个绝色大美女,可若是真的绝色大美女也就罢了,想想他自宫的身份,武岩总觉得心里很不自在,没有看东方不败的脸,微微低下目光说道。

    “教务?我说过了神教的教务你可全权处理,无需和我商议”,听到武岩只是为了教务而来,东方不败有些失望,似乎根本不怕武岩篡权架空了他。

    “教主误会的,我来的目的,是想辞去副教主之职的”,摇摇头,武岩开口说道。

    “辞去副教主之职?”。

    这个话,倒是让东方不败有些诧异的盯着他看了看,旋即娇声说道:“想当年任我行当教主的时候,我为了消除任我行对我的戒心,以退为进,向他辞去副教主之职,今日武兄弟不会也是这样的心思吧?放心,我的心胸可没有任我行那般狭隘多疑”。

    对于东方不败的话,武岩并没有回答,只是认真的看着他,目光清澈。

    看着武岩的眼神,东方不败也看得出他的决定的确是发自肺腑了。

    微微沉默了片刻之后,道:“武兄弟,我们就开诚布公的说吧,不管是我们日月神教也好,还是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也罢,有几个人能逃得过名利和权力的?你莫非,真的不在意吗?”。

    “于我而言,自身实力就是一切了,所谓权力?我并不看重”,武岩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

    一言及此,微微一顿,接着道:“若非在神教之中,我能得到许多修炼上的帮助,或许我更愿意找个没人的地方隐居吧?”。

    “哈哈哈,武兄弟与我倒是心念一致呢”,武岩的话,让东方不败突然娇笑出声,声音虽然清脆,但是却自有一股豪气。

    “想当年,我一门心思想要夺取教主之位,可是后来,我才发现所谓权力地位,不过如此,还不如我在着后山修炼,领悟生生造化,我观整个武林,莫不是为了名利和权力在争斗,本以为前路漫漫无知己,却未曾想到,武兄弟年纪轻轻,竟也有这般境界”。

    “也罢……”。

    一言及此,东方不败微微一叹,道:“本来我观武兄弟手段,若是真心打理教务的话,定能让我神教声势更上一层楼,可既然武兄弟志不在此,那我也就不勉强了,武兄弟可自行在教内挑选人手,为你分担教务”。

    “多谢教主体谅”,听到东方不败的回答,武岩抱拳答道,旋即转身离去。

    “武岩?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呢,身为七尺男儿却视权力如粪土?知音难求啊……”,看着武岩离去的身形,东方不败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抹笑容。

    “看来,东方不败看出了我对付杨莲亭的手段啊……”。

    离开后山,想到东方不败刚刚说的话,赞叹自己的手段,还说自己如果真心打理教务,定能让日月神教更上一层楼,武岩明白,自己对付杨莲亭的迂回手段,东方不败是看懂了的。

    不过想想,也不奇怪了,当年任我行霸道绝伦,生性多疑,东方不败却能从他手中夺了教主之位,可见东方不败的武功和手段都不同凡响。

    自己的手段瞒不过他,也在情理之中了。

    不过,即便是看出了自己的手段,东方不败竟然还委以重任,这倒是让武岩心中暗自钦佩他的心胸,若是换做别人,或许早就想办法打压自己了吧?

    这个时候看看,武岩发现,东方不败难怪被称作是江湖第一人了。

    不管是岳不群也好,任我行也罢,他们心心念念的都是振兴门派,夺取大权,一统江湖,但东方不败的眼界早已超越了这些了。

    到了神教大殿之后,武岩大刀阔斧的把日月神教进行了改革,仿照朝廷的方式,将诸位堂主和有分量的长老们,组成了一个议阁,类似于朝廷军机处的组织。

    教中的一应事务,皆由这个议阁诸位长老们共同商议结果来行事,少数服从多数,商议好了之后,再呈报给自己批复一下就行了。

    这样,自己就不用在这些教务上耗费时间了。

    在这所有人都在争夺权力的江湖上,像武岩这般权力下放,倒真的是让人诧异。

    当然,武岩权力下放,也表现出他对下面这些人的信任和重视,这倒是让众位长老和堂主们心中感激不已,更是用心打理教务。

    这些日子,武岩大刀阔斧的改革,倒是让他的声望越来越高,再加上东方不败隐居在后山。

    隐隐间,武岩的声望似乎快要超过东方不败了。

    最近这几日,有的心腹暗中提醒武岩,以他今日的威势,或许会惹来教主的猜疑,让他作好应对的准备。

    “无妨,教主心胸宽广,定然不会猜疑,此事无需再说”,这几个心腹的提醒也是为了自己好,武岩当然知晓,但却只是摆了摆手,不在意的说道。

    “东方不败会猜疑我吗?你们还是不懂他啊,若是他真的猜疑我就好了,那就赶紧撤了我这副教主之位啊”,看了看这些心腹一眼,武岩心中喃喃暗道。

    与此同时,后山处,东方不败作为教主,自然也是有自己的心腹的,几个长老偷偷来到了东方不败的屋前,隔着纱布向东方不败汇报最近武岩的动作。

    他们也特意指出了现在武岩的声望极高的事情,让东方不败作好准备。

    毕竟当初东方不败就是用这样的手段夺得教主之位的不是?

    “此事我已经知道了,你们回去吧,从今往后,这些事情不用再来汇报给我……”,同样的,东方不败也开口了,故意粗着嗓子,将这些人全都赶走了。

    “唉,真是一群愚蠢之辈啊……”,随着这几个人都走了,东方不败的声音带着一丝寂寞的感觉。

    “武兄弟若是真的想谋夺教主之位,又岂会把权力分放给你们?你们自以为偷偷来见我,或许他早就知道了,巴不得我现在忌惮他,然后收回他的权力吧?”,声音渺渺,东方不败嘴里低声说道。

    一言及此,东方不败复又轻笑出声,觉得武岩的眼界和心性,与自己倒是非常相似,颇有一种知音的感觉。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