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剑派,乃是一个联盟的统称,意义是嵩山派,华山派,恒山派,衡山派以及泰山派组成一个攻守联盟,一起对抗魔教。

    而嵩山派的左冷禅力压群雄,因此成了五岳剑派之首。

    只是,这联盟在左冷禅心中似乎成了一个门派似的,自己似乎就是五大剑派的掌门人一样,因此,嵩山派上下,行事嚣张跋扈,几乎将其他的门派视作自己的附庸一样。

    此刻,刘正风金盆洗手,嵩山派的几个人便持着五岳剑派的令旗,来到了衡山,要求刘正风停止金盆洗手,双方自然是免不了一番争执。

    或许是看那嵩山派行事太过嚣张了,旁边恒山派的掌门人定闲师太,倒是忍不住站出来说了几句话。

    只是,很快的嵩山派的人丢出一张王牌出来。

    “刘正风,若是真的是厌倦了江湖纷争想要退出江湖,这是你的个人问题,我们嵩山派自然是不会干预,可是,若你结交魔教的话,想要金盆洗手的话,我们嵩山派是绝不会答应的,带上来”,托塔手丁勉说到这里,大叫一声。

    旋即几个嵩山派的弟子,压着一个浑身是伤的男子出来了,不是别人,赫然是曲洋。

    “刘正风,这曲洋乃是在衡山城附近抓获的,我们知道你与曲洋暗中结交,他也在山下等着你金盆洗手,对与不对?”,丁勉认真的看着刘正风,大声喝道。

    “唉,曲大哥,是我害了你”,眼看着曲洋受创被捉了,刘正风长叹一声,开口说道。

    “刘贤弟,你不该承认的,今日不论你承认与否,我都毫无生机,你何不保全了自己?”。

    听得刘正风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承认了和自己的关系,曲洋长叹一声,心中又是欣慰,又是无奈的说道。

    “曲大哥你若不是因为我,如何会有今日之祸,我若贪生怕死,岂不辱没了你我知音之情份?”。

    “好,今日你既承认了自己与魔教勾结,称兄道弟的话,那也不算我嵩山派污蔑了你”。

    且不说刘正风和曲洋两人,兄弟相称一副情深义重的模样,旁边的丁勉眼见于此,大声喝道。

    至于五岳剑派的其他人,自然看得出嵩山派这么大张旗鼓的是要下杀手的,虽有唇亡齿寒之心,但刘正风与魔教勾结,这样的情况即便是他们想要出手帮忙,却也做不到。

    就连旁边的定闲师太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后也幽幽一叹。

    与魔教勾结,得今日之祸,可以说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诸位,这刘正风与魔教勾结,狼子野心,我们嵩山派作为五岳剑派之首,左盟主有令,不杀不足以震慑天下”,挥了挥手,丁勉开口,随着他的话语,嵩山派的弟子,一个个抽出了手中的长剑。

    “等等……”,只是,就在此时,突然一道清朗的声音响了起来,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年约二十左右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腰间挎着一口宝剑,身穿一袭黑色的衣衫,不是武岩又是谁?

    “是他?”,看着走出来的武岩,刘正风和曲洋都是微微一惊。

    他不是魔教弟子吗?居然敢来到这正道人士聚集的地方?

    “你是何人?”,看着武岩,丁勉开口喝道。

    说话间上下打量了武岩片刻,道:“看你穿做打扮,不是我们五岳剑派的弟子吧?居然敢管我们五岳剑派的事情?”。

    “你们五岳剑派的事情,我自然是没资格管了,刘正风你们想杀就杀,与我无关”。

    摆摆手,武岩开话锋一转,道:“但是曲洋乃是我神教长老,若是死在你们手里,我们神教的面子上也不好看,他,你们杀不得”。

    “原来是魔教中人,不知死活,今日我就在这了结你”,随着武岩的话落,看他也不是魔教什么赫赫有名的人物,嵩山派里一个弟子站了出来。

    话音方落,直接抽出手中的长剑,朝着武岩刺了过来,倒是深谙五岳剑派“一见魔教中人拔剑便杀”的教育理念。

    咻!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武岩伸出手指一洒,十几枚化血神针便射了过去,然后,这些化血神针在空中自行碰撞了几次以后,有的笔直,有的竟然划过弧线,甚至有的竟然绕到了对方的身后,十几枚化血神针,赫然将这个嵩山派弟子的全身都笼罩住了。

    不管这些化血神针是如何的运动轨迹,可最后的落点,必然都是这个出手的弟子。

    叮叮叮!

    虽然这个嵩山派弟子反应很快,手中长剑挥舞磕飞了好几枚,可还剩下了四五枚,全都落在这个弟子的身上,让他惨叫一声的跌倒在地。

    “嘶,好可怕的暗器手法!”,金盆洗手大会上的众人,哪里看过这么精妙的暗器手法?一个个倒吸了一口凉气。

    莫说是他们第一次见到了,就算是旁边的曲洋和刘正风早就见过一次了,依旧觉得叹为观止。

    “化血神针?果然是魔教中人,也只有你们这些魔教中人才会研究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暗器了”,所谓输阵不输势,虽然丁勉的心中也震撼于武岩精妙的暗器手法,但既然是暗器,自然对方近身搏杀的能力应该不足了。

    脚下一蹬,宝剑出鞘,说话间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扑了出去。

    托塔手丁勉,乃嵩山派十三太保之一,其修为在武林之中也算是一流高手中的佼佼者了,他这一出手,气势非凡。

    “既然你说暗器上不得台面,那我这有一招剑术,让你们这些以剑著称的五岳剑派品评一下?”。

    武岩神色平静,直接将手中的剑抽出,朝着丁勉甩了过去,两百多斤的力道,倒也威势不错。

    叮!

    看着迎面射过来的剑,丁勉剑锋一抬,直接将武岩的剑磕飞了出去。

    虽然心中也有些惊讶于剑上传来的力道,但是丁勉心中却暗自嗤笑,不过是将剑甩了出来,这算什么剑术?

    “小心!”。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几个嵩山派弟子惊呼出声,让丁勉心下一紧,反射性的回头,却看到一抹剑光已经来到面前。

    急忙举起手中的剑想去格挡,可哪里还来得及?

    剧痛之下,丁勉忍不住痛呼一声,握着剑的手手掌,直接被斩断在地,鲜血喷涌而出,几乎让丁勉昏厥过去。

    手指一引,只见那斩断了丁勉手掌的长剑,倒飞回了武岩的身旁,剑锋之上染着一缕血迹,长剑很有灵性的模样,围绕着武岩缓缓旋转着。

    这一刻,整个金盆洗手大会一片死寂。

    就连那丁勉似乎也忘记了断掌之痛,所有人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武岩身旁缓缓旋转的长剑。

    “江湖传说中的剑道绝技?以气驭剑?”。

    旁边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也难以保持自己寻常儒雅之色了,涩声说道。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