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会上,不只是五岳剑派而已,还有如青城派这样不在五岳剑派之列的证道门派,今日这里可以说是正道云集了,武岩孑然一身就敢硬闯这金盆洗手大会,甚至亮出自己日月神教的身份?

    本来所有人都当他是一个初出江湖的愣头青而已,可现在,随着武岩亲自亮了一手之后,当真可以说是震慑住了在场所有的人。

    一手精妙的暗器也就罢了,被他杀死的毕竟只是嵩山派的一个弟子而已,可托塔手丁勉是什么人?这可是嵩山派十三太保之一,左冷禅的弟弟啊。

    其武功修为在一流高手中都是佼佼者,比起五岳剑派的其他几位掌门,也不遑多让了。

    可是,丁勉在对方的手中,居然一招就被切断了手掌?

    “以气驭剑?”,君子剑岳不群看着武岩身旁缓缓旋转的长剑,涩声说道,他的这句话,算是说出了大家心中不敢相信的真相了。

    “怎么可能?传说中的以气驭剑这样的绝世剑招居然真的存在?”。

    青城派的余沧海,同样瞪大了眼睛看着武岩,看着那仿佛灵活生命般围绕着东方玉的身子旋转的长剑,眼中尽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好厉害,这是绝世高手啊”,隐藏于暗处的小驼背林平之,这个时候眼神灼灼的盯着武岩。

    这么厉害的高手,若是自己有机会拜他为师的话,想来一定可以杀了余沧海报仇的。

    武岩控制着长剑在自己的身旁悬浮,眼神扫了一眼在场的诸位正道高手,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自己这一手似乎震慑住了他们了,否则,这些人真的一拥而上的话,自己只能踩着剑飞走逃命了。

    “诸位,可还有人要来试试我的以气驭剑的?若是没有的话,曲洋我就带走了”,扫了一眼在场所有的人,武岩开口说道。

    这些五岳剑派的人面面相觑,却是没有一个人再敢说话了。

    毕竟刚刚丁勉的下场大家都看到了的,他们可不认为自己比丁勉的武功能高很多。

    “没想到啊,魔教除了东方不败之外,竟然又多了一个绝世高手”。

    看武岩独自一人面对整个正道,却没有丝毫胆怯的神色,显然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强大的自信,不少人心中暗自感叹。

    “诸位,这小子是魔教中人,假以时日又是一个东方不败,他竟然敢单独前来,我们也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了,大家一起……”,嵩山派这边,仙鹤手陆柏却是又惊又怒,开口对着旁边五岳剑派的人说道。

    锵啷!

    只是,陆柏的话音刚落,突然他背上的长剑自动出鞘。

    然后在所有人震撼的眼神中,武岩伸出手掌凌空对着陆柏,而陆柏自己的剑,居然凌空架在他的脖子上。

    这一手,更让人骇然,甚至许多人反射性的紧紧的按住了自己的剑,生怕自己的剑自动出鞘,不受自己控制了。

    以气驭剑,不只是可以驾驭自己的剑,甚至还能驾驭别人的剑?

    这真是可怕的剑招啊,如若不察,死在自己剑下那可真是冤枉了。

    “刚刚,你说什么?”,武岩控制着陆柏的剑指着他,目光落在陆柏的身上问道。

    一滴冷汗,顺着陆柏的脸颊滑落下来,话再也说不出来了。

    自己的宝剑却指着自己的要害,这种情况,显然他从来都没有想过。

    “武岩先生,如你所言,曲洋乃是日月神教的人,自然该由你们神教自行处置,只是今日我们五岳剑派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不便留你”。

    这个时候,旁边的岳不群看了看没人敢面对武岩,倒是站了出来,一副儒雅的模样说道。

    “早如此的话,也省得我动手了不是吗?”,随着岳不群的话落,武岩看了一眼其他人,没人反驳,这才点点头说道,旋即直接拉上了重伤的曲洋,往外面走去。

    武岩的话,让旁边不少人嘴角微微抽搐:早知道你这么厉害的话,我们哪里会阻拦你啊。

    武岩带着重伤的曲洋离开,大会上所有的人自觉的让出一条道来,目送着武岩离去,却没有一个人敢出手的。

    那一柄长剑,围绕着武岩的身子缓缓旋转,就像是护卫似的,让人心惊胆战。

    只是,人群中的小驼子林平之沉默了片刻之后,咬了咬牙,跟着武岩的身后跑了出去。

    “武岩,上次见你还不过是童堂主的属下罢了,没想到你竟然身怀以气驭剑这样的剑道绝技,今日你一人独闯五岳剑派,从容离去,足以名震天下了”,曲洋自知死期将至,倒是放开了许多的模样,嘴里感叹说道。

    对于曲洋之言,武岩只是微微一笑,并未作答。

    今日武岩故意用能力出名,不只是单纯的完成东方不败的任务,当然也是想要提升一下自己的江湖地位。

    这样的话,或许对于以后自己谋划紫霞神功,易筋经,甚至是独孤九剑这些东西,会有好处也未可知?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响起,然后,只见化妆为小驼子的林平之,直接来到了武岩的面前。

    扑通一声就跪在武岩的面前,还没说话,就先对着武岩不住的磕头,嗑得脑袋都一片通红。

    “等等,你有什么事情先说吧”,看林平之的这个模样,武岩也大致的能够猜得到缘由。

    “武岩先生,对不起,刚刚我骗了你,你说得没错,我就是林平之,我求先生你大发慈悲收我为徒,让我得报血海深仇,此生做牛做马都愿受先生差遣,百死无悔”。

    林平之嘴里急声说道,一边说着话,又是对着武岩不住的磕头,很快的,把额头都磕破了。

    “唉……”,看着自己面前的林平之,武岩的心中暗叹一声。

    要说起来,笑傲江湖的原著中,林平之的确是一个让人可惜的人,本来可以算是古道热肠的公子哥,虽然有权有势,却从来不恃强凌弱,甚至为了救一个农家少女,不惜和青城派拔剑相向。

    但可惜遭逢大难,家破人亡,辗转吃尽了苦头,好不容易加入了华山派,却没想到华山派的岳不群也是为了辟邪剑谱,甚至几次三番的想要杀他。

    这才导致他后面心性扭曲,从一个三好少年,成为了一个无情无义的狠辣之人。

    砰砰砰!

    对于林平之而言,武岩似乎是他报仇最大的希望了,对着武岩不住的磕头,嘴里还不住的说道:“还请先生慈悲,还请先生慈悲……”。

    “罢了,你以后就跟着我吧,若是有机会的话,我再传你一招半式”,沉吟了片刻之后,武岩叹了一声,开口说道。

    “多谢先生!”,武岩的回答,林平之惊喜的叫道。

    收下了林平之以后,武岩找到了衡山脚下的二十个弟子,一行人直接回黑木崖去了。

    随着他们离开,这金盆洗手大会上的事情,却像是飓风一样,快速的向整个江湖蔓延。

    而武岩这个名字,也伴随着传遍武林。

    (ps:求推荐票~~新书娇嫩,需要各位兄弟姐妹们的呵护……)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