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山分五色,秋水渐凉,转眼间已是快过去两个月了。

    那山野树林里的黄叶都快落的差不多了,而那寒冷的冬天就又要到来了。

    安德列觉得自己教的这些学员们有日语俄语水平都在很快提高着。

    是啊,人家又不学写字,人家就是每天用日语和俄语跟他聊天。

    他已经发现了这些这些人的学习方法了,他们就是个死记得硬背。

    比如说,日语你好的中国发音是”哭内妻挖”,那他们那些人就硬背这个“哭内妻挖”。

    比如说,俄语我好的中国发音是“的辣丝维皆”,那他们这些人就硬背这个“的辣丝维皆”。

    人不会写字就能学会语言吗?

    那是当然滴了,否则那些大字不识一个甚至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文盲岂不都得变成哑巴?

    而这还是安德列在这个从来不让出一步的地窨子里知道的。

    可是实际上,在雷鸣的要求下,雷鸣小队的队员们在平时吃饭睡觉的时候都改说日语了!

    现在雷鸣小队里的人在听勾小欠或者安德列用日语说话的时候已经能听懂大部份了。

    所谓“入乡随俗”,制造出一个语言环境来那是学习外语的不二之选。

    雷鸣小队的人那已经能熟练的说出几百句日语的日常用语了,这真的与聪明或者笨没有多大的关系,也只是熟能生巧罢了。

    那小孩子从刚开始学话时谁又教过语法?那不也一样都学会了吗?

    又是一天来临,天刚刚亮的时候,安德列却已经吃过饭了。

    整个雷鸣小队那就是一部运转起来的机器,安德列就象那缠在齿轮上的的皮带,人家那齿轮都开始转了,你不跟着转行吗?

    果然,不一会儿,安德列就看到那个小六子出现在了自己的这个栅栏门外。

    小六子是那个第一次给自己拿马扎的那个年轻人的称呼。

    这一个多月来,这个小六子总是按时按点在出现在自己这里和自己说上两个小时,然后,晚上也有两个小时是单独和他在一起的。

    在这总共四个小时的时间里,其他人却一个却都不见了,安德列便想其他人应当是在搞军事训练。

    因为他看到那些人再找自己来用日语或者俄语聊天的时候那一个个满脸通红,一看就是经过剧烈运动才回来。

    在和这个小六子单独在一起的时间里,两个人绝大多数时都是在用日语或者俄语交谈着。

    人都是情感动物,他和小六子已经很熟稔了。

    甚至有一回,他还对小六子说,你是那个张大帅家的张小六子吗?

    当然他这话是在开玩笑,他安德列总在中俄边界混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张小六子,也就是俗称的少帅。

    安德列这么说其实多少是想试探一下这伙扣住自己的这伙人的来历的。

    可是那个小六子虽然在学习日语俄语的过程中从来不提这方面的事,但是,毫无疑问,那个小六子是聪明人。

    于是,那个小六子就笑着对他说,如果我告诉你我们的来历,那你能说说你自己的事吗?

    咱们来个君子协定,不想说的可以不说但不可以撒谎。

    安德列便说好。

    于是,那个小六子便回答了他的那个问题。

    那个小六子说,如果我是张小六子,我不敢肯定一定比他做的好,但我不会让自己的部队放弃东三省成为了什么满洲国。

    当然了,那个小六子回答的这个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最后告诉他,他们是中国领导的抗日游击队。

    至此,安德列终于释然,可是释然却又带上了些他不想再问的困惑。

    虽然在这之前他没有和东三省抗日游击队打过交道,但是,他自然是听说过抗日游击队的。

    可是,以他的眼光看这些人,东三省抗日游击队的会拥有这么好的素质吗?

    他见过形形色色的部队。

    苏联红军,苏联白军,张少帅的东北军、护路军,日军,中国的胡子,俄罗斯的土匪。

    可是他还真就没有见过象这个小六子这支部队这样纪律严明的。

    没有人跟他说闲话,来了就跟他用日语俄语聊天,那架势就好象自己是被花钱雇来的钟点工一般,如果少说一会儿他们就会赔多少钱似的!

    而当那个小六子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后,安德列便也大致说了下自己的身世。

    他在十三岁之前应当算是中国人,只是他家后来也是遭了匪,为了避仇他就躲进了俄国的境内。

    他在俄罗的境内自会有他的际遇,最后他便混到了沙皇俄国的军队里,并且还当了个小头目,一直混到沙俄被苏维埃推翻,再一直到他被雷鸣小队误打误撞的抓到了这里。

    而当他讲过了这些极简单的话后,那个小六子就关心的问他遭了土匪后家里还有什么人没有。

    他先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他记得全家男人也就自己跑了出来,有一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妹妹,也不知道被那伙土匪杀了还是掳走了。

    那个小六子便也跟着他在一起摇头叹息。

    “安德列先生好!”那个小六子照例很有礼貌的跟他打招呼道。

    安德列却也只能点头致意。

    并不是说安德列不懂礼貌,而是因为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人家的问好。

    人家说“安德列先生好”,那么自己说“小六子好吗”。

    他又不是没有当过中国人,他自然明白这个“小六子”顶天也就是个乳名,叫“小六子好”实在是太不庄重了。

    他也曾经问过小六子,为啥你每次来了之后他要对我这样客气。

    小六子的回答是,我原来上过两年私塾,见到先生从来都是酱婶儿的。

    到了此时,两个人这就算打完招呼了,然后便中日俄三国语言夹杂着闲聊了起来。

    两个人这一聊就又是两个小时。

    可是就在这两个小时好,其他人并没有出现,那个小六子却是依旧在认真的跟他聊天。

    “他们今天为什么没有来?”安德列终究好奇的问道。

    “哦,今天是最后一天,我就没有让他们来。”那个小六子回答道。

    而小六子的这句就让安德列心中不由得一动,截止到今天通过小六子的这句话他才确认了,原来这个小六子真是这支队伍的头儿。

    那个小六子仿佛看出了安德列的困惑,便笑道“安德列先生,今天是我们向你学习的最后一天,我首先要对你的不吝赐教表示感谢!”

    安德列又能说什么。

    这伙子人对自己不错,也就在一开始问口供时吓唬了他一下,到了后来除了限制了他的人身自由外却是没有打过他一下骂过他一句。

    “安德列先生虽然你是白军的,我是红军的,可是你知道咱们之间可没有什么仇怨。”那个小六子又说出来了一句大实话。

    是的,别看他们是一个白军一个红军,可是他们真的并无仇怨。

    因为,安德列是苏联白军,而小六子他们最早是叫中国红军的,按照东北话讲叫双方“不搭gà”,也就是并无交集的意思,那哪里又来的仇怨。

    “明天咱们就出发去满洲里,在这个过程中还得委屈你一下,等有合适的机会我们会还你人身自由的。”小六子再次说道。

    安德列再次无语,虽然在小六子跟自己学外语的过程中是愉快的,可是谁知道以后会怎样?所以小六子这句放了自己只能圈起来待考。

    “另外,先生不是说你的老家是海拉尔的吗,如果你想回家看看,咱们正好路过。”小六子又说道。

    回家?安德列依旧是不置可否,家对他来讲已经很陌生了。

    于他讲回不回那都是无所谓的,十多年过去了就是回到自己曾经的那个家也肯定是物是而人非。

    “好了,我还是接着向您讨教俄语吧!”小六子再次说道。

    于是,两个人就再次聊了起来。

    而此时就在雷鸣小队的密营外围,雷鸣小队的男队员们正只穿着大裤衩子正在那一个大水泡子里嬉闹着。

    对,是每个人只穿了个大裤衩子就在这已经快要进入到冰点的季节中在那大水泡子中嬉闹着。

    雷鸣为什么每天有四个小时时间会和安德列单独在一起,那是因为他可以不让队员进行军事训练,但是体能训练那却是绝不能放松的。

    雷鸣小队的打法要求他们战斗力要强,而且必须要扛冻,要能跑!

    所以,这近两个月的时间里,雷鸣小队的队员们都是要进行冷水浴和负重越野跑的。

    就是周让、小妮子、何玉英也不能例外,只不过她们三个却是在单独训练罢了。

    。

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抗联薪火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哲并收藏抗联薪火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