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在时下的黑龙江,嫩江城那里还算是人烟比较稠密的。

    只因为那里最早在清朝的时候就设了驿站,随后人口便越来越多了。

    可是雷鸣赶着那架马车被日军裹胁着向东北越走越远了,在走了两三个小时后,便已经进入了真正的山区。

    而且这片山树木奇多,那郁郁葱的樟子松给人以遮天蔽日的感觉。

    有时雷鸣会在马车上故作不经意的扭头瞅上一眼跟着马车在走的勾小欠。

    勾小欠虽然也装作老实走路的样子,可是雷鸣却知道这家伙却是已经把日军的对话听了个明明白白。

    只是,就是勾小欠抬起头来也无法对雷鸣有所表示,在日军面前他们两个人可不敢有任何异动弄出来。

    直到又走了一个多小时,有日军军官下令他的手下集体解手的时候,勾小欠才有机会和雷鸣凑到了一起。

    可是勾小欠也只来得及说了两个字然后便有日军跟着就过来了。

    于是,雷鸣和勾小欠也只能无语的站在那里嘘嘘。

    不一会儿,雷鸣和勾小欠也只能随着日军再次上路。

    而这时雷鸣便开始琢磨勾小欠所告诉他那唯一的两个字,那两个字是“砂金”。

    这里应当是有金矿的吧,雷鸣便想,这些日军应当是去某个金矿。

    要是日军去打劫抢砂金那就免了,日军占领东三省都已经好几年了,该抢的砂金肯定已经抢过了。

    那么这支日军的目的地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去某个金矿驻守或者换防。

    看情况最好是能先逃出去,然后,自己再带队回来把金矿抢了。

    雷鸣可不认为自己和勾小欠两个人就能把日军的一个金矿抢了。

    如果是小金矿那日军的人数可能少些,那要是大金矿日军可绝对少不了,两个人搞不定这件事情。

    最好那金矿能更远点,天黑之前到不了,那自己可就有机会跑了。

    至于金矿,雷鸣可是不打算进去的。

    雷鸣的家却是比这里还往北呢,他是听说过金矿的。

    沙里淘金那绝对是一个苦力活,不用问,日军肯定又抓了成百上千的苦力淘金。

    如果自己和勾小欠要是进了那金矿的话,不用问,所谓卸磨杀驴!

    他们两个还能指望日本鬼子把他们再仁慈的放回来吗?

    只是,事与愿违,日军所去的这个金矿并没有雷鸣所想象的那么远。

    当太阳西下,有金色的阳光从树隙中斜照到这支行进的日军的时候,那金矿竟然到了!

    一条河,河床上无数哈腰端筛冲沙的苦力,几长排破不堪的板皮房,几趟土坯房。

    完了,又被抓苦力了,就在雷鸣把马车赶进那被铁丝网拦着的营区的时候想他这么想着。

    果然,不一会儿,便有一名日军军官带着几名士兵过来向他和勾小欠比划了起来。

    日军的意思很明显,那是让他们把马从马车上解下来。

    勾小欠也只是象征性的说了句“太君我们要回家!”,那名日军军官就“刷”的一声把东洋刀抽了了出来。

    这还和人家有啥可说的,,不,人和畜牲又有何可谈的呢。

    在日军指挥刀的锋芒下,勾小欠麻溜转身就去卸那套在那匹驽马上的夹板了,而雷鸣则是去解那马肚子上的套子。

    他们可不敢让日军动手,那车板下面可是藏着他们两个还有周让何玉英两个人的八支盒子炮呢!

    日军军官和他手下的士兵看着雷鸣和勾小欠的“狼狈”样便便哈哈大笑起来。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名日军军官正是先前在路上不允许自己的士兵调戏民间妇女的那位!

    雷鸣何尝不明白,那日军军官也只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制止了手下士兵的兽行,这要是当初那个小媳妇被掳到这个金矿上,那就得被这些日本鬼子摧残至死!

    雷鸣和勾小欠卸完了那匹马按照日军的要求把那匹驽马系在了一根木桩上。

    果然,这时那名日军军官就又把手中的东洋刀举了起来,然后用那刀尖向着苦力区一指。

    那意思无疑就是你们两个已经把我们大日本皇军送到地方了,你们可以去做牛做马了!

    在这一刻雷鸣和勾小欠都紧张了起来。

    让他们当苦力他们自然能逃出去,矿区是封闭的可那河去没有,以他们两个的水性完全可以游过去。

    可是自己的那些枪可是在马车底下呢,可千万别让日军给发现了!

    只是,随即便有日军士兵持枪逼了上来,他们两个迫于形势又怎能不走?

    勾小欠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和他并排走在一起的雷鸣。

    这时候可就需要雷鸣拿主意了,他们两个要是现在打倒日军去那马车下取枪不知道能不能冲出去。

    可是,雷鸣的脸上并无任何表情。

    于是,勾小欠明白,雷鸣并不想动手。

    看来,那也只好天黑以后想法过来把那枪取出来了,好在目前没有看到这个矿区有日军的那让人讨厌至极的大狼狗。

    当然,取枪的前提是天黑前日军不能发现他们的枪。

    可是,就在他和雷鸣刚走出没几步的时候,他们就听到身后的那匹马“希溜溜”的叫了一声。

    他们两个忙回头之际,却见,他们的那匹马的马脖子上却已是血流如注了!

    只因为那名日军军官正双手握着那把东洋刀上面还蹭着血呢!

    而这时雷鸣和勾小欠才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中国人有俗语讲卸磨杀驴,而日本人也正是如此啊!

    他们用完了马车就把马杀了!

    那以后再出去再没马怎么办?那自然是再去中国老百姓手里抢好了!

    这时雷鸣和勾小欠眼见着那名日军军官却是跳了起来,再次把手中的东洋刀从底下反兜了起来。

    他为什么跳起来?那自然是因为日本人个子太矮想砍马脖子他们就得跳起来,否则手中有那把刀却也够不着!

    伴随着那名日军军官这声“呀”的大叫了,这一刀却是斩在了那匹马的马脖子的下面。

    要说日军的军刀的质量那是真好,可是那军刀质量再好你去跟那马的颈骨较劲终究还是差了一些。

    所以这回这名日军军官却是在下面又砍了一刀。

    这一刀下去那匹马再也坚持不住了终究是“扑通”一声倒了下去,那沉重的身体倒在了土地上便震颤起一片灰尘。

    而这时勾小欠却已是大叫了起来,他和雷鸣却是同时奔那匹马去了!

    。

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抗联薪火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哲并收藏抗联薪火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