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没有人知道刚才山脚那里先后摔响了多少颗手雷。

    反正那手雷就赶上大城市里过年的鞭炮似的了,全是“轰轰轰”的动一静,根本就听不出个个数来。

    不过显然日伪军并不打算大规模夜战,当那顿“轰轰轰”完结后,整座山就又静了下来。

    而这时,在距离那座山足足有一千多米远的一个山丘的后面,却又传来了日本人隐隐的咆哮声。

    循声而去,绕过那个山丘,竟然还有手电筒的微光。

    之所以是微光,那是因为手电筒是被布包上的,这样纵使有光那光也就不是很显眼了。

    在那手电筒的微光下,一名日军军官正在对自己的部下大发雷霆,他的面前是除了那立正挨训的下属,还有两门架着的迫击炮。

    那日军军官的所训斥的大致内容是,谁叫你们擅自用迫击炮打照明弹的?!

    这迫击炮是柳河县城的日军用骑兵紧赶慢赶在天黑之前送来的,他还打算明天给雷鸣小队一个惊喜呢。

    却没有想到他的部下听到前方枪响就把照明弹给打了出去。

    如此一来岂不就暴露他们有炮的情况了吗?

    只是,那名日军军官也仅仅是咆哮了一会儿功夫,一名伪军军官就凑到了他身边小声叨咕道“太君,小声点,雷鸣小队,小心小心滴!”

    那名日军军官显然是能听懂中国话外加好赖话的。

    于是,“雷鸣小队”这个名词起作用了,那名日军军官到底是闭上了嘴巴,旁边的士兵随即按灭了手电筒。

    整件事也只是这一夜之中的一个小插切罢了。

    日军军官敢大声吼叫那也只是因为距离那座山比较远罢了。

    而此时就在那座山的周围已又是一片寂静了。

    不过这回敌我双方都把眼睛瞪得溜圆,耳朵都立着呢。

    这说不定什么时候还得接着打起来啊,今天晚上哪方也消停不着!

    几名伪军士兵此时也正架着机枪步枪躲在树林里静静聆听着前面的山脚处的动静。

    又过了一会儿,前面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口令!”有伪军士兵低喝道。

    “灭雷。”对面有人回答。

    于是这几名伪军松驰了下来。

    不一会儿,黑乎乎的人影便走到了他们的面前。

    “怎么样?”有伪军士兵问道。

    “嗐,搞不清,阵亡了几个,又伤了七八个吧!”有伪军士兵回答道。

    “艹!”伪军们爆了粗口了。

    他们也搞不明白,自己连长是怎么想的。

    这夜战他们本来就不擅长,可是他们连长却非让他们上去一个排,说是搔扰一下雷鸣小队。

    结果这下可好,白白往里面搭了几个人。

    其实,伪军士兵们心里都有数。

    这还不是因为他们营长胡文禄被雷鸣小队打死了,他们连长惦记着当营长呢,所以想在日本人面前表现一下。

    “都少说几句,别扎堆,快走!”这时又有人低声说道。

    于是杂沓脚步声接着响起,伪军们向后撤去。

    只是,他们浑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队伍中已是多出了两个人来。

    那两个人却是雷鸣和大许子。

    大许子现在很悠哉,因为他是被雷鸣背着的,因为他现在正冒充伤员呢!

    雷鸣今晚的打算是自己和大许子摸到敌营里。

    因为他眼见着那山外的大水茫茫绝不是一两天能撤下去的,那他也只能行险了。

    日伪军为啥白天大半天都没有进攻?

    在雷鸣分析,日军想把他们困住减少伤亡那也只是一方面,日军更多所想的只是怕还是在等迫击炮吧。

    这日军的迫击炮一到,明天只要给山上来一组炮弹,那他们雷鸣小队的伤亡可就大了。

    雷鸣倒是想带全队突围出来了。

    按理说也不是摸不出来,但问题是摸出来却进不了北面的大山,却依旧得在这片方圆并没有多大的矮山之中和日伪军周旋。

    到那时,日伪军再一增援兵他们可就弹尽粮绝了。

    所以在雷鸣的想法里是宁可和日军再捱上一天等那北面的大水再往外泄泄然后他们接着奔北面的大山去。

    白天日伪军没有进攻,雷鸣一直坐在朝北的位置那是一直观察水位变化呢。

    他估计再熬个一两天自己就可以带人趟水跑路了。

    今天天黑以后,他和大许子换上了伪军的衣服就在山半腰等机会。

    没成想伪军竟然还真的就往上来了,结果就和那绊雷撞上了。

    然后,双方就是互飙手雷。

    那自然是先出手的雷鸣小队占了优势,他们从上面往下扔手雷,那手雷是圆的可以接着往下滚不是。

    伪军手雷扔得再多,那扔上来个四五十米砸到哪或者直接爆炸了或者就又会往回骨碌几下的。

    虽然不至于误伤自己人,但是他们却没想到雷鸣小队的人却是在那手雷投掷距离之外呢!

    而雷鸣带着大许子就是趁着这功夫斜插了过去,趁着夜黑混进了伪军的队伍。

    还真不错,这伪军也是“配合”他的打法,竟然派了好几十人上来。

    那伪军要是只派一个班的话,他和大许子还真的不好混水摸鱼了!

    至于说他背着装成伤员的大许子那也是被逼的。

    夜色太黑,他要是敢和大许子分开,只怕他们两个最后也认不出彼此来了!

    雷鸣背着大许子在那杂沓的脚步声中越走越慢越走越轻。

    他可不想和这伙伪军一直走到伪军的宿营地里去!

    那就别说到时伪军弄出亮出来了,就是挨个问话一听动静他们两个也非得露馅不可!

    只是他们两个想拖后偏偏有人不让他们拖后。

    前面偏偏就有伪军听到了雷鸣的动静,却是一回头问到“咋啦?”

    此时雷鸣也只能装出背得不胜其重直喘粗气的样子道“背不动了!”

    那伪军倒是个热心肠,竟然返了回来说道“我帮你架着吧!”

    雷鸣又能说什么也只能喘着粗气说了声“好”。

    以雷鸣的体力要说背个百十多斤重的人虽然不能说很轻松,但也绝不至于喘成这样。

    他却是用那故意弄出来的喘气声来掩盖自己的嗓音呢!

    人家伪军互相之间不可能不认识,自己弄穿帮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此时的雷鸣都有些后悔,刚才不如趁早往前面的伪军那里扔一颗手雷呢!

    那名伪军都走过来了,雷鸣有心动手干掉这名伪军却又怕前面的伪军再问,那自己想无声无息摸过去的计划可就失败了!

    他正寻思着呢,倒是大许子体会出了他难处。

    大许子用沙哑的声音骂道“妈了巴子的,不是有炮吗?那炸两炮不就得了!”

    大许子那声音听着非常的愤懑,而且竟然还有点失真。

    那真仿佛是受了伤身上很痛嘴里倒吸着凉气才说出的话来一般。

    一时之间那名伪军也是难辨真伪,还真就在黑暗之中把手伸过来摸到大许子的左胳膊架到了自己的脖子。

    大许子却是故意“哎哟”了一声便把身体往下坠。

    那名伪军不知是计还使劲往直起架呢嘴里还说道“你谁呀,咋这么沉?”

    而这时雷鸣觉得前面的伪军已经走得差不多远便动手了。

    他循声左手就捂住了那名伪军的口鼻,而右手的匕首就已是扎了那名伪军的胸膛!

    前面往前走没停脚步的伪军感觉不到雷鸣动手,大许子又能如何能够不知?

    他那本是架在那伪军脖子上的胳膊用力一收便已紧紧夹住了那名伪军的脖子!

    默契真的很重要,这名伪军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终是无声无息的死去了。

    当大许子缓缓的放下这名伪军时,前面的伪军这回终于是没有发现什么已是渐渐走远了。

    “跟紧我,咱们两个看能不能把鬼子的迫击炮炸了!”雷鸣对大许子耳语道。

    。

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抗联薪火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哲并收藏抗联薪火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