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外面的日伪军真的已经乱了,乱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受到了袭击。

    他们受到了什么袭击?他们受到了板砖的袭击!

    日伪军为了抓所谓的雷鸣小队都在往那家饭馆子里冲,可是他们也没有料到那饭馆子的大厅里一下子塞了那么多人。

    一共日伪军刚挤进去了五个,那其余的人自然就挤在了门口。

    而就在李义林被那名后来被他用刨锛给削了后脑勺的伪军用枪指着的时候,有板砖就从那个小二楼的侧面砸了过来。

    东北都是土坯房那多是指农村,可是讷河可是一个大镇,所以它周边那可是有砖窑的。

    而砖窑用黄褐色的粘土所烧制出来的砖那就叫红砖,红砖用于打架或者战斗那就叫板砖!

    板砖自然是雷鸣扔出来的。

    那饭馆子里的李义林他们都知道绝不可以让日伪军抓走。

    而见机快先跑一步的雷鸣那更不是只自己去逃命了,他必须要创造机会让饭馆子里的人逃跑!

    庖丁解牛,解牛久了游刃有余而刀锋依旧锐利无匹,技已近乎于神。

    卖油翁卖油,倒油入瓶却不湿孔方兄的那个方孔,无他,手熟耳。

    善于琢磨的雷鸣经过各种战斗的长期锤炼,他思维的反应速度那是真快,就和他现在的身体反应速度一样快!

    你看他只是用两块板砖将两名敌人砸了个头破血流看似简单,这却是包含了雷鸣在冲进后厨的一系列动作。

    冲进后厨,跳窗而出,急跑上了后院的围墙,顺便还用手掰了两块红砖下来,然后在那小二楼的侧面一探头那板砖就飞了出去!

    说摘花伤人那个是扯犊子,但如果仅以打架论,就以雷鸣现在的身手那绝对是“板砖在手,天下我有!”

    他这两块砖一先一后飞出去,直接就给一名日军和一名伪军的脑袋开了瓢儿了!

    于是门外的日伪军便把步枪指向了那砖头的来向,杂乱的枪声里,雷鸣却已是如风一般就往居民区里蹿去了。

    被板砖袭击了的日伪军此时已经暂时忘了那屋子里还有他们的人呢,他们已经完全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这个敢用板砖飞他们这个“小混子”身上!

    伪军们当然知道在这个饭馆子里打架的这两伙人并不是什么反日联军。

    但凡爱打架的人那都喜欢兄道弟甚至拜把子结兄弟的,这伪军里的士兵有的和雷三儿这伙或者和齐家四虎那多少都是有些交情的。

    可是,他们却没有想到这帮“小混子”自己打架也就罢了,可竟然还敢拿板砖飞他们!这个绝不可忍!

    你个狗日的,不给你们来两枪,你们还真以为老子步枪里装的那是花生米啊!

    所以楼外的日伪军呼呼啦啦却是全向雷鸣逃跑的方向追去了。

    雷鸣再次开始了逃命。

    他手中没枪,自然不肯和日伪军缠斗。

    他现在所要做的也只是吸引日伪军的注意力,为李义林他们撤出讷河镇创造条件罢了。

    只是,雷鸣边跑边观察地形,他眼见着讷河城里的住户很多,看规模那都赶上一些县城了。

    他深知自己可不是讷河本地人,你纵有天大的本事不熟悉这城里的情况也可能被人家给撵到死胡同里去。

    更何况日伪军占据了这里,虽然说四面并没有围墙,但那镇的四个方向不可能没有日伪军据点或者哨兵。

    自己手里又没有枪,日伪军再来个围追堵截,那自己可就危险了。

    所以还是先逃出镇子去才是上上策。

    于是,雷鸣便一头扎进了那或砖房或土坯房的居民区里认准了一个方向奔跑了起来。

    只是时下的居民区那又不是后世搞的小城镇建设,东北的村镇更多的还是各省人来闯关东时所形成的自然屯。

    那谁家想盖房子还会象后世一样非得批个宅基地吗?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那房子之间根本就没有规律可循,雷鸣也只能尽量往一个方向跑。

    一开始他真的就把日伪军甩开了,因为他跑的快嘛。

    可是他沿着一条狭窄的弄堂飞快的往前急跑了五六分钟后,却发现自己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前面竟然没路了!

    “哐当”一声响,这条弄堂尽头那家已是把两扇木门给合上了,然后雷鸣还听到了那插门闩的吱吜声。

    很明显,那户人家发现他跑过来了。

    人家肯定是听到了街中心的枪声,人家又怎么知道他雷鸣是做什么的,所以必须防贼防火防胡子!

    这事儿,就是换成雷鸣,雷鸣那也插门啊!

    退回去?

    那是不可能的!

    那后面的日伪军发现自己进了这片居民区还不知道怎么偷着乐呢,回去那就是早死!

    你不就是把门插死了,你把门插死就能把我堵在外面吗?

    我可是雷鸣啊!

    你不知道雷鸣是谁不要紧,过会鬼子伪军会告诉你的!

    所以,雷鸣紧跑几步就冲到了那家的院墙前,脚尖往那墙上一点身体往上一蹿手一搭他已是直接就翻过了那家的墙头!

    刚才插门不想让“坏人”进自家的那家男主人正趴门缝往外瞅呢。

    刚才他在插门并没有注意雷鸣已是奔自己家的院墙来了。

    他正看着呢却是听到“扑通”一声,他就看到雷鸣已是跳到他家院子里来了!

    “你、你——”那个家三十多岁的男主人害怕的就有点结巴了。

    讷河这个地方民风彪悍可不代表人人彪悍,那个男主人自然是害怕了。

    “老哥,我只是路过,不进你家屋里!”雷鸣说了一句,然后拿那眼睛一扫并没有发现在这户人家的院子里有梯子。

    不过他却看到这家墙根底下却是横放了一根二大碗粗细的松木杆子。

    雷鸣奔那里就去了,他一哈腰就把那根木杆拿了起来直接就靠在了那家的房上。

    没有梯子也不能后退,没有梯子不还有木杆呢吗?

    好个雷鸣在那木杆下一跳将手勾在了那木杆子上,两只手交替着就向那房盖上爬去。

    “哎、哎、哎!”那家男主人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啥了。

    这个小子是个小偷,拿个木杆就能上房。

    这个小子说话算数,说不进自己家屋就不进!

    那个男主人还想着呢,就见雷鸣已是如同一只猴子似的用双手已是快把自己的身体挪到那自家屋檐了。

    那松木杆虽然也不细,但那却是响干(gān)响干的,就是有四米来长可是也没有雷鸣的体重沉啊。

    所以雷鸣快爬到房檐了,那杆子自己就晃了起来。

    “哎呀!”那家男主人叫声不好,却是往前一凑,一脚就踩在那根木杆的根部上。

    要说这东北人哪,那真是热心肠!

    有他帮忙,那松木杆儿自然就不晃了。

    雷鸣一伸手抓住了房檐上的椽子用力一悠,他整个人就已躺到那屋檐上了!

    这个子还不是一般的小偷呢,那家房主人想,这身手也忒好咧!

    雷鸣就往那屋脊上蹿。

    “你可别踩坏了我家的房盖!”那家男主人就嚷。

    他家这房盖可是草顶的,那要踩漏了,那下雨可就该漏水了!

    可是他这一嚷子嚷完,都已经一只脚踏过屋脊的雷鸣却又回来了。

    雷鸣在那房盖上往远处扫了一眼,暂时还没有发现有日伪军追过来。

    他却是又回到那屋檐旁,一伸手就把根得有五六十斤的松木杆就给攥到手里了。

    然后他就把那木杆往上拽。

    “哎,你抢我家的木头嘎哈?”那家男人不乐意了。

    “老哥啊,前面人家我还得用呢,算我借的啊!”雷鸣嘴里说着依旧拿双手往上倒那根松木杆。

    “啊?”那家男主人傻眼了。

    这小子用我家的木杆那咋还用上瘾了呢?这小子不是小偷,这小子是胡子,这小子是明抢啊!

    可是当他刚意识到雷鸣是胡子的时候,雷鸣却仿佛看透了他在想啥一般。

    紧接着就听雷鸣说道“我不是胡子,我是抗日游击队,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

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抗联薪火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哲并收藏抗联薪火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