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武岩待在黑木崖,足足过了一个月左右,而关于令狐冲那边的消息,也隔三差五的会传到武岩的手上。

    果然,令狐冲很快的就被岳不群给丢到思过崖那边去了,然后,田伯光倒是不怕死的跑到思过崖上面去找令狐冲喝酒打架,倒是闲得蛋疼的样子。

    武岩也不急,这些日子都在思过崖好好的修炼,自己的内功倒是越发的精纯。

    同样的,经过这些日子的训练,自己万磁王的能力也越来越强了,能够举起差不多三百斤的东西了。

    当然,这些日子林平之也都跟在武岩的身旁,只是这些日子武岩并没有传授他任何的武功,反倒是让他读书写字,陶冶情操,只可惜收效甚微。

    心中存着仇恨,林平之哪有心思读书写字?

    他跟着武岩的目的,可是借助着武岩的力量,来帮自己报血海深仇的。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当日武岩得罪了杨莲亭之后,杨莲亭自然少不了到东方不败哪里去告状了。

    但可惜的是东方不败却并没有因为杨莲亭的话就对武岩作出惩处,这让杨莲亭觉得委屈之余,更觉得嫉妒和不甘了。

    这些日子,他倒是依靠自己日月神教大总管的身份,明里暗里的在架空武岩这个神教长老的权力,似乎渐渐的有一种想让他成为光杆司令的感觉。

    对于杨莲亭的这些手段,武岩懒得理会,权力这东西,没有实力作为支撑,不过是镜花水月罢了,可惜这个道理,杨莲亭不懂。

    更何况武岩对于这个位面,不过是个过客,对于所谓的权力,自然不放在心上。

    这一日,武岩得到了一份情报,说是嵩山派的左冷禅能够感觉到五岳剑派当中,君子剑岳不群对自己的威胁最大,所以,他准备对岳不群动手了。

    找到了几个曾经华山剑宗的人,左冷禅在暗中挑拨,想让这几个剑宗的人去夺了岳不群的掌门之位。

    “差不多时机到了”,得到了这个情报之后,武岩明白这个时候的令狐冲应该学会了独孤九剑了。

    早就做好了准备的他,直接带着林平之,轻装简从的下了黑木崖,直接往华山派行去。

    “师父,我们这是去干嘛?”。

    下了黑木崖之后,跟在武岩身后行走了好几天,林平之终于忍不住好奇的对武岩问道。

    “去谋划一门剑术”,武岩开口答道。

    “谋划一门剑术?”,这个回答,让林平之的神色有些诧异,道:“师父你已经学会了传说中的以气驭剑这样的至高剑术,这江湖上还有什么剑术值得你谋划的吗?”。

    偏过头来看了林平之一眼,武岩沉默了片刻,道:“你可知道这些日子,我为何不教你武功,只让你读书写字?”。

    突然间听到武岩说这个,林平之微微一怔,跟着摇摇头,表示不知。

    “两个原因”,武岩开口,据实相告,道:“一则,你的心被仇恨包裹,这样的心性长此以往,必然扭曲,我可不希望你变成一个只知道报仇却不择手段的狠辣之人”。

    “至于第二个原因嘛,既然你是我的弟子,我当然要传你一门世界上最顶尖的武功,否则,将来你行走江湖打不过人家,岂不是也丢了我的面子?”。

    这些日子,武岩只是让自己读书写字,林平之的心中也的确是有些怨气,听到这个话,心中释然,也有些愧疚。

    旋即,复又好奇的问道:“那不知是何种剑术,居然能让师父你这么在意?”。

    “要说起来,这个世界上有两门剑法,可称为顶尖,一则是独孤九剑,便是我们此行谋划的剑术”,反正赶路的时候无聊,武岩倒是不介意给林平之科普一下。

    旋即,将独孤九剑的出处,还有当年那独孤求败的生平事迹说了一遍。

    听到独孤九剑的辉煌,林平之是热切不已,没想到此行和师父一起去谋划的剑术,居然有这么大的来头。

    若是自己真的学会了的话,一定能报林家的血海深仇了吧?

    心中暗自憧憬了片刻,旋即林平之跟着好奇问道:“对了,师父,你不是说两门剑法可称为顶尖吗?那还有一门呢?”。

    “第二门剑法,当属你们林家的辟邪剑法了”,武岩开口说道。

    “啊?我们林家的辟邪剑法?”,这句话,让林平之愣了。

    独孤九剑被武岩说得这么厉害,虽然他也知道林家的辟邪剑法是江湖一绝,却没想到竟然能和独孤九剑相提并论。

    “不错,要说起辟邪剑法,就不得不说一说咱们东方教主所练的葵花宝典了,这两门武功,实际上是共根同源,一部葵花宝典能成就天下第一的东方不败,一部辟邪剑法,能成就当年的林远图,可见一斑”。

    “可是……”,这一下,林平之就觉得迷惑了,道:“辟邪剑法,我们林家人都会啊,但面对余沧海那狗贼的时候,我们根本不是对手啊”。

    “那是因为你们先祖林远图,并没有把辟邪剑法的运气法门教给你们,因为练这门剑法,代价太大了”,摇摇头,武岩解释说道。

    “是什么样的代价?”,林平之急声问道。

    是什么样的代价,居然让祖上不把真正的辟邪剑法传授下来?

    看着林平之渴求答案的眼神,武岩微微沉默了一下,开口答道:“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轰!

    武岩的这句话,让林平之如遭雷击,整个人呆住了,没想到辟邪剑法的代价居然是这个。

    再想想当年远图公也练过这门武功,林平之更是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真相。

    当然,还有东方不败的葵花宝典,师父说和辟邪剑法同根同源?

    那么天下第一的东方不败,岂不是?

    “好啦,别想你家辟邪剑法的事情了,这一行我们若是顺利谋划到独孤九剑的话,我便将之传授给你”。

    看着林平之心神失守的模样,武岩拍了拍林平之的后背,开口说道,让他回过神来。

    “多谢师父,大恩大德,永世不忘!”。

    虽然独孤九剑还未到手,可师父却答应了会传授给自己,这让林平之感激莫名。

    其实,传授林平之武功,对武岩而言不过是顺手为之。

    自己和触碰到了别人,可以复制别人的基因和技能到自己的磁盘,同样的道理,也能反向复制给对方。

    只是,武岩现在盘只有一个万磁王的基因,d盘也只有从裴玉风那里复制来的格挡技能,这些对林平之而言都不合适。

    所以,等自己拿到了独孤九剑的话,武岩并不会吝啬于复制给对方。

    说话间,一座大山已经遥遥在望了,正是五岳剑派之一华山派所在的山门。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