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爹,你说雷鸣小队到底在哪儿呢?”一个长的很墩实面容却很稚嫩的年轻人问道。

    “那谁知道,千万别和小鬼子撞上才好。”一个中年人回答道。

    这样说话那自然是父子俩,儿子叫秤砣,那中年人自然就是秤砣他爹了。

    此时他们爷俩正在冬天的雪地里慢慢的走着。

    秤砣他爹左手拎了一面锣,右手拿了个木棍当敲锣的槌,而秤砣的腋下还夹着一张卷起来的大黄纸。

    他们爷俩是大早晨就从向阳堡里出来的,而且那还是带着任务出来的呢!

    什么任务呢?日本人的任务。

    按秤砣的说法是,自己的隔肢窝里夹的那张大黄纸那就是日本人的任务。

    现在他也能一字不差的背下那大白纸上的内容,那上面写的是这样几句话。

    “兹有土匪雷鸣小队在本地区活动,有见到土匪者须向大日本皇军及满洲国军报告,有擅自向土匪通风报信者,如有发现当严惩不怠!”

    随着日军对满洲国统治的深入,象向阳堡这样的小村子那也有了日伪的办事人员了。

    而向阳堡负责给日伪办事的人是谁呢?或者说勉强叫个村长的人是谁呢?

    答案是:秤砣他爹!

    入冬的时候,有日伪人员来到了向阳堡来了。

    他们要求村子里要弄个管事的出来,以便向下传达大日本皇军及满洲国政府的指示,而同时发现周围有什么异常情况就得向上报告。

    说白了,这就算是伪满洲国在东北农村最基层的一级伪政权组织了。

    按理说,对民风一向淳朴曾经还和雷鸣小队有过接触的向阳堡人来讲,谁去给日本人做这个狗腿子啊,那是一个很不招人待见的活儿!

    可是,秤砣他爹却主动把这个活应承了下来。

    在他想来,反正得有这么一个人应承着日伪,那还不如自己接下来呢。

    和日伪硬扛那不是办法,他要是不干让日伪指派那就更麻烦,秤砣他爹也就演绎了一出现实版的“身在曹营心在汉”。

    这不,今天中午的时候村子里来了一个班的伪军还带来了这张大黄纸找到秤砣他爹。

    秤砣他爹一看那张纸心里既是欢喜又是担忧。

    欢喜的是雷鸣小队竟然又回来了活动了,担忧的是眼见日伪这次的搜索行动可是不小,可千万别让日伪军发现了雷鸣小队的密营才好。

    然后,他们爷俩就被那些个伪军从村子里给撵出来了。

    撵出来做什么呢?替伪军在这冰天雪地的外面巡逻搜索脚印,而那十来名伪军则是远远的跟在了后面。

    现在也算最日伪政权最基层的办事人员的秤砣他爹那也和这些伪军打过好几回交道了,那彼引导都混皮了

    出来之前他就问,说这死冷寒天的咱不出来行不?

    那伪军带头的班长就说了,你不出来也行,那我们哥几个就在你们家吃点好吃的我们就回去!

    啥是好吃的?

    秤砣家别的没有,秤砣他娘倒是养了几只老母鸡一只大公鸡,可是这鸡怎么可能给伪军吃?

    秤砣他爹就说,你们不是惦记我家的鸡才到这儿来的吧。

    伪军们便笑,谁特么的冻得鼻涕拉虾的去外面逛,我们就是奔你家鸡来滴!

    秤砣他爷就说,也不用惦记我家这几只鸡,咱们还是出去逛吧!

    伪军们偏是不肯,一共就来了一个班的伪军,其实他们打心眼里也不认为自己就能找到雷鸣小队。

    当然了,他们也不希望找到雷鸣小队,他们可是听说了,人家雷鸣小队一个人就能把他们十个人全灭了!

    所以,就象有的伪军借着出来搜索的名义实际上是去那讷谟尔河里镩鱼的道理是一样的,这伙伪军却更想吃秤砣家的鸡啊!

    秤砣他爹心里那也是明镜儿的,这些伪军不捞点好处怎么可能从向阳堡走。

    于是,他就又说,等走的时候我把那支大公鸡给你们,你们咋吃那我就不管了,反正不能在我家做着吃!

    伪军便又问为啥不能在他家做着吃。

    秤砣他爹就说,那要是把你们肚子里的馋虫吃出来,你再把我家那几只母鸡拐进肚里去,我还等着开春那母鸡下蛋呢!

    可伪军那些吃货们却依旧不肯。

    而这时秤砣就在旁边加杠说,你们在我家吃有啥意思,我家又没酒,你们走时把大公鸡拿走自己去找酒喝。

    倒是秤砣的这翻话把那伪军班长给说动了。

    那伪军班长便说,你这个小崽子说的还真有点道理,那光有好菜没有酒喝吃着也没味儿,那就这么着吧!

    而他们出来时,秤砣他爹却是翻出了一面锣来。

    那面锣却是有一年他外出时碰到一个流浪到东北的耍猴儿的老头的。

    那老头流落他乡病死在嫩江城街头,那只猴子也不知道跑哪去撒野了。

    恰适其会的秤砣他爹好心就给那老头买了口薄皮棺材埋了,而这面锣也就归了他了。

    伪军们便问他拿面锣嘎哈?

    砰砣他爹便说,那要真碰到什么情况我就敲锣。

    伪军们便笑,你好指望我们去救你吗?

    秤砣他爹却说,我哪敢指望你们这些大爷,我敲锣是为了让你们跑远点,别我死了再溅你们一身血!

    在所有人的哄笑声中,他们就这样出来了。

    秤砣和他爹从向阳堡出来是一直往南走的,然后就又拐向西走。

    他们的计划是绕着向阳堡走上一大圈,那也就是下午两点来钟了,然后那这些伪军也就该撤回去了。

    此时他们爷俩正走到了向阳堡的西面,而雷鸣小队的密营也正在向阳堡的西面。

    要说目前这个世界上知道雷鸣小队密营位置的除了雷鸣小队的人以外,那也就是秤砣和他爹老秤砣了。

    不过那密营还远着呢,那西边近百里都是山林压根就没有人家,日伪军又不让老百姓上山,所以秤砣和他爹自然也不担心伪军会发现什么。

    “爹,过了那个山头,咱们俩从老莱河上往北走呗,总在雪地里走太累了。”眼看就要爬上一个山丘顶上的秤砣就说。

    秤砣他爹嗯了一声算作回答。

    只是,走在前面的秤砣在把脚踏上那山丘顶上的时候身体却是一顿,然后就用有些激动的声音说道:“爹,好象是雷鸣小队!”

    听秤砣这么一说,砰砣他爹那心里也是一激棱连忙也上了那丘顶往西边看去。

    44_44536/446668033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

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抗联薪火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哲并收藏抗联薪火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