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都说那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又有说法叫可见苍天饶过谁?

    还有说法叫人的命天注定,更有说法叫不是不报时候不到。

    五千年的华夏历史,先人留下来的格言俗语那其中都是有着丰富的内涵的。

    如果哪位大家随便解释一下可能都因此出门专著。

    可是不管怎么说,正在街头命令杀人的邹玉龙并不知道自己寿数已尽。

    五百多米外,雷鸣手中的狙击镜头已经套中了他。

    就在街两边的百姓看杀人看的胆颤心惊之际,雷鸣的枪响了。

    而子弹的初速无疑是快过声音在空气中的传播速度的。

    在那一刻,一发子弹直接就射进了邹玉龙的胸口。

    这狙击步枪是本就是65口径的三八式步枪上面加了一个狙击镜。

    子弹在飞行了五百来米后在邹玉龙的胸口处钻了进去,然后在他的后心处开了一个核桃大小的洞又钻了出去。

    于是邹玉龙倒地。

    雷鸣枪法依旧是那么准,可是,雷鸣的射击理念却也是在变化的。

    这回他并没有射击目标的脑袋,而是改为了胸部。

    这样的好处在于人的躯干的弹着面可是比头大了许多。

    虽然说三八大盖子弹细穿透力强,但随着射击距离的变大子弹动能的减小,当子弹飞行到一定距离后一样会打出进口小出口大的效果来。

    从这个角度讲,别管是击目标左胸或者右胸,那射击目标都一样会死亡的。

    左胸那里有心脏被子弹打出个洞来那人注定是会死的。

    可是,就是打在右胸,那肺子多出来一个核桃般大小的孔洞来,以时下的医疗条件也绝没有人能活得成!

    那街头的老百姓那些日伪军刚刚还看着有着“玉面虎”外号的邹玉龙凶神恶煞一般的在那里指挥杀人。

    可是,眨眼间,杀人者就被人杀了!

    他们所有人都愕然的看着邹玉龙扑通一声仰面倒在了地上,看到有血水从他的胸口处汩汩流出。

    而这时,日伪军士兵再也顾不得维持现场的秩序,齐刷刷的趴在地上将枪口指向了南方。

    可是这时他们却又都是一愣。

    普通人绝没有可能在五百来米远的地方看清远处炮楼上有人在炮楼垛口处只露出一个脑袋来。

    那里明明是大日本皇军的炮楼嘛,一时之间日伪军士兵脸上都现茫然!

    而这时,街道两边被从家里撵出来观看杀人的百姓便乱了。

    他们眼见站在街中心的邹玉龙被打死,也知道往街中心跑那可能中枪,却是全都扭头就往两侧的胡同口巷道里面钻。

    原本那里是有日伪军在维持秩序的,可是现在他们却都已经卧倒了,突然涌动起来开始逃命的人流便又他们产生了冲击。

    于是,有刚趴在地上的日伪军士兵未及反应便被逃命的人流给踩踏在脚下。

    有日军士兵如何肯让自己被中国的老百姓踩踏致死,于是他便扣动了扳击。

    又有无辜者中枪,于是现场更加混乱了起来。

    竟然又死人了,这个时候哪里最安全?当然是家,当然是自己的猫窝狗窝!

    人群的盲动性在这时体现无疑,到底是有几名被日伪军士兵被老百姓们踏了个半死从那两边的胡同口中跑掉了。

    而就在这一片混乱的人声与枪声之中,被雷鸣所选中的第二个狙击目标,那名日军军官也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他的手边是跌落的望远镜!

    雷鸣当然知道,只要自己第一枪响过,想随便打死几名日伪军并不难,可是想打那个军官就难了。

    所幸的是,那个军官有特征的。

    军官遇到枪声要指挥战斗,要判断子弹射来的具体位置,那自然是要动用胸前的望远镜的。

    所以雷鸣在击毙了邹玉龙后,他接着一挪步枪就盯死了那名日军军官的位置。

    在那一刻由于日军卧倒百姓奔跑,雷鸣的狙击镜头里暂时失去了那名日军军官的影像。

    可是,当百姓闪开时,雷鸣便用狙击镜头捕捉到了那个趴在地上正用望远镜和自己对望的家伙。

    于是,第二声枪响,雷鸣终还是将那名日军军官击毙了。

    而此时,街中心的日伪军可是他们却依旧没有还击一枪!

    他们看不清那趴在垛口处的雷鸣,他们虽然觉得那子弹就是从炮楼上打来的,可是万一自己判断错了呢?

    这事需要有军官做主才好射击啊!

    可是,偏偏刚刚在街头上主事的那两名日伪军的最高长官却是都被打死了!

    而这时最先反应过来的却是就在雷鸣他们右翼二百米左右炮楼上的那几个日军哨兵。

    雷鸣他们所在的那二层炮楼那可就是那个三层炮楼的“邻居”啊!

    邻居有枪声响起,那日军哨兵怎么可能不知道?

    只是就在那炮楼上的那几名日军把枪口向雷鸣这头指过来的时候,周让的那些小弟就开枪了!

    都到这节骨眼儿了,他们又怎么可能让日军先开枪。

    于是,就在那几名日军哨兵转过身大声吆喝着向他们这头举枪时,汤小饼他们的枪就响了起来。

    也只是一瞬间,那在炮楼上面的几名日军哨兵便被打倒了。

    至此,日伪军才搞明白,他们的这个炮楼竟然易主了!他们这个炮楼神不知鬼不觉的竟然被抗日分子给鹊占鸠巢了!

    于是远处的日伪军开始向雷鸣他们所占据的这个炮楼开始了射击,邻居炮楼从睡梦中惊醒的日军也向这里打来了密集的子弹。

    远处日伪军的射击对炮楼形成不了什么威胁,雷鸣可没打算和他们对射。

    而那个邻居炮楼上的日军随即就被周让这一伙人的火力给压制住了。

    为什么?因为周让他们有心算无心,他们的火力点多啊!

    对面炮楼上面的哨兵已经被周让他们先打掉了,而那炮楼冲着雷鸣他们这面一共也只有四个射击孔罢了。

    周让他们却是趴在自己所处的这个炮楼上面打呢,他们六七个人盯着那几个射击孔还能展开兵力,你说哪个占优?

    对面射击孔里日军火力很快就被打哑了,而这时周让依旧趴在垛口后观察着。

    果然,不一会儿,对面就有日军士兵冲上了炮楼最上层垛口的后面了。

    下面射击孔的火力被压制,日军马上也分析出来了原因,他们的人自然就奔上面来了。

    可是,周让在等什么呢?

    周让她可一直没有开枪,她可是一直就等着日军往那垛口处跑呢。

    于是她缩回身,就把那楼板上垛口后早就调好了射距的掷弹筒扶了起来。

    丁保盛在旁边一颗榴弹从筒口塞了进去,“嗵”的一声里,那颗榴弹就飞了出去。

    这回,有着那垛墙挡着,周让可就看不到射击效果如何了。

    不过给他当观察哨的丁保盛就喊“近了,再往后挪个十米八米的!”

    于是,周让再次调整射击角度,第二颗榴弹就又射了出去。

    这回却是极准的,正中对面炮楼的顶端。

    “轰”的爆炸声里,对面炮楼刚响起没有多一会儿的一挺日军歪把子就哑了。

    “快点,把这几颗炸子都打了!”周让嚷道。

    就在周让开心的把榴弹射向对面炮楼之际,雷鸣却已站在了那炮楼第二层的一个房间里了。

    他正看着那些被关在这个房间旮旯里双手提着裤子的那些伪军。

    “不想死你们就老实在这里呆着,门口给你们挂手榴弹了!”雷鸣冷冷的说道。

    然后他给看着这些伪军的柳根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出去就把门关上了。

    “让周让让他们下来,该撤退了!”雷鸣说道。

    也就不到一分钟,雷鸣他们所在的那个炮楼上的枪声便停了,已是冲下炮楼他们又骑着那些缴获的战马向东南方向跑去。

    他们之所以要往东南方向跑,那是要借着这个炮楼的遮挡避开那个大炮楼上残存的日军火力。

    镇子里的日伪军已经越冲越近了,而此时那名守炮楼的伪军班长依旧提着裤子蹲在旮旯里若有所思。

    “那门外到底挂没挂手榴弹啊!这不出去,一会儿日本人来了咱们可就得挨嘴巴子了!”一名伪军士兵说道。

    可是,他说了也白说,和挨嘴巴子比起来,那自然是自己的小命重要。

    他们谁也没有看到雷鸣身上插着手榴弹,可是谁又敢保证那门外没有挂榴弹?

    伪军们一个个大眼瞪上小眼,那眼神的意思却只有一个,那就是“那咋整?”

    “从射击孔跳下去,二楼又不高,反正摔不死!”那名伪班长说道。

    。

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抗联薪火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哲并收藏抗联薪火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