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谲,刁钻,阴毒……

    东方不败出手,几枚绣花针在他的手中,给人一种强烈的武功风格。

    细若牛毛的绣花针,在东方不败真气的灌注下,给人一种无坚不摧的感觉,武岩虽说能够控制金属,但是,以武岩的力道却还不足以完全抵挡住东方不败的绣花针。

    不过,正面挡住虽然不可能,但发动自己的能力,让这几枚绣花针的力道弱化,还是做得到的。

    在武岩的控制下,东方不败的针速度明显下降了一截,与此同时,以刀代剑,准确的挑中了这几枚绣花针,将它们全都拨开了。

    “嗯?刚刚那是怎么回事?”,东方不败的眉头微微一扬,注意到了一股无形的力量,让自己的针速度慢下来了,这股无形的力量让他不明所以。

    手掌轻轻一挥,又是十几根绣花针朝着武岩这边射了过来。

    武岩依旧控制着这些绣花针无形的削弱,同时,手中钢刀化作一连串的影子,独孤九剑转破暗器的招数,将这些绣花针一一点落。

    东方不败一连出手两次,但自己所有的绣花针都被武岩挡下来了。

    虽然不知道武岩能让自己绣花针的速度和力道削弱诡异的武功是怎么回事,但是能挡住自己两招,也侧面证明了武岩的武功的确已经到了一定的层次了。

    “放眼天下,能挡住我两招的人不多,你的确是个人才”,出了两招以后,东方不败娇声说道。

    “多谢教主手下留情”,武岩答道。

    这倒是实话,东方不败虽未留手,但武岩却也能感受到他并未动杀念,否则,自己绝对没有这么轻松的能挡下他的攻击。

    “现在道谢,为时尚早,所谓事不过三,我近日来参悟了新的一招,若是武长老能够挡住,今日之事便一笔勾销了……”,说话间,东方不败伸出自己两根白皙如玉的手指,在他的指间,夹着一枚细小的绣花针。

    “那就请教主赐教!”,看东方不败手中的绣花针,武岩脸色一正,凝声说道。

    咻!

    真气全都灌注在指尖,旋即东方不败手中的绣花针射了出来,速度极快,力道极强。

    东方不败的真气全部灌注在一根小小的绣花针上面,其中所蕴含的力道,相信就算是钢板也能贯穿了。

    武岩同样全力的发动自己的能力,去阻拦这一枚绣花针,只是,能起到的影响并不大。

    内力全部灌注到钢刀之中,武岩尽力的去拨开这一根绣花针。

    咻!

    只是,这枚绣花针还未落在武岩的身上,突然,东方不败跟着又射出了一枚,后发先至的绣花针,叮的一声射在前面的绣花针上。

    碰撞了一下之后,其中一枚绣花针虽然掉落在地,可另外一枚却偏转了一个角度,继续朝着武岩射了过来。

    “这是!”,看着这一幕,武岩心中大惊,再想变招已经来不及了。

    千钧一发之际,武岩格挡的技能发动。

    随着格挡发动,武岩手中的钢刀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瞬间挡在自己的胸前,东方不败这力道万钧的一枚绣花针,竟然被武岩手中的钢刀挡住了。

    心中一阵后怕,武岩也吃惊的看着东方不败,自己所为的暗器手法是怎么回事,武岩自己清楚,那不过是自己借助万磁王的能力伪装的罢了。

    却没想到,却给东方不败开了一扇窗,打开了他的思路,让他居然练好了利用碰撞,使得暗器在空中转向的手法。

    “我这参悟的日子尚浅,只能控制一枚绣花针转向,而且成功率只有六七成,倒是让武长老见笑了,若有时间,希望能和武长老多多探讨这暗器手法”。

    果然,出了三招以后,东方不败没有了再出手的意思,一把抓起旁边的杨莲亭,身形纵跃,很快消失在武岩的面前。

    “东方不败,果然可怕啊,不愧是这个位面号称天下第一的人物……”,看着东方不败大红色的衣裙飘飘,很快消失,武岩的心中不由得暗自惊叹。

    小小的绣花针在空中电射的时候,想要用后面的绣花针击中它,就已经困难无比了,可是,东方不败竟然能够准确的算好撞击后绣花针的方向转折?而且已经有了六七成的成功率?

    这能力当真让武岩感到吃惊。

    不管如何,和东方不败切磋了几招,自己没有吃亏,这倒是一件好事,摇摇头,武岩回到了黑木崖的大殿之中。

    武岩安全回来了,显然是教主没有定他的罪,童百熊等人自然是不会再为难他,就连林平之也放过了。

    只是,接下来的几天,杨莲亭总管却也跟着失踪了,却让童百熊他们觉得诧异,不明白在后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休息了几天之后,武岩这一日找到了林平之,然后假装自己以灌顶之术,将独孤九剑传授给他了。

    “多谢师父!多谢师父!徒儿定然多多专研这绝世剑法!”,随着武岩独孤九剑的技能复制了过去之后,林平之自然是明白这独孤九剑的强大,直接跪在武岩的面前,感激不尽的样子。

    林平之心中感动不已,灌顶之法传说中是极耗心神的,师父却以灌顶之法传了自己绝世剑法。

    “好了,起来吧,我这人对虚礼并不看重,若是真的感激我,放在心里便是了”,摆了摆手,武岩不在意的说道。

    师徒两人又聊了几句,林平之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找余沧海报仇。

    “嗯,你且在黑木崖好好的熟练一下,一个月后你便下山去吧”,也知道血海深仇对林平之而言是一个巨大的负担,武岩想想,就算内功不行,但以独孤九剑去找余沧海报仇,应该是勉强够了的。

    原著中令狐冲就算是不能动用内力,可一招破箭式却也能挑瞎八大绿林高手的眼睛。

    “对了,师父,那杨莲亭想害师父你,这几日杨莲亭不见踪影,是否被师父你诛杀了?”,林平之突然开口,问起了杨莲亭的事情。

    看样子这几日,这个问题埋在他心里,让他非常好奇。

    “我只是毁了他的容而已,并未杀他,这几日他对在教主身旁”,武岩摇了摇头说道。

    “哼,这杨莲亭想要害死师父,师父却只是毁了他的容,真是便宜他了”,听到杨莲亭只是毁了容,林平之倒是替武岩忿忿不平。

    “便宜他?”,只是,林平之的话,却让武岩有些怪异的看着他,道:“你觉得我便宜他了吗?不,其实,他死定了……”。

    “死定了?为什么?”,林平之倒是奇怪的看着武岩。

    不是说只毁了容而已吗?现在杨莲亭在教主身旁,应该最安全了吧?

    对于林平之的话,武岩只是微微一笑,并未多说什么。

    果然,约莫半个月以后,东方不败说自己要在后山清修,禁止任何人去打扰,甚至,就连杨莲亭也被赶出了后山。

    被赶出了后山的杨莲亭,脸上四五道狰狞的疤痕,自然丑陋无比,也让许多教众暗自议论纷纷。

    毁容之后,又失去了东方不败的宠爱,杨莲亭最近这些日子,心性更加偏激,动辄对教众非打即骂。

    又过几天,后山一个命令传来,东方不败撤去了杨莲亭神教总管的位置,同时升任了武岩为日月神教的副教主,代替杨莲亭掌管日月神教所有的事务。

    “师父!那杨莲亭现在已经在教主面前失势了,师父又荣升为副教主之位,让徒儿去料理了他,报一报当日他谋害师父的仇吧”,随着武岩成为了日月神教的副教主之后,林平之迫不及待的请命。

    只是,对于林平之的话,武岩却摇了摇头,道:“你负责好好练习自己的独孤九剑就是了,杨莲亭不值得你我挂心,自然会有人料理他的”。

    果然,武岩一语成箴,不过短短三天的时间,便传来消息说杨莲亭失足从黑木崖上摔下去死了。

    当初作为大总管的时候,杨莲亭嚣张跋扈,让日月神教许多人对他是暗恨不已,但可惜他深得东方不败的宠爱,别人只能忍气吞声。

    现在他一朝失势,自然很多人恨不得他死了。

    (求票,求推荐票,另外,有人反应说建一个书友群,那好吧,我建了一个,群号: 8534……)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