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哎,你咋不打了呢?”大许子问石琼花道。

    这功夫他开枪又打倒了两名伪军。

    而这时伪军们便已经都藏到了树后面了。

    那白亮亮的水中再也看不到伪军直立在水中所露出来的人头,倒是有十来具伪军的尸体躺在那水中若隐若现。

    “我没子弹了!”石琼花委屈的回答。

    她一开始用的是大许子借他的盒子炮,已经打清仓了。

    大许子借他枪时情况紧急,也没有给他再拿子弹。

    然后,她就用自己的步枪又打了几枪,再然后,她自己的子弹也打没了。

    反日联军的子弹那用的都是极节俭的。

    那也只有象雷鸣小队这样的精锐才有着似乎永远也打不完的子弹,那女兵连那又能给发多少子弹?

    “再给你十发!”大许子很大方的从自己腰里摸出来两个桥夹来。

    石琼花刚把子弹压完,大许子便说道“不打了,快跑,二鬼子开始迂回了!”

    此时的地形于大许子和石琼花来讲那是极为有利的。

    他们在山上有很多天然的山石树木可以利用,而伪军想从树林里冲上来,有一段距离那是没有什么就土坡的。

    但是,大许子却怕伪军迂回包抄。

    于是,大许子带着石琼花扭身就往山下跑。

    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在下雨的天气里那是尤其如此。

    草地湿滑,两个人几了骨碌的摔了若干个跟头这才跑到了山脚下,然后借着树林的掩护就往北面跑。

    他们也只是才进树林,迂回的伪军就到了。

    两个人怕被伪军发现了,就又在那有着水洼的树林里爬,又爬出去了三十多米,就又站起来跑。

    当他们跑出树林时后面的枪声便响了起来了,那是已经冲到山顶上的伪军居高临下发现了他们两个的踪迹就又把子弹打了过来。

    一个男兵一个女兵便在田野、水洼、树林、山石之中跌跌撞撞的奔跑,而伪军们却是依旧在后面追个不停。

    经过几个小时的追逐后,没有了军官的指挥,伪军们又被打死子五六个,到底是失去了两个人的踪迹。

    当天快黑的时候,大许子和石琼花已是出现在了一座山上的石洞里。

    那个石洞也没有多深,也只能算是山体的一处内凹处罢了。

    不管怎么说,四壁有了石头遮挡,两个人不用再挨浇了,因为雨又下起来了,虽然不大却极是细密,用东北话讲那叫“小雨慢拉(lá)”

    点火取暖那是不可能的,两个人的衣服自然已经湿透了,石琼花感觉到了冷。

    “内(那)个谁,你今天打死了几个二鬼子?”大许子背对着石琼花问道。

    大许子是男人,自然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他已经把上衣脱下来了,正往下拧水呢。

    可是大许子问过了话,却没有听到石琼花回话。

    “哎,你咋不说话了呢?”大许子又问。

    “打死了四五个吧,我还真是头一回打死了这么多敌人呢。”石琼花这才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关于自己打死了好几个敌人的事,石琼花一开始还是很兴奋的。

    可是,现在她的兴奋劲已经过了,却是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那就是,不知道打死的那几个伪军军官中是不是有胡文禄。

    如果胡文禄真的被大许子给打死了,那自己是嫁还不是不嫁呢。

    当然了,也说不定胡文禄是自己打死的呢。

    可如果胡文禄真的死了,那是自己打的还是大许子打的,那谁又能说得清?

    那就是现在就算把后面上百的伪军都俘虏了问口供,那也搞不清胡文禄是谁打死的吧!

    要是用这样的理由自己就不嫁给大许子,那算不算玩赖呢?这就是石琼花的心理活动。

    “你也把衣服上的水拧拧吧,天黑了,我也看不到。”这时大许子又说话了,他很老实的没有回头。

    大许子这么一说,石琼花还真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于是,她也把上衣脱了开始拧水,至于大许子原来按雷鸣命令给她的那块油布却是被她系在腰间了。

    再能遮雨的油布也架不住她在水里面“游”啊,所以她身上的衣服早就湿透了。

    “大许子,你说那个胡文禄不会是被你打死了吧!”石琼花故作轻松的问。

    之所以故作轻松,那其实她就是在探大许子的口风呢,换成军事术语那就是火力侦察。

    只是,显然大许子对她的火力侦察实在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准备,因为大许子是“啊?”了一声。

    大许子今天很开心!

    按他自己的想法,自己今天打死了十多个敌人,这就是英雄,然后自己还护着石琼花,这也是英雄,所以自己就是双倍的英雄!

    不过,大许子就是大许子,就在石琼花在想大许子会怎么回答或许在想怎么把自己娶到手的时候,大许子的回答却是很快的出现了。

    “你放心,就是那个胡文禄是我打死的那我也不娶你!”大许子这么说。

    “啊?为啥?”石琼花的惊讶脱口而出。

    石琼花倒是没有觉得大许子是看不起自己的,她是好奇啊!

    石琼花当然知道自己长得漂亮,在人前的时候她那也是很高傲的。

    可是,也只有她自己内心里知道,自己特别不喜欢自己的长相。

    要问为啥?

    那要不是自己长得漂亮,那胡文禄能相中自己吗?

    要是胡文禄不想逼着自己给他当小老婆,自己也就不用投反日联军了。

    自己不投反日联军,那自己一家老少也就不用死了。

    另外,按女兵连那些大姐们的话讲,石琼花真没觉得做女人有多好。

    一个人月总有那么几天,那是要多遭罪那就有多遭罪!

    就比如现在,那男人在水里泡着没事。

    可是这女人恰赶上那么几天在水里泡着,你想遭罪不遭罪?

    然后女人还得找个老爷们嫁了,还得让人家怼!

    被怼完了那就还得生孩子,生完孩子还得奶孩子。

    可是男人偏偏就喜欢女人那两坨肉,可是只有女人知道,那天热打仗的时候,那下面全是汗啊!

    不过,那些大姐们也说了,咱们家琼花长得这么俊(zun),那可一定要嫁个英雄好汉!

    “我知道有很多人喜欢你,我才不跟他们争呢!

    比如武更啥的,别看他嘴上不说,哼!假清高!

    我就是癞蛤蟆我就娶哈赤马子,我可攀不上你这白天鹅!

    我要娶一个胸大腰粗屁股圆能干活能生小子的,等打跑了小日本,我可以领着一帮小蛋子种地!”天真无牙的大许子这样说道。

    对,是天真无牙,而不是天真无邪!

    如果哪个男人听了大许子这翻奇谈怪论那要是不把他满口的牙打飞了那可真就奇了怪了!

    “呃——”黑暗之中似乎有一个女声发出了一声不知如何回答的五味杂陈的感慨。

    当然了,也可能是被大许子的话给噎着了。

    然后,石琼花不吭声了,此时的她怎么想那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夜色愈发的浓了,山洞之中已是伸手不见五指了。

    而这时这山洞之中就传出来了“格登登”“格登登”的声音。

    大许子如何能听不明白这是什么声音?这是石琼花由于太冷那上牙直打下牙的动静啊。

    唉,这狗日的小日本鬼子,还有那些二鬼子,真是造孽啊!

    “大许子,你能给我捂捂手吗?”黑夜里有一个女声打着寒颤说。

    。

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抗联薪火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哲并收藏抗联薪火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