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误会了,微臣与房陵公主清清白白……”房俊急于辩解。

    九江公主却不屑一笑,撇嘴道:“本宫那位姐姐,何尝与男人有过清清白白的关系?男人都是偷腥的猫儿,妻不如妾,妾不如偷,那样一位身份高贵妖艳多姿的美人儿送到嘴边,不吃你还是男人?你问问这位大将军,若是有机会,看他是狼吞虎咽还是相敬如宾?”

    薛万彻便挠挠头,尴尬得打个哈哈:“哈哈,这个……那啥……哈哈。”

    房俊:“……”

    黄泥巴掉进裤裆了是吧?

    行吧,你们爱咋想咋想,似哥这般清纯如莲花一般的男子是你们无法理解的存在……

    九江公主看着房俊不以为然的神色,幽幽叹了口气,道:“非是本宫爱管闲事,只是既然你与四郎真心相待,本宫又岂能看着你自寻绝路却又视若无睹呢?房陵姐姐之前与杨豫之的丑事,闹得沸沸扬扬,皇帝大为震怒,那杨豫之也是幸运,被窦奉节给砍死了,否则皇帝非得将他五马分尸不可!皇家在民间的声誉的确不怎么好,但是你要记着,有些事情影影绰绰谣言暧昧,皇帝大度,不当回事儿,可若是坐实了丢尽了皇家颜面,无论是谁,皇帝也饶他不得!”

    房俊恍然。

    这哪里是说房陵公主?

    分明是警告自己,千万别与长乐公主有染,有一些传言也就罢了,皇帝懒得搭理,可一旦成为事实且被捅出来,皇帝举起屠刀定然六亲不认!

    房俊只好说道:“多谢殿下挂念,微臣定然时刻自省,绝不行差踏错。”

    无论如何,这是人家表示出来的善意,如此委婉的规劝,自当领情。

    九江公主粲然一笑,道:“就知道你是个聪明人……行啦,大将军出征在即,尚有许多事务需要准备,就不打扰二郎当一个孕育百草造福万民的神农氏啦!”

    房俊哂然一笑:“殿下慢走,微臣送殿下。”

    这位九江公主固然有一些自以为是、骄纵任性,却也是个性格开朗的女子,与薛万彻这等夯货倒也般配。

    ……

    刚刚送走薛万彻夫妇,便有家仆来报,说是房玄龄命他回长安府中,有要事相商。

    问那家仆究竟何事,家仆却摇头不知。

    房俊不敢怠慢,赶紧披上狐裘,戴上貂帽,带着几个亲兵部曲,骑着快马便一路疾驰下山。

    天空阴沉似铅坠,鹅毛一般的大雪纷纷扬扬,充斥于天地之间,视野之中一片苍茫。好在北风漫卷雪花,气候严寒,否则大雪落地之后融化成冰,上面再落上一层积雪,愈发滑溜,道路便将无法成行。

    骑在马上,寒风漫卷着雪花迎面扑来,割面如刀。

    风雪之中的骊山有若一匹迎风伫立的骏马,未见奔腾气势,却傲然耸峙,倍添雄浑。

    袅袅炊烟在山坳之中的民居之上升起,旋即便被北风吹散。

    一路进入长安,街道上正有京兆府的衙役指使着奴役清扫街巷,虽然雪势太大,刚刚扫干净的街巷一回头的功夫便又铺满了一层积雪,但还不足以没过马蹄,行路不难。

    街上行人罕见。

    策马到了家门前,早有家仆跑出来牵过马缰,房俊翻身跃下马背,大步走入院内。

    ……

    书房里燃着火盆,地下亦燃着地龙,房俊刚一进屋,便觉得一股热浪扑脸。

    房俊蹙蹙眉头,老年人固然怕冷,等闲一场感冒都能要了大半条命,但久居这等燥热之坏境,使得自身免疫力降低,导致身体机能退化,亦非是好事,正琢磨着待会儿劝劝,便听到两个软糯糯的声音……

    “爹爹……”

    “爸爸……”

    两个粉雕玉琢的小人儿,争先恐后的向他跑来。

    娃子还小,走路都不稳当呢,跑了两下就跌倒了,房俊眉花眼笑,倒也没有上前去扶,看着泫然欲泣委屈得不行的两张小脸儿,鼓励道:“快站起来,到爸爸这边来。”

    老大房菽咬着嘴唇站起来,踉踉跄跄的跑过来,老二房佑则抿抿嘴,干脆手脚着地,流着口水咯咯笑着爬过来……

    房俊一手一个,将两个儿子抱起来,冲椅子上的房玄龄道:“孩儿见过父亲。”

    房玄龄正伸手捋着自己乱糟糟的胡须,见到两个孙子一边一个搂着儿子的脖子,笑得咯咯响,便有些不悦道:“男娃自小便应严加管教,不可骄纵溺爱,否则惯子如杀父,长大之后如何知道规矩,如何吃得了苦?”

    房俊道:“父亲教训的是。”

    却偷偷撇撇嘴,您说的倒是一套一套的,看似严厉,可您这一大把爱惜非常的胡子乱成这个样子是怎么回事儿?

    您自己个儿把孩子宠的没边儿,回头却又来教训我……

    行吧,你是爹,你最大,咋说咋有理。

    坐到椅子上,两个儿子一边一个站在他的腿上蹦跶,房俊怕孩子摔了,便用手环着他们的腰,两个小子蹦跶得欢实,咯咯直笑,口水流出来老长,便将老二挪到怀里靠着自己的胸膛,空出一只手来用手帕给老大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然后两个儿子换了一下,如法施为。

    手里忙着,一边问道:“父亲唤我回来,为了何事?”

    房玄龄啧啧嘴,看着两个孙子欢实的模样有些眼热,便道:“你给我一个,两个都抱着,摔坏了可了不得。”

    房俊便将老大给递了过去,房菽一到爷爷怀里,便一把薅住爷爷的胡须,使劲儿的拽几下,往嘴里送……

    尽管胡子被薅得生疼,房玄龄却没有一丝恼火,反而笑得见牙不见眼:“哎哎哎,乖孙,胡子不能吃呐……”

    房俊看得眼角直跳。

    怪不得都说孩子不能给老人带,老人宠孩子是没有底线的,瞅瞅老爹这模样,刚才还教训他呢,这会儿那是就算孩子上房揭瓦,他也笑眯眯的舍不得骂一句打一下,哪里有半分睿智老者、一国宰辅的模样?

    毫不怀疑,这俩孩子跟在房玄龄身边,书能读多少不知道,成为两个纨绔是肯定的……

    外头的乳母见到父子两个明显有事要谈,便走进来将两个孩子抱走,书房里这才消停下来。

    等到侍女上了茶,爷俩饮了一杯,房玄龄才问道:“你在骊山那边怎么回事?兵部的事情漠不关心,有玩忽职守之嫌,殊为不智。陛下乃一国之君,你有不同看法可以,应当正言直谏,切切不可心存怨怼。”

    房俊便解释了种子的重要性。

    没办法,这话他当着无数人说了无数次,却尽皆认为他是在夸大其词,没有一个人当真相信玉米和地瓜、土豆将会有着怎样的产量,会给大唐带来如何天翻地覆的变化。

    很显然,房玄龄也不信……

    “既然那些种子如此重要,司农寺的官吏们又比不得你的农学之术,你多多承担一切,亦是应有之意。但怎可因此便懈怠兵部的政务?兵者,乃是军国大事,一丝一毫亦不能松懈,你如今身为兵部左侍郎,乃是兵部实际上的最高长官,一旦兵部出现任何疏漏,无论是否由你处置决断,你都是第一责任人,届时陛下问罪,你如何辩解开脱?再者,眼下北疆不靖,突厥降人以及薛延陀尽皆蠢蠢欲动,万一情形恶化,薛延陀突破定襄防线长驱直入,再上演一次‘渭水之盟’,陛下颜面何在?帝国威严何存?得有多少百姓遭受异族屠刀杀戮、得有多少良田遭受蛮夷铁蹄践踏?粮食,乃是国之根本,却绝对不是国家强盛的唯一基础,民心、士气,才是最重要的!一个被异族敲断了脊梁的国家,心底里滋生着恐惧,见到弯刀铁骑便瑟瑟发抖,纵然带甲百万、纵然粮谷满仓,又有何用?”

    房俊如梦初醒,大汗淋漓。

章节目录

天唐锦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公子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許并收藏天唐锦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