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厉害……”,令狐冲看着武岩,眼神中戴着惊叹的神色,也有些自惭形秽。

    自己乃是华山派大弟子,一路上和这田伯光纠缠了许久,深深的明白田伯光的厉害,若是他真的对自己起了杀心,自己早就死在他的快刀之下了。

    可是却没想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但武功却如此了得,一招就能伤了田伯光,让他骇然逃命。

    这样的武功,就算是自己师父也不一定有吧?

    “在下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多谢这位兄台出手相助”。

    虽然惊叹于武岩的武功,但是令狐冲生性洒脱,表面上倒是看不出来什么来,一瘸一拐的走到武岩的面前,抱拳行礼说道。

    刚刚一战,他身上留下了七八道刀伤,有三处在腿上。

    “嗯,举手之劳而已,在下日月神教,风雷堂副堂主武岩”,看着自己面前的令狐冲,武岩点点头。

    “你是魔教的人?”,令狐冲脸色骤变,同时握着手里的剑紧了紧。

    “怎么?就因为我是日月神教的身份,你就要和我动手了?”,瞟了一眼令狐冲手中的长剑,武岩问道。

    令狐冲的脸上有些挣扎的神色,毕竟刚刚武岩动手帮了自己这是事实。

    可多年来,师父却也教导自己见了魔教中人,拔剑就刺,不要问任何缘由。

    纠结了一会儿之后,令狐冲握着剑后退离开了:“今天虽然你帮助我了,我很感激你,但你毕竟是魔教中人”。

    看着令狐冲离去的身影,并没有出手阻拦,反而微微一笑,虽然令狐冲并没有愿意和自己结交的意思,但他却也没有表现出对自己的敌意,有个第一印象总是好的。

    从原著的剧情来看,武岩觉得以后找到机会多和令狐冲接触几次,应该能让他放下戒心了。

    欲速则不达,武岩也没指望初次见面就能和令狐冲相交莫逆,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这衡山城最近是挺热闹的,因为刘正风金盆洗手在即,所以五岳剑派的人都过来了。

    而这两日武岩也都待在客栈里面,好好的修炼内力,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内力已经更加融会贯通了,如臂使指。

    “以后有机会的话,看看能不能得到易筋经,或者是华山派的紫霞神功吧,这些顶尖的内功心法应该比童长老的更好”,又是完成了一天的修炼之后,武岩吐出一口浊气,心中喃喃暗道。

    完成了修炼之后,武岩的目光接着落在旁边的精钢长剑上面,心念一动,操控着长剑直接飞了出来,悬浮在武岩的面前。

    随着能力的提升,现在武岩已经能够控制两三百斤的金属了,也就是说,控制的金属能达到两三百斤的力道。

    想了想,武岩纵身一跃,然后双脚踩在长剑上面。

    不过两指宽的长剑,踩上去有些重心不稳,歪歪扭扭的感觉,但是,长剑承受了武岩一百多斤的重量,倒是没有晃动一下。

    “果然,用能力控制着剑的话,两百多斤的力道足以把自己举起来”。

    踩在剑上悬浮了片刻,武岩跟着从剑上跳了下来,接着长剑如灵蛇一般,准确的插入了桌上的剑鞘之中。

    之前没吃小还丹之前,就算是面对刘正风这样的一流高手,武岩都没有把握一定能战胜对方,若是被近了身的话,或许自己三两招就得跪。

    但是,吃下了小还丹之后,能举起的金属重量达到两三百斤,武岩却自信就算是五岳剑派掌门一起来都留不住自己,原因就在这里了。

    关键时候若是不敌,自己踩着剑,能飞走,谁能拦得住自己?先天性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否则,武岩可没有信心一个人独闯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会。

    武岩虽然现在贵为日月神教风雷堂的副堂主,但毕竟只是刚刚上任,也是刚刚加入日月神教的而已,因此没有人认得他,成功的混在人群之中,倒是堂而皇之的进入了衡山派当中。

    这刘正风的名头倒是不错,所以他金盆洗手大会,倒是来了许多人。

    不只是泰山派,华山派,恒山派的人来了,甚至还有青城派这些其他的正道门派。

    当然,作为五岳剑派之首的嵩山派却没来,也不知是没人来,还是要到最后的关头出场。

    武岩站在人群中并不出彩,暗中却是将这些到场的各位大佬都认识了一下。

    华山派为首的中年男子,一身儒雅的气度,便是号称君子剑的岳不群了。

    还有那边一群尼姑,想来是恒山派的,当然,那里面一个妙龄尼姑频频的往华山派这边看,不是前几日哭着跑过去的仪琳又是谁?

    还有不远处一群身穿道袍的人,想来就是泰山派的人了。

    不远处还有一群作川蜀人士打扮的武林人士,听旁边的人交谈,武岩知道他们都是青城派的。

    咯咯咯……

    只是,就当武岩四处打量这金盆洗手大会上的布局,认一认这些人的身份的时候,突然一阵磨牙的声音在武岩的身边响起。

    偏过头来一看,自己身旁站着一个弯腰驼背的小乞丐,这个时候正双眼喷火的盯着那些青城派的人看呢,年纪虽然不大,可是眼神中的仇恨之色,看得人心寒,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些青城派的人,这咯咯咯的磨牙声音就是从他的嘴里发出来的。

    “这家伙,难道是……”。

    看了看自己身旁的这个小驼背乞丐,武岩心中微微一动,旋即开口说道:“这位小兄弟,看可是林平之?”。

    “不是!我不是林平之!你认错人了!”。

    听得武岩的话,这个小驼子脸色一变,想也不想的就急忙摇头否认。

    看着这个小驼子的反应,武岩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寻常人若是乍然间听到个没听说过的名字,大多都会思考一下再说吧?他这么迅速的反应,几乎是条件反射,足以说明一切了。

    林平之偏过头来,发现武岩已经不看他了,似乎刚刚只是随口一问,但看他嘴角的一缕细微的弧度,也不知道刚刚自己的反驳他是否相信了。

    这让林平之心中又是好奇,又是忐忑,还有一些迷惑……

    不过,这个时候,武岩的心神已经被金盆洗手大会上的事情吸引了。

    只见那刘正风倒是好气派,真的端出一个黄金所铸的盆,昭告了一番大家之后,便将手伸到那盆中去。

    “且慢!”。

    果然,就在这关键的时候,一声清喝声响起,旋即,一行数十个人,从外面趾高气扬的样子走了进来,自然是嵩山派。

章节目录

位面复制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千翠百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翠百恋并收藏位面复制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