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小妮子他们和勾小欠他们都暂时摆脱了日军的追踪。

    而此时,在这同样的星空下,在某处树林中却依旧杀机四伏着。

    树林的外面有马蹄踏雪的声音,只不过此时那些马的主人已是离鞍下马正手握着马步枪隐没于黑暗之中静静聆听着树林中的动静。

    天将黑之时他们些日军骑兵以十多名同伴被射杀的代价将那名抗日份子围在了这片不大的树林之中。

    他们本是打算纵马冲入的。

    可是当树林中枪响起的时候,固然他们有同伴被子弹击中而落马,却也有同伴是被那杂树的枝条从马上刮撞了下来。

    没奈何,虽然是冬天没有了那婆娑的树叶可是这片杂树还是太密了,并不适宜骑兵们发起冲击。

    这十多名日军骑兵便也只能下马操起了马步枪改为步战了。

    之所以要下马,那是因为那战马虽然在树林外却哪有那么安静的。

    马毕竟不是人,只要那战马打个响鼻或者马蹄在那雪地上蹬踏一下上发出点微声,那就可能招来致命的子弹。

    这些日军骑兵既不想放过这名抗日分子可却也实在是怕了她了。

    之所以说是她,那是因为这些日军骑兵在与对方的短兵相接中震惊的发现对方竟然是一个女人!

    可是,当他们发现对方是一个女人的时候却已经晚了,他们以在几秒钟之内被杀死了十多人代价才确定了对方是一个女人!

    事情是这样的。

    在最早追出来的时候,他们这些骑兵一共是二十多人。

    在他们看来,二十来名骑兵追杀一名抗日分子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可事实却证明他们错了,非但错了,而且错的还很离谱!

    当时他们纵马急追,对方自然是拼命逃跑。

    追逃双方在上午的时候就跑出去了得有百里多地了。

    而就在这些日军骑兵以为对方已经跑累了的时候,他们却遭到了那个人,那个女人的逆袭。

    现在想来,那个女人就是个疯子!

    她竟然骑马藏一座小山的后面。

    当时以他们这些日军骑兵的视角来看,她肯定是纵马绕过了那座山接着跑了。

    可是就在他们同样催马绕山的时候便遭到了已是纵马上山了的对方的袭击。

    这个袭击是让他们是如此的措手不及。

    对方手持两把毛瑟短枪骑着马从山上冲下,那两把毛瑟短枪左右开弓向他们射击而来。

    而他们手中的无论是那双手射击的马步枪还是那冲到近处用于劈斩的马刀却根本就拿对方的毛瑟短枪没招!

    于是,对方两把盒子炮在几秒钟的时间里就轻了仓,而他们二十多名骑兵就少了一半!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敌我双方在只有几十米距离的“擦肩而过”时,他们才确定这个被他们追了半天却又敢一个人逆袭他们的竟然是一个女人!

    待到他们这些活的人反应地来兜马回来全都握着把步枪再次追来时,那个女人却是骑马又绕山了。

    而当他们们再次骑马绕山看到对方那紧贴着山脚的马蹄印时才发现,对方却是再次纵马上山了,人家却是借着那山体的掩护翻过那座山从另一头跑掉了!

    至此,这场追逐战仿佛再次回到了原点。

    可是,剩下的这十来名日军虽然追的依然坚决却也委实胆寒了!

    这些日军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况,他们不是没有和抗联队伍马战过,抗联原来也是有骑兵团的。

    他们自然也追杀过抗联的骑兵,可是却从来没有象这回这样,被一个女人一个波次的冲击就杀死了十多个人!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她的战力已经超过男兵了!

    就是大日本皇军的骑兵也不敢说随便拽一个人出来就能杀死几名同样的骑兵的!

    而在这之后的追击之中,日军骑兵们吸取了教训,他们终于在天将黑的时候利用山林的掩护分出几名骑兵利用马步枪射程远的优势将对方逼近了这片树林。

    可是随之而来的,就是他们担心战马发出来的声音会暴露自己一方的目标却是都被迫下马了。

    这个疯狂的女人为什么还不出来?她还在山上吗?这回她又会耍什么花招?

    此时每名日军骑兵都很担心。

    为了围住这片树林他们也只能分开了,抱团才好取暖,分开便会胆小,所有人都将步枪指向了前方。

    忽然,有日军士兵就听到了“叭登”“叭登”的声音,于是他下意识的就向那个方向扣动了扳机。

    黑夜之中有子弹的流光飞去,然后那士兵便高喊道“他在这面”。

    所有日军士兵心中一惊,自然都向枪声响处看去。

    夜色太黑他们又能看到什么?所以代替他们目光的也只能是射出去的子弹。

    马步枪那也只是三八大盖的缩小版,觉得自己有可能打到对方的日军士兵们打了一两枪后就停止了射击。

    夜色太黑,他们需要重新确认目标。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在这片树林的另一个方向却又响起了树枝折断的声音。

    这又是怎么回事?高度紧张的日军骑兵们再次有扣动扳机的。

    枪声在山林中回荡之际,这时却是在第三个方向突然传来了战马的一声嘶鸣,而同时传入日军士兵耳膜的就是那熟悉无比的马蹄踏地的沉闷声!

    “她冲出来了!”

    “她在这头,这才是真正的逃跑方向!”

    “快开枪!”

    几名日军士兵同时喊了起来,然后他们手中的马步枪就向那渐远的马啼声起处扣动了扳机。

    “叭勾”“叭勾”的枪声里,他们再次听到了战马的悲鸣,然后便有“扑通”的一声。

    “打中了!”有日军士兵高喊,那声“扑通”那就是战马倒地的声音嘛!

    “接着射击不要停!”又有日军士兵高喊。

    他们可真的是怕了那个女人了。

    于是在那马倒下方向的日军固然在射击,其他方向的那几名日军士兵也迂回了过来。

    有淡淡的硝烟的味道在寒夜里散去,现场又变得寂静了起来。

    “谁有照亮的?”有日军士兵打破了沉默。

    可是,在随后时间里竟然有一分钟里没有人搭声!

    他们不是没有照亮的东西,可是他们所有人却是都在思索着同样一个问题。

    那就是,这个女人真的被打死了吗?别我弄出亮光来人家再给我来一枪!

    又过了一会儿,终于有日军士兵咬了咬牙说道:“我有火柴!”

    这名日军士兵本不想承认自己有火柴了的。

    可是,他却知道,他们这些人中也只是他有吸烟的习惯,那自己不承认又怎么行呢?

    “哧啦”一声,黑夜之中,亮光终于不再只是天上那冻得瑟瑟发抖的星星,一朵小的不能再小的火苗亮了起来。

    于是,日军士兵们便向刚刚他们射击的方向寻去。

    一根火柴又能着多长时间,当那名日军用了第四根火柴的时候,他们终于看到了那匹已经被他们打倒的战马。

    也不知道那马挨了几枪,此时却已叫不出声来了,

    当它看到了有火光时还试图抬起头来,可是终究还是将自己那变得无力的硕大的脑袋落回到了地上。

    都说战马是骑兵的伙伴,只是此时这些日军士兵却哪还顾得上这匹马的死活?

    “我怎么没有看到人?”有日军士兵说道。

    “哎呀!”这时那名拿着火柴的日军士兵叫了一声,而那微弱的火光随即就消失了。

    那是他因为过于紧张没注意到火柴杆已经燃到了尽头,却是烫到他的手了!

    所有日军在这一刻又都紧张了起来。

    而随即“哧啦”一声响,那名日军士兵却是又划着了一根火柴。

    只是,当火光照亮的瞬间,固然那些日军看到了那匹马的旁边压根就没有人!

    只是,没等这些日军骑兵反应过来呢,这根火柴却仿佛是在那加油站点燃了汽油桶一般,却是直接就“点燃”了一声“轰”的爆炸!

    那是一颗从黑暗之中飞来的手雷“轰”然炸响了!

    只是,一颗手雷又怎么能算完,接着第二颗手雷就到了!

    手雷再次炸响,有日军士兵随即就哀嚎了起来。

    那固然是因为他被炸伤了,却也是因为他在哀叹。

    那个该死的女人你就是用马做诱饵那你就偷偷跑了就得了呗,那你咋还没走,你咋还扔手雷啊!你是个疯子!

    也不知道这两颗手雷把日军炸死了几个,但除了日军的伤员,这回寂静的山野之中却是再也没有人说话了。

    过了几分钟,在片树林的另一面有马蹄声响起,一个女兵骑马离去,那是周让。

    这回,没有日军士兵再追赶也没有人再开枪,仿佛他们所有人都被炸死了一般。

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抗联薪火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哲并收藏抗联薪火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