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终究有十余名日军骑兵纵马冲进了那片苞米地。

    在这些日军骑兵看来,自己这纵马一奔,手中马刀斩落,那还不象斩苞米株一样斩却那四名支那人的脑袋!

    只是,他们却错了。

    他们也纵马奔跑了,他们手中的马刀也斩落了,只是在这一冲之中撞断了苞米株无算,斩落了苞米株若干,可是那四名支那人却已是不见踪影!

    日军骑兵们习惯了以骑兵的速高、高度、马刀的锋利来碾压步兵,可是他们却忽略了这片“满洲”国的苞米!

    因为苞米长的太高了也长得太茂密了。

    日军现在所骑的东洋马的高度是在一米六左右(指马肩高,不算马头)。

    日军士兵是坐在马背上的,那一米六加上他们上半身的七八十公分,他们眼睛的高度也就两米三四左右。

    可是此时正值盛夏的东北的苞米又有多高呢?

    答案是两米左右。

    如果日军骑兵不骑着马而是在那垄沟中步行的话,以他们的身高还是能顺着那笔直的垄沟看得远一些的,比如二米三十米。

    可问题是他们现在正骑着马。

    于是,尴尬的局面出现了。

    日军骑兵在马上也只是看到了眼皮子底下那一株株苞米棵子上的穗子和那层层叠叠的宽大的叶子!

    而上述情况还是日军骑兵顺着苞米地那垄沟的纵向去看,如果横向看的话,即使他们不骑马,他们目力所及也只能看个三米五米的。

    他会发现放眼之处与在马上所见并无不同,到处都是那青青的苞米叶子!

    一名日军军官拢住缰绳回头望去,但见他们这十几匹战马已是把这片苞米地冲出来了十余道“鸿沟”。

    那鸿沟自然是他们座下的战马撞倒了相连的两三垄苞米制造出来的,那苞米株被撞倒了无数,可是他们要追杀的人却了无踪影!

    “八嘎!列阵!杀回去!”那名日军军官高喊。

    他知道那四名支那人跑不远,肯就在这片苞米地边缘地带藏着。

    想来在他们纵马奔腾的时候,那四名支那人听着马蹄声已是闪开了。

    地方一共就辣么大,肯定对方就躲在己方战马旁边的那几道未曾被战马撞翻的垄沟里,可他们的战马偏偏就没有撞到!

    因为他们的战马是以近似于纵列的态势冲过来的,箭锋虽利,所射出来的沟沟却终究有限!

    这回,杀回去专挑那些没有倒的苞米株冲撞践踏,纵是己方的马刀砍不到他们也会让他们丧命于己方的铁蹄之下!

    于是,都已经兜转了马头的日军骑兵们便又纵马杀回。

    应当说,这名日军军官的判断是没错的。

    只是,他忽略了一点,他忽略了那四个逃亡的人中有两个人是背着袋子的。

    背着袋子也就罢了,偏偏那每个袋子中都装着手雷!

    此时雷三儿他们几个真的就藏在了那些没有被日军战马踏到的苞米地里,甚至那个老邹头正在呲牙咧嘴。

    只因为他在听着日军战马冲近的时候躲得慢了一些,有日军的马蹄贴边踏在了他的一只脚上。

    那只脚在剧痛,他在想一定有脚趾头被日军的铁蹄踏断了!

    可是现在他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只因为他左右手里正各攥着一颗日军的手雷。

    手雷哪里来的?

    那是和他在一起的齐韬给的。

    “齐二虎子、齐二虎子!”“爹、爹”

    旁边也就二十多米外传来了雷三儿和邹方华的低唤声。

    当雷三儿和邹方华的低唤声响起的时候,这四个人分成的两伙人才发现原来彼此离的是如此之近!

    北方盛夏的苞米地长的真是太茂盛了。

    南有青纱帐,北有苞米地,这个真不是假话啊!

    “听着动静把第一颗手雷甩出去,扔高点别撞到苞米上!

    然后把第二颗手雷往边先前扔的地方的边上甩!”齐韬压低声音说道。

    雷三儿没有想明白,他刚想问为什么,却来不及了。

    因为这个时候他们就听到那苞米地里头又有动静了,那是日军纵马又冲过来了!

    地形的作是相互的。

    骑着马的日军在高点固然看不到藏在苞米株下的雷三儿他们,可是,他们抬起头来也同样是“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齐韬也不知道刚刚自己是否把自己所要表达的意思表达清楚了,他也不清楚雷三儿和他那未过门的媳妇是否搞懂了自己的意图。

    只是日本人的骑兵显然并不打算给他解释这么安排的机会,那就来吧!“预备!”,齐韬低喝道。

    于是,就在日军已是冲过来战马将那苞米地时撞出一阵哗啦啦叶响之际,齐韬喊了声“扔”,四颗手雷便从那一片碧绿的苞米叶子中飞了出来!

    而此时正在马上观察着哪苞米株是否在晃动来判断雷三儿几人位置的日军骑兵便感觉到了死神的降临,他们或者勒马或者拨马。

    “轰轰轰”手雷爆炸开来,登时苞米地的上面飞起了被炸碎了的大大小小的叶片,随即便是有日军战马受伤发出的的悲鸣。

    可是这只是雷三儿他们投掷手雷能炸到当面的日军骑兵。

    旁边不在手雷爆炸范围之内的日军骑兵这回通过那飞出来的手雷终于确定了他们所要追杀的对象的位置。

    于是,他们一抖缰绳,日军的战马就又奔腾了起来。

    可是,紧接着便又有手雷从那青叶层叠的苞米地中飞了出来。

    这回手雷却是分散的了,那自然是听到哪里有动静就向哪里砸。

    固然有日军骑兵未及躲闪有战马或者士兵被弹片炸伤的,却也有纵马就冲了上去的。

    甚至,有一名日军士兵还挥舞着马刀真的就砍中一了颗原本应当能砸中他面门的手雷!

    那手雷被崩飞出去,那名日军士兵纵马已是冲了出去。

    他已经认准了那颗手雷飞出的方位,这回自己应当可以用马刀砍下那讨厌的支那人的脑袋了。

    而与此同时,正蹲在一起的雷三儿和邹方华就看到在他们两个眼前的垄沟与那苞米叶子的空隙之中有那粗大的马小腿和那马蹄踏落!

    雷三儿条件反射一般地将手中已是砸了引信的手雷顺着那垄沟就甩了出去。

    只是他情急下那手雷扔的就些偏,在十多米外便撞到了一株苞米的茎杆上,于是苞米的茎杆固然一颤,而那手雷也掉落在了那潮湿的垄沟里。

    完了!

    雷三儿暗叹一声,他一伸手就搂住了身边的邹方华一闭眼睛把她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要死那也得自己先死,自己这还是头一回抱自己媳妇呢,可没有想到却是最后一回。

    我特么还不知道咋生孩子呢!

    雷三儿悲戚的想。

    松软的土地已经颤动了起来,就在瞬间日军的那匹战马便冲过来了。

    那日军士兵用手中的马刀在斩断了一株苞米的的时候,他还真的就在前下方的空隙中看到了正趴在地上的雷三儿和邹方华。

    他甚至还看到了邹方华由于扑倒在地时所露出来的一截雪白的小腿。

    这几个人中竟然还有花姑娘吗?可惜了!

    一个念头从那日军士兵的脑海中闪落。

    可是这时就听“轰”的一声,他座下的战马突然悲鸣了一声,然后一个马失前蹄就跄在了地上。

    猝不及防的日军士兵便被从马背上射了出去!

    他这一下摔的真是利落!他也竟然直接撞断了几株苞米就把脑袋杵在了正趴着的雷三儿的面前!

    苞米地里的土是松软的,那名日军士兵并没有被摔咋样。

    而同样感觉自己好象没事的雷三儿抬起头时也恰适那名日军士兵晃着脑袋抬起头来。

    于是在这一瞬间四目竟然在咫尺之间相对了!

    此时的雷三儿还没有发现,他这颗手雷其实是歪打正着了。

    日军的战马是前冲的,手雷爆炸那是要延时的。

    由于那战马跑的快,手雷爆炸时那日军的战马就已经冲过去了,还多亏那颗手雷砸在了那株苞米上。

    不过,现在的雷三儿一见自己还活着,他可就来精神头了。

    他一拳挥出就打在了这名日军士兵的“泥花脸”上。

    这名日军士兵鼻孔穿血“哇”的大叫了一声,可是这疼痛却也让他清醒了。

    于是,他也挥臂向前,两个人随即就骨碌扭打在了一起。

    只是,这场打斗来的突然,结束的却也极快,也就十秒钟后那名日军士兵就惨叫了一声回手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后脑勺。

    他呆呆的转头,然后他看到一个长相漂亮的中国大姑娘手中正拿着一个黑不溜鳅圆了咕咚的香瓜手雷。

    那手雷上竟然还沾着血,那血是他后脑勺的!

    日军士兵这一下已经被敲蒙了。

    他还在赞叹社个中国的花姑娘下手够快的时候,邹方华左手的手雷又到了,这回却是直接就砸在了他的眼睛上!

    眼睛被诗人说成是心灵的窗口,可是在外科医生或者屠夫看来那就是一汪水。

    就在邹方华这第二下硬砸之下,这名日军士兵的这汪水找到了个口子,终于泄了出去。

    。

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抗联薪火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哲并收藏抗联薪火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