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大许子拎了两帽兜手雷出来干嘛的?

    他可绝对不是出来替日军平乱的,他那就是来给日军添乱的!

    为什么周让在说作战要点的时候,只让队员们往屋里面扔一到两颗手雷?

    那自然是因为他们手中的手雷实在是有限的很。

    可是大许子既然搞到了手雷他也绝不会带着这些手雷再从那陡壁处往下爬,那多累赘啊!

    他说啥也得把这些手雷再扔出去的!

    于是,他就蹲在自己刚刚炸过的那个房子的房角处观察了起来。

    隔着几个房子已经有房子燃烧了起来,那自然是有雷鸣小队的队员点燃了伪军居住的草房。

    周让在下达作战命令的时候,也说的是点草房。

    她倒是也想把日军住的砖房点着了,只是他们人太少那实在是力有未逮。

    砖房嘛,墙是砖的,房盖那是红瓦的,在外面他们根本就没办法在极短时间里把那砖房给点着了。

    可是草房就不一样了。

    当然了那草房其实也是土坯房。

    说土坯房那是因为它的墙是土坯砌的,说草房那是指它的房盖是用草铺的。

    而且为了保温的需要那草房的房檐是格外的低,个子稍高点的人只要跳起来一伸手就能摸到房檐的椽子。

    椽子那上面就是草,那还不好点吗?

    此时的大许子对伪军住的草房没有兴趣,他感兴趣的是砖房里住的日军。

    现在有了草房起的火光,大许子已经可以分辨出哪几个房子是砖房了,他拎着帽兜就向南侧离他最近的一个砖房靠了过去。

    而这时他就看到那窗户口的位置枪火一闪,那是屋子里的日军有向外射击的了。

    当然了,日军的射击那也是盲目的。

    并不是说每名队员都象大许子一样摸进屋扔手雷的,他们更多的还是在外面把那窗玻璃用枪托一捣然后就把手雷扔进去的。

    那屋子里黑乎乎的,可以肯定的是日军自然伤亡不少,但也同样可以肯定必有漏网之鱼。

    狗日的,刚才我们手雷少这回我再给你补俩!

    大许子在心里叨咕着,就又先后将两颗手雷砸进了那刚刚有枪火闪过的窗户!

    大许子这回也不再管那屋子里到底是啥情况了却是拎着那两个帽兜又往南跑。

    待到他看到有日军的身影在下一个屋子的门处闪动时,他却是又甩出去了两颗手雷。

    第一颗手雷就在那门旁爆炸,第二颗手雷却是从那屋子的窗户处就又飞了进去!

    待到他跑过了这第三个屋子的时候,西面的火光就已经冲天而起了。

    那草房遇火根本就没有办法救。

    更何况现在是大冬天的到哪里去打水?那就算有伪军一桶水泼到那着起来的火势上那也是绝对是杯水车薪!

    那“哔哔剥剥”燃烧的声音大许子已是听得清清楚楚,在变幻的风向的吹动下,那火星子都有吹到他这里来的了。

    而与此同时在草房那侧已是传来伪军们吵嚷的声音,他们自然也挨炸了。

    那炸死的也就罢了,那没炸到的又怎么可能不从那屋子里往外逃。

    得了,就这么着吧,就便宜那些没有被炸死的小鬼子了,我就把那火势给鼓叨的更大点吧!

    大许子摸出左手帽兜里的手雷拔销砸帽就向伪军那头一个火烧的正旺的房子狠狠的甩了出去。

    可一颗哪够,他却是接连又甩了几颗出去。

    在那“轰”“轰”的爆炸声里,被他远远的扔出去的手雷便有砸到了那草房正燃烧的房盖上爆炸开来的。

    在那爆炸气浪的推动下便有燃烧的干草飞了起来,恰恰有小风吹来,于是那团火便又落到了相邻的一个草房上了。

    于是眨眼间那个草房也着起来了!

    不能再扔了,再扔自己这条小命八成也就扔这儿了,自己应当是最后一个撤退的了!

    大许子心里想着就又开始跑。

    可是就在他跑到第四个房子的房山头的时候,他就听到对面也就是南面有“扑通通”的脚步声起,同时还有那“叭勾”“叭勾”的枪响。。

    大许子一收步站住就把帽兜里的手雷摸出来了一颗,他拔销砸帽人都没有露面就把那颗手雷顺着墙角给骨碌了出去。

    而就在他摸起第二颗手雷拔销子的时候,第一颗手雷便已经爆炸开来了。

    大许子不需要犹豫,他们雷鸣小队这回上了山顶的一共才十个人,而且一人负责攻击一个房子,那撤退时也不可能在一起跑。

    他一听那脚步声“扑通通”的动静那就绝对不是一个人的,而且那还是往自己这头跑的,那定是日军无疑!

    不是有日军住着的房子被他们雷鸣小队给漏了吧!大许子便想。

    当他再从那房角探头时就见几名日军已是被炸倒在火光中。

    可是,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却看到有几名日军正转过头向他这头看了过来!

    为啥是转头,那是因为那几名日军手中的枪却是都在指着南面呢!

    南面那可是他们雷鸣小队撤退的方向,不用问,这些日军却已经发觉了雷鸣小队并不是从东、西、北三个方向上来的,而是从南面过来的!

    大许子把手中的第二颗手雷往墙上一磕就贴着地皮儿给甩了出去。

    然后他就把自己盒子炮拽了出来。

    盒子炮拽出来的时那枪机头在身上一蹭也就顶上火了。

    这时,“轰”的一声,第二颗手雷便已炸响。

    而大许子则已是借着这颗手雷爆炸的掩护从那墙角处把头探了出去举枪就打!

    他刚刚扔过手雷,哪名日军是死的哪名日军是活的,大许子却是有着自己的辨别方法的。

    但凡见着转过身举枪的他就开枪,至于说没转过身来的或者冲他这头趴着的他是理都不理,那肯定是已经被炸死了!

    大许子知道不能再拖了,再拖自己可就真下不了山了。

    他哈腰拎着那帽兜接着又跑。

    就在他跑过一名正在地上抱着头打滚的日军的时候他却是连枪都没有开,一脚踏着那家伙的小肚子就蹿了过去。

    这回他也不当英雄了,而是逃命要紧了!

    而就在大许子再次冲到了这个房子的房山处躲起来的时候。

    他就看到了对面已经没有房子了。

    而这也就是说,他只要再往前跑过前面这几十米的空地那也就到了他们挂绳梯的地方了。

    只是他刚要往前再冲时,就听到“啪啪啪”的枪声响起,对面已是子弹打了过来。

    不过那子弹并没有打他藏身的这个房山头。

    他就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哗啦声,然后耳畔便又有“叭勾”的枪声响起!

    对面开枪的肯定是自己人,而这屋子里竟然还有鬼子!

    大许子意识到了这个情况后,他别了手枪却是把帽兜的手雷又摸起了一颗来。

    “对面的你们可别冲我开枪啊!”

    大许子低声叨咕了一句,就把手雷在墙角上磕把身子探了出来。

    他当然不会把手雷往对面扔,那对面用盒子炮的肯定是自己人,估计人家那是等自己回来给自己坚守那个绳梯呢!

    他当然是想看到日军在哪个位置开枪然后把手雷甩出去自己好逃命啊!

    可是,偏偏这时这个屋子的后窗户的日军就没有开枪!

    这日军没有开枪,而这里还背着火光他就看不清这个房子的后窗户到底在哪里!

    可是他愣了一下之后终究还是把手雷斜兜着甩了出去,而他自己则忙又缩了回来再摸手雷。

    手雷爆炸声里大许子攥着最后一颗手雷便向前冲了出去。

    他不能再等了,因为这个时候他听到身后不远处也有那扑通通的脚步声了。

    你也别管是日军还是伪军了,反正人家人多,那他们听到这头有枪声人家能不奔这头来吗?

    大许子的这个位置离那挂绳梯的地方真的没有多远,可是就在这几十米的距离里他就看到对面的枪火又闪了。

    而就在这枪火闪动之中,大许子一哈腰把手雷往地上一砸,他身都没抬就把手雷从自己的腋下向后方扔了出去!

    然后他就喊了一声:“是我,大许子!”争命般的接着向前面冲。

    可他也只是才跑了几步,便有一声“趴下!”在身前响起,这可是他们雷鸣小队有人喊话了。

    大许子本能的就卧倒,而他卧倒之后才意识到喊话的人是周让。

    “快下绳梯,再跑!再跑你自己就掉下去了!”这时大许子听周让气道。

    大许子再向前看时,可不是咋滴,他不光看到了就趴在自己身前的在火光中闪亮的周让的双眼,他还看到了一片黑黝黝的虚空!

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抗联薪火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哲并收藏抗联薪火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