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敏口中那所谓的“很早以前”,指的自然是玛卡入学霍格沃兹之前。不用说,她这是把戴尔菲当成了玛卡的童年伙伴了。

    不过想想也是,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察觉到戴尔菲的真正来历呢?

    “麦克莱恩先生的‘过去’……吗?”戴尔菲看着那并没有看向自己,而是仍旧对着镜子的赫敏,轻轻地道,“嗯,他的过去,这倒是也没什么不能对你说的。只是,我知道的恐怕并不比你多多少……”

    现如今,都别说玛卡的过去了,就连戴尔菲所熟知的那些未来的事情,都将会发生巨大的改变。

    毕竟,她本来就是为了扭转她所知道的“历史”才来到这里的。

    不过,要说起玛卡接到霍格沃兹入学通知书前的往事,戴尔菲还真就知道一些——她至今仍旧记得,当初自己小时候在跟着玛卡四处颠沛流离的时候,对方曾一边回忆着、一边将诸多旧事当作睡前故事讲给她听。

    所以眼下,当戴尔菲在稍稍停顿了一下以后,便转过身去轻轻靠在了洗手池旁边的干净墙壁上。

    下一刻,这只有两个人的盥洗室内,逐渐回荡起了她那轻柔却又悦耳的话语声。一如她记忆中的某个夜晚,在某片残垣废墟中轻拥着她的父亲那般,带着一丝清晰可辨的温和。

    “记得在麦克莱恩先生九岁那年,他的母亲过世了……”

    事实上,玛卡从来都不承认自己的童年是凄惨的,包括前世,当然也包括今生。虽然当初的生活确实并不好,可这世上比他更惨的人多了去了,怎么着也轮不到他来怨天尤人。

    可必须得说,至少这一辈子,他的童年过得并不愉快。

    时至今日,已经有很多人都听说了他出身自一个麻瓜家庭。

    可大概也就只有像邓布利多那样的极少数人才会知道,他的父亲是一个把自己的命都输掉了的滥赌徒,而他的母亲、则曾是一个被海商抛弃了的旧情妇。

    当他这一生在那个阴暗逼仄的老房子里首次睁开双眼时,尚是婴儿的他所看到的,竟然是醉醺醺的赌鬼老爹和满身脂粉气的妖艳老妈站在小床两侧互相谩骂的场面。

    老实说,玛卡对那等场景其实倒也并没有太大的不满,毕竟能重活一次就已经算是上天的恩赐了。

    可当那对夫妻对喷时的唾沫星子像是下雨一般落到他脸上时,他还是兀自暗骂着,将一对明亮的大眼睛重新闭了起来。

    是的,且不提他那二世为人的最大秘密,哪怕是像这样的童年家庭,玛卡肯定也是不会随随便便就告诉还是个小丫头的戴尔菲听的。就算他不是很在意自己出身落魄,却也怕那对父母的种种糟糕事迹将仍旧单纯的小戴尔菲给带坏了呢!

    因此,未来的那个玛卡给戴尔菲所讲述的故事,是从他九岁那一年母亲去世以后开始说起的。

    “当时,麦克莱恩先生用掉了他从家里找出来的所有的钱,为他的母亲购买了坟地和墓碑。在一场没有牧师、没有宾客的葬礼过后,他就将他家那座非常小的破房子卖给了别人,然后混在码头上的人群里偷偷登上了开往托波因特的渡轮。”

    在说到这里时,戴尔菲还不由得微微出神地轻笑了一下。

    “当时我还指责过他,说他不付钱就坐船,是一种不好的行为……可你猜他怎么回答我的?他居然告诉我说,像他那么小的孩子本来就应该免票上船的!”

    一旁的赫敏听着,也不禁感到有些好笑。可是一想到玛卡九岁的时候居然就已经独自背井离乡,还为了省下一张船票的钱而逃票登船,她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费希尔小姐……那个时候,你也和玛卡在一起吗?”

    ……

    当赫敏正听着戴尔菲讲述玛卡的过去,并误以为两人可能共同经历过童年磨难之际,她却不会想到早在她和戴尔菲离开病房前,玛卡就已经再次转动了他的时间转换器。

    只是玛卡这第二次回溯所选择的时间点,却已然超出了五个小时的暂定安极限——当然,这个安极限可不是他定的。

    待得耳畔再度响起那如同秒针转动的滴答声时,玛卡眼前的世界复又从些微的模糊转为清晰。而在他视线中那条位于圣芒戈前的麻瓜街道,已经多了一大批正从远处结队走来的男女巫师。

    从这里就可以看到,那名走在最前方的老巫师,俨然便是国际巫师联合会的会长阿金巴德先生。

    “没问题,时间差不多。”

    玛卡站在这处无人的房间里,透过窗户静静地望着那群巫师队伍,无声地点了点头。

    他记得很清楚,正是这个不久前的清晨,阿金巴德带领着联合会的支援者们来到了圣芒戈。

    而也就是在十多分钟之后,他便带着赫敏、卢娜等人从医院里出来,打算率领剩下一半支援者前往对角巷防线。

    可谁知还没等他带着众人离开这里,海尔波却反而先过来了。

    此刻见那批支援者队伍越走越近,玛卡随即一挥手,将窗户两侧的窗帘给拉上了。因为他知道,光是收敛起自己的魔力波动或许能轻易躲过阿金巴德的察觉,却未必不会被随后出来的自己、或者那卑鄙的海尔波发现。

    为了防止出现差错,他干脆就将窗户给遮了起来……反正,他对外面即将发生的事情一清二楚,根本就不需要再去多看了。

    更何况,哪怕这次回溯的时间稍久了些,可他却还并不打算做什么。因为这一回,他只是来当一个冷静的旁观者的。

    “好了,现在按照之前定下的计划,一半人跟我进去,剩下的一半人则留在街道防守待命!”

    稍事片刻,坐在窗边沙发上的玛卡就听到窗外响起了说话声,他知道接下来阿金巴德就要带人进入圣芒戈了。

    果不其然,只又过了最多十分钟的时间,他自己的声音便自外面传了进来。

    “你们接下来就跟我走,我们去对角巷防线进行增援……虽然我觉得,我或许还没有那个资格,不过我还是想代表身在伦敦的众多巫师和麻瓜民众,感谢各位这一次又一次的帮助……”

    “……嗯,就这样吧!时间不多,我们现在就出发!”

    这些话自然都是对那些支援者们说的。

    而说真的,要是没有阿金巴德、要是没有这些冒着随时会死的风险前来援助的联合会支援者,伦敦的情况肯定将会比玛卡回来前还要糟糕十倍都不止。

    所以必须得说,玛卡感谢他们的时候,确实是抱着一腔真心实意的。

    “接下来……应该就是卢娜和我发现海尔波的时间点了吧?”

    一想起卢娜此时还活着,玛卡这心里边儿登时就是一阵颤抖——时至今日,玛卡已经开始切身地体会到,当初那个“未来的自己”究竟是抱着一种怎样的心情了。

    “还活着的卢娜。”

    忽然间,玛卡一个忍不住,悄悄地拨动了一下窗帘。

    “等等,玛卡!”

    他如何也没料到,自己才刚拨开窗帘的一角,却发现自己的视线竟然就那么直直地撞上了楼下那对银灰色的眼眸。

    当时就被惊到了的玛卡连忙收回了微微拨开窗帘的左手,而后才一脸愕然地愣了两秒钟。一直到他听见外面又响起自己的声音时,他才随之回过了神来。

    “赫敏,带人回去!立刻……快回去!”

    看着眼前那重又静止的帘布,玛卡脸上的惊愕逐渐淡去。可单看他那紧紧蹙起的眉头就知道,他心中的疑惑显然没有减少半分,以至于连之后海尔波那句“你们哪儿都不用去”的调侃都暂时性地忽略掉了。

    “怎么会?”他暗暗思索着,心下不由自语道,“卢娜当时喊的那句‘等等’,实际上并不是感觉到了海尔波的存在,而是发现了现在的我?她是怎么察觉到我在这里的?”

    当时的卢娜,是碰巧看到了窗帘的微小摆动,还是……不,以卢娜的感应能力,明显是不可能感觉到收敛了魔力波动的自己的。

    不过,前提还得是卢娜没有其他的感应方式才行。

    “记得她说过,她好像是在研究心灵魔法?”

    虽然相当不可思议,可玛卡却无法排除这一可能性。

    因为据他对卢娜的了解,这个心思纯净的金发少女,的确有着不俗的魔法天赋。若是硬要给她安上一个发现自己的理由的话,那似乎也就只能是那么几个可能了。

    “冷静……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这一次的任务就是观察,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绝不能有任何的遗漏。”

    由于在这个时候,当时的自己因为海尔波的存在而没能将注意力过多地分散到周围去,所以他的记忆其实还是有很多地方都很模糊的。

    因而要想拯救卢娜,他就必须得将这里的一切都纳入心中,并争取尽快寻找到一个可行的方案来。

    对玛卡来说,在这之后的时间或许将会很漫长;可对此时下面的卢娜而言,留给她时间可已经不多了!

章节目录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弗洛伯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弗洛伯伯并收藏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