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在那木楞子房子里,雷鸣很看了一眼就坐在自己面前的武更、石琼花还有大许子。

    然后,他又扭头看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的杨宇平。

    可那杨宇平就跟没有看到他的目光一般,却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就是不吭声!

    呃——雷鸣感觉自己的头着实有些大了。

    在最早他见到杨宇平时,那回正是杨宇平和周宝国这两支抗日队伍的司令会面。

    那时,他真的没有想到那个穿着破皮大衣长得跟有长脖子老等一般大长腿的杨大个子竟然是反日联军的司令。

    (注长脖子老等,是指鹤类)

    可是,雷鸣就是知道杨宇平是司令之后,在他的印象里杨宇平那也是豁达的开朗的没有一丝一毫大官架子、打起仗来身先士卒的人。

    可是,现在他对杨宇平的印象变了。

    如果原来在雷鸣的眼里杨宇平是一个憨厚的大个子的话,那现在就是一个狡猾的大个子了!

    他现在才知道为什么那个东三省第一大厉害会斗不过杨宇平这个山林之王!

    那原因真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固然邵本良狡猾,可杨宇平那更是狡猾大大的啊!

    雷鸣之所以有上面这些感慨,那是因为杨宇平竟然将大许子、石琼花还有武更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如何确定的活交给了自己!

    哎呀,我雷鸣算什么?

    我能管得了人家三个人处对象这种三角关系吗?

    你杨司令是打算让我葫芦僧乱断葫芦案呢还是乔太守乱点鸳鸯谱呢?

    这真的就是雷鸣刚接到杨宇平这个艰巨任务时的真实想法,而且他也把自己的意思说了。

    可是杨宇平却说,这事还是你断吧,我就旁听!

    雷鸣说,杨司令这为啥呀?

    杨宇平嘿嘿一笑说道,有两条理由。

    一,你现在可是武更和大许子的直接领导,那你不管谁管?

    二,这第二条才是最关键的。

    你小雷子现在都有媳妇了,那你有经验啊!

    你别看我杨宇平现在都快三十了,可是我没成家我也没有处过对象啊!这些事我木有经验啊!

    雷鸣被杨宇平给说没词了,他便一指那个后勤主任道,那你为啥不让滕主任来管呢。

    杨宇平说,快拉倒吧,他自己都是妻管炎,他压不住场子,这事还是你来吧!

    那个后勤主任就在那里“嘿嘿嘿,嘿嘿嘿”的附和。

    于是,“断案”这项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就落到了雷鸣的头上。

    好吧,好吧,一向对自己在别人面前还是很注意形象的雷鸣很没风度的用手掌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子。

    “好吧,开始,外面那么多人听信呢!”雷鸣终于说道。

    “现在说第一个问题,石琼花你确认谁替你杀死了仇人你就嫁给她?”雷鸣把第一个问题抛给了石琼花。

    石琼花没抬头,但是却点头了。

    “武更,你确认你打死了胡文禄?”雷鸣又问武更。

    “那次战斗中我打死了一个穿雨衣的伪军,而当时伪军里就那么一个穿雨衣的,那那个人不是胡文禄又能是谁?”武更回答。

    “好象有道理哦。”没等雷鸣说话呢,后勤主任说话了。

    那伪军里有几个穿雨衣的雷鸣也不知道,因为当时他也不在那里。

    于是,雷鸣看向了大许子。

    大许子却是低着头也不吭声。

    雷鸣觉得,看来真的是象自家周让让说的那样,大许子对娶石琼花好象不上心哪,那石琼花怎么就相中大许子了呢?

    雷鸣正在这琢磨着呢,石琼花却抬起头来突然说道“我不同意武队长的说法。”

    “嗯?”所有人都看向了石琼花。

    看样子石琼花是摆明了的不打算嫁给武更了。

    那如果她要真打算嫁给武更的话,武更一提亲她就该同意了。

    反正那个胡文禄也死了,也没有第二个人说是自己把胡文禄打死的,那她自然可以顺水推舟就把自己嫁给武更的。

    “伪军当中并不是只有一个穿雨衣的。”石琼花这句话让所有人心里就是一动。

    “当时武队长带队撤退,我跑得慢就落后了,大许子就回来找我。

    那时候雨就停了,伪军就追上来了。

    然后,我们两个怕伪军追上队伍,我们就向伪军开枪了。

    当时伪军里有穿雨衣的军官有四五个呢,都被我们两个用盒子炮打倒了!”石琼花说道。

    石琼花说的很平静,显见她没有撒谎。

    而听她这么一说,雷鸣和杨宇平可就同时皱眉了。

    他们两个现在有点搞明白石琼花的心理了。

    武更只看到了一个穿雨衣的伪军,可是大许子和石琼花那时实际上已经处于给小队殿后的位置上了。

    人家先用盒子炮打死四五个穿雨衣的,那么,你武更推断说自己打死了唯一个穿雨衣的就是那个胡文禄,这个没道理的。

    另外,雷鸣和杨宇平皱眉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石琼花是个女兵,你武更怎么能不管石琼花?你应当是派人带着她一起走的,而不是大许子又回来找。

    在战斗中,一名女兵被扔在了最后面,那么这个女兵的命运可真的就不好说!

    反日联军的士兵一旦被日伪军给俘虏了,男兵不肯投降可能也就一死了之。

    可是女兵却不行,因为女兵之所以是女兵的前提是,她是一个女人!

    日伪军绝不可能让年轻的女兵那么容易就死的!

    因为女兵是女人,她是要遭遇兽行的!她是要受活罪的!

    如此,说来,难怪石琼花不肯嫁给武更了!

    杨宇平看向了武更,武更的脸红了。

    “大许子,石琼花说的有错没有?当时你们两个是不是真的打死了几个穿雨衣的伪军?”雷鸣转头又问大许子。

    “嗯。”大许子又点头了。

    “大许子,你平时可挺能白唬的,可这事我怎么没有听你提起来过?”雷鸣有些奇怪的又问。

    “那就是打鬼子打二鬼子,那有啥说的。”大许子叨咕了一句。

    “大许子你把脑袋给我抬起来!”雷鸣忽然提高了嗓门说了句。

    “啊?”大许子下意识的抬头。

    雷鸣瞅了瞅大许子那副囊囊不踹(chuǎi)儿的表情,他觉得自己忽然明白为啥大许子不肯吭声了。

    只怕大许子心里也清楚那个胡文禄是他打死的吧,可是他不想娶石琼花那自然就不吭声了。

    要不,平时大许子跟他雷鸣在一起时那张嘴也是“叭儿叭儿”的不闲着的!

    注囊囊不踹(chuǎi)儿,大致相当于“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一副受气包的样子

    “武更,你杀那个穿雨衣伪军的时候还有谁看到了?”雷鸣又问。

    “三喜子,别人也有吧,我打完枪就没有注意。”武更回答道。

    现在武更的脸已经红了,那是因为杨宇平一直在盯着他瞅呢。

    “我出去问一下啊。”雷鸣想了想说道。

    雷鸣其实是很想把武更的那几个证人叫进来的。

    可是就那些队员当着武更的面要是万一说出点别的来,那武更的那小心眼子——

    雷鸣必须有所顾虑啊。

    雷鸣并不是顾虑自己如何,他身经百战的,他只是不愿意在武更这头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来。

    可是,既然杨宇平已经把任务交给自己了,那自己就得管到底。

    到底是谁杀了胡文禄,这事还真得搞清楚!

    雷鸣出去了,于是,这个木楞子房子里便是一阵令人难堪的沉默。

    杨宇平已经表现出对武更的不满了。

    石琼花若有所思,大许子还是闷头不吭声。

    那个后勤主任那也是人精,都不说话他也不说。

    唯有周让的两个眼珠子在那转啊转啊的!

    五分钟后,雷鸣就回来了。

    他回来之后是这样说的“伪军穿雨衣的确实不只一个,所以谁打死了那个胡文禄现在也无法确定。

    既然无法确定,石琼花所说的那句谁给她报了仇她就嫁给谁的话就无效。

    武更你可以出去了。”

    。

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抗联薪火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哲并收藏抗联薪火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