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黄本本喊的是啥?”趴在一棵树后的王成庆喊问道。

    “都是水,雷鸣!”离着黄本本更近一些的李斌喊道。

    也只是这简简单单的两个词,王成庆就已经了然黄本本临死之前喊的是什么意思了。

    “都是水”那自然是说山口外面全是水,就算是冲出山口也未必能逃得掉。

    而对地“雷鸣”那两个字,王成庆当然也是了解的。

    那绝不可能说黄本本是临死之前看到了雷鸣,而是说,他认为指挥队伍还得是雷鸣,武更不行!

    王成庆其实在内心是不同意武更的出山方案的,但是他当时并没有说出来。

    作为一名反日联军的老兵,他是知道武更比自己的资格更老的。

    武更这个人在队伍里一向比较霸道,他也知道武更的性子,武更做出来的决定轻易不会改。

    武更今年二十三岁了,可是据说日本鬼子没来之前,他十七岁的时候就已经跟着杨宇平在关内干革命了。

    杨宇平对他很信任,他还曾经孤身一人救过杨宇平的命。

    他们这支小队和日伪军作战中一直都是那种在刀尖上跳舞的感觉,可是在雷鸣的指挥下终究一直是有惊无险。

    但是很明显,在这支队伍里,雷鸣也受到了武更的霸道的影响。

    所以雷鸣打仗也总是事必躬亲身先士卒,而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让武更无话可说。

    平时雷鸣很少根他们说教什么,仅有的几次讨论会上,武更又训说话不中听的大许子。

    而雷鸣则只是说了一句话,那句话叫作“专注于战斗”。

    事后王成庆还听三喜子不满的叨咕了一句,说雷鸣的话是“正确的废话”。

    可是现在看来,这句话并不是废话。

    如果一开始能把侦察搞得更细一些,甚至学习雷鸣一向声东西西的做法。

    他们派人在别地方打一枪然后再从这里冲出,那战斗结果都会不同。

    而现在他们终究还是大意了啊,可是现在说这些却已经没有用了。

    他们两个此时已是被日伪军密集的火力压制在了树林之中,并且,伪军的身影已经在前方出现了。

    “交叉掩护撤啊!”收拢了心思的王成庆喊道。

    “我受伤了,不行了!”而这时李斌却喊道。

    黄本本那头已经没有动静了,显然是牺牲了,而李斌也受伤了,他也撤不回去了。

    在枪战打起来的刹那,对面的日伪军把子弹打得就跟这几天下雨的雨点似的。

    偏偏李斌藏身的那棵树比较细,却是有三八大盖的子弹直接射穿了那树干打进了他的右胸。

    “动不了吗?”王成庆喊了一句,然后却是将双手的盒子炮同时向前方正挪动着的伪军的身影扣动了扳击。

    两把枪两个长点射打翻了两名正哈腰前行的伪军,其余伪军吓得就又藏了起来。

    “能动也不行,你掩护,我躲到那块石头后面去,换个死法!”李斌又喊。

    王成庆瞥了一眼李斌身后树林中那块有半人多高的大石头无奈的喊道“好!”

    然后,他将双枪递出冲着前面不停的扣动着扳机,也只是半秒钟就清空了弹仓。

    而借着他这短暂的火力压制,李斌终于爬到了那块石头的后面。

    而这时以王成庆的角度再看李斌右胸处果然已是一片血迹了。

    “来年别忘了给我烧纸!”李斌忽然对王成庆说出一句话来。

    对,是说,而不是喊,李斌已经喊不出来了。

    因为王成庆看到李斌的嘴角也已经溢出血来。

    但是,王成庆知道李斌说的就是那个意思,因为平时他们也说过这样的话。

    “艹!”王成庆对自己的同伴爆了一句粗口。

    毫无疑问,李斌听到了王成庆这句口头语。

    可是,他却忽然笑了,他开始背靠着那块石头往盒子炮里压子弹了。

    其实,战斗到现在那是连五分钟还没有到呢,可是他们两个内心都明白。

    李斌固然一死,而王成庆就一定能跑得掉吗?

    “走啦!您内!”李斌忽然又喊了一声,而他在这一声喊出来的同时,他就喷出一口血来。

    可是,他不管,他从石头后探出盒子炮冲着又冲过来的伪军又扣动了扳机。

    王成庆爬了起来向后跑去,可是他的眼中看到的却不再是那苍翠欲滴的树木,而是李斌嘴里喷出来的那口殷红的血!

    王成庆在树林里拼命的跑着,有敌人的子弹追着他就在树林里飞行。

    有树叶枝条在头上砸落,有子弹打击了树干,还有子弹穿透了树干。

    可是为了活命,王成庆只能跑!

    这就象这回闹山洪。

    如果只是平常下雨院子里进水了那自己会用铁锹戳几锹土来个水来土掩。

    可是,如果来的是洪水呢,别说用土挡水了,就是自家的那破茅草房也不能要了啊!

    而就在王成庆奔跑出去没有多远的时候,他就听到身后传来了手雷的爆炸声。

    在这一刻,虽然他依旧在亡命飞奔,可是他知道,李斌完了!

    李斌已经开始用手雷了,那就意味着伪军已经冲上来了。

    而这时在那个高岗上,武更他们依然在与日伪军对射着,他们也有两人中枪牺牲了。

    “那有个穿雨衣的!”三喜子忽然喊道。

    三喜子所说的那是指那片几十米见方的空地上,伪军们已经冲过来了,有一个伪军竟然还穿了件黑色的雨衣。

    一片黄色的蝗虫之中突然冒出一只绿色的蝈蝈来,显得是那么的咋眼!

    “叭勾”而这时就听一声枪响,那名穿着黑色雨衣的伪军中枪就倒了下去,手中的一支步枪也被撒手扔到了树荫里不见了。

    “队长你打死了个大官哎!”三喜子惊叹的喊道。

    只是他这一声喊却没有人理会他,因为别人都在忙着射击呢。

    而这时有一名队员嘴角却是不由自主的一撇,他心道,你特么看着个穿雨衣的就是大官,你见过伪军用步枪的大官吗?

    纵是此时战斗正紧,他却也被三喜子的表现给恶心着了!

    “王成庆过来了!”这时有队员突然喊道。

    所有人下意识的向前面的树林里看去,恰恰看到王成庆正躲在一棵树后向伪军前方射击着。

    “全是水!全是水!快撤!”王成庆高喊着,只是他并不回头,他左手扶着树右手盒子炮向追过来的伪军不停的射击着。

    之所以他用左手扶着树,因为他也负伤了,左手枪已是打丢了!

    “他喊的是啥?”有队员在枪声中没有听清。

    可是,向导丁虎子的脸色却变了。

    “他说都是水!”丁虎子有些木讷的重复了一句,可是他的脑袋里却是嗡嗡作响都在重复这句话。

    这片山与大山之间那就是一片大草甸子啊,咋就都是水了捏?闹山洪会有这么大的水吗?!

    可是这功夫,他们所有人就见王成庆突然弃枪就倒了下去,那脸跄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显然他中枪了。

    人,又牺牲了一个!

    “撤退!”武更喊道。

    而此时中枪倒在了树后的王成庆已是到了弥留之际。

    原来,人死的时候是这样的啊!

    王成庆觉得自己要轻飘飘的飞起来了,可是他那些日伪军大头鞋踩踏在有水的草地上发出的“噗嗤”声却是那么的清晰。

    我这就要死了吗?王成庆想。

    我还有一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呢!

    “打仗还得听雷鸣的,武更你特么的不行!”

    当王成庆正想拼着最后的力量把这句话喊出来的时候,一把锋锐的刺刀从后背刺入了他的心窝。

    日军,到了。

    。

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抗联薪火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哲并收藏抗联薪火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