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夜色还是那么黑,可是时间却是在不停的流逝。

    而这个时候,在虎头镇伪军据点那个看院的小屋里有一个人打着哈欠说了这样一句话。

    那个人说:“把那几个家伙插吧插吧得了,都特么困死了!”

    虽然是在黑夜之中,可是那个人语气中却少了平时那种的了巴嗖的到处勾欠的气质。

    反而,他的语气中透出了一种老兵的疲倦慷懒与不以为意。

    当时,那四个人中的唯一女子对他的语气印象尤其深刻。

    事后有一回说起这件事时,那个女子这样对那个男人说“你那时那句话说的真爷们儿!”

    而那个男人则是嘻皮笑脸的说“我是不是爷们你不知道吗”

    而那个女子则是嗔怪的很温柔的笑了笑,并没有象其他东北女人那样扔给自己男人一句“滚犊子”。

    只因为,那个男人是勾小欠,那个女人则是以性格温柔著称的他的媳妇何玉英。

    而就在勾小欠说完了这句话后,从那小屋子里便鱼贯走出了四个人。

    这四个人是交班的勾小欠、何玉英和来接班的柳根、大许子。

    那个伪军林玉泉大半夜的给值哨的勾小欠何玉英送来了一块马肉。

    可是,这块马肉却直接就引起了勾小欠的怀疑,他怀疑这里的伪军已经看出他们雷鸣小队冒充日军的破绽来了。

    只因为那个林玉泉送的马肉是还在马的大腿骨上的。

    且不说,当时林玉泉的慌乱,就这根马骨头就足已引起勾小欠的联想了。

    那马的大腿骨可不是猪的,那要是一下子削在人的脑袋上绝对是可以把脑袋打得迸裂开来的。

    因为,这事雷鸣小队就干过。

    当时还是雷鸣干的呢,而作为一根骨头都可以杀敌的经典战例,雷鸣小队的队员自然也是知道的。

    所以说,一个伪军大半夜的拿着一下子能削死人的马大腿骨说是来给勾小欠送那马骨头上的肉吃。

    这蹩脚的理由勾小欠又怎么可能会信?!那就是别所有图!

    那肯定是伪军看出他们雷鸣小队的破绽来了!

    于是,勾小欠就和来接班的柳根、大许子一商量,他们便决定先下手为强,直接把院子里的六名伪军做掉!

    雷鸣小队很疲倦。

    如果他们不是很疲倦,以雷鸣小队的风格,他们绝对会对被他们放火给熏在了山肚子里的伊藤特攻队再次发起攻击的,而不是象现在这样跑到日伪军的地盘上来休整。

    其实雷鸣小队到了伪军这里后完全可以直接这把六名伪军给杀掉的。

    但是,周让却没让。

    周让知道这里的伪军多是当地招的,由于这里原来压根就没有抗日队伍在活动,所以这里的伪军身上并没有什么血债。

    那他们雷鸣小队也就给这六名伪军留条活路了。

    而且,周让留着这六名伪军的性命其实也有羞辱伊藤特攻队的意思。

    试想,他们雷鸣小队先是把伊藤特攻队打了个损失惨重。

    然后,他们又是抢伊藤特攻队之前在伪军的地盘里吃饱睡足。

    临末了走的时候伪军们还会把他们礼送出境,还让他们连吃带拿的。

    就他们这种做法那不就是响亮的在扇日伪军的嘴巴子吗?

    可是现在情况变了,勾小欠以为,既然伪军已经是对他们起疑了,那他哪有功夫和这六名伪军泡蘑菇?直接杀了也就是了。

    士兵的豪气那都是打出来的。

    雷鸣小队经历过的恶仗很多,就是勾小欠那现在绝对也是老兵气质了。

    什么是老兵气质?

    那就是老兵骨子里对生命就有一种蔑视,对敌人生命的蔑视,套用最古老的说法,那就是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

    这就象后世手机都土豪金了都plus了你却非跟我提最早的屏幕跟个缝儿似的诺鸡鸭!

    这就象后世在互联网上网游都好几万人开始玩公会开始攻城拔寨了你却非跟我提小巴王游戏机!

    高端者对低端者的态度中难免充满了不屑,便如现在的久经阵仗的雷鸣小队的三男一女的老兵对上了六名伪军。

    何玉英一开始也说要不要叫醒别人比如周让谁的,可是那三个男兵的态度却是一样的。

    小刀都受伤了,脸上的冻疮又要犯了,叫她干嘛?六个二鬼子咱们自己搞定吧!

    于是,现在他们四个人就出现在了伪军那给他们烀马肉的房子前。

    天气虽然寒冷依旧,可是黑夜里却依旧弥漫着浓浓的肉香。

    勾小欠抬头看了一眼那正在黑色的星空中往上呼呼直冒的白烟后,却是低声对何玉英说道:“你在这守着,我们先把那几个人多的干掉!”

    “为啥?”柳根有些不解。

    “里面烀马肉呢,净呵(hā)气看不着人,最后再整他们!”勾小欠解释道。

    那三个人抿着嘴都轻笑了一下,而勾小欠也小小的得意了一下。

    其实他们四个的心理都是一样的。

    是那三个人觉得,嗯,这勾小欠也成了,心够细。

    而勾小欠也是头一回指挥战斗,虽然说下面只有三个兵,可这也并不妨碍他在心里嘚瑟那么一下下。

    勾小欠、柳根、大许子三个人奔那四名伪军睡觉的屋子去了,而何玉英则躲在了伪军厨房的门口。

    她手里已是把盒子炮拽出来了,枪机头也掰开了就在一边等着。

    她是女兵,如果厨房正在烀肉的那两名伪军出来她可不打算肉搏她是宁可开枪的。

    门关的很严并没有白色的呵气透出来,不过何玉英知道勾小欠说的是对的。

    这门关的这么严,屋子上面的白烟还呼呼的,那不用问屋子里已经被白色的呵气给灌满了。

    他们如果贸然冲进屋去,那在第一时间里就有可能看不到那两名伪军在哪个位置。

    如果那两名伪军有有警觉了再喊一嗓子或者再弄出别的什么动静来把另外那个屋子的四名伪军吵醒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勾小欠、柳根、大许子三个人去了没一会儿就回来了。

    而这个过程中虽然何玉英也在竖着耳朵听动静,可是她却是真的都没有听到啥动静,甚至连勾小欠他们拉开伪军睡觉屋子的门都没有听到。

    这里的伪军可真是够可以的,在里面睡觉连都没有插啊!

    44_44536/523692297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

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抗联薪火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哲并收藏抗联薪火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