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叮当”有挂在马脖子上的铜铃铛响起。

    嫩江城外来了一架马车,那马正是产自本地的驽马,那马后面拉的车是带篷的。

    赶车的车老板儿岁数并不大,两手抄着怀里抱了个赶车的大鞭子。

    他那模样就仿佛在秋高气爽里睡着了一般,可若是细看,他的眼睛却是在滴溜溜的转着的。

    那人却是雷鸣。

    而在那匹马的另一面却是坐着另外一位。

    要说他的长相倒也还周正,只是那两片嘴唇却有些薄,而那两个眼皮儿还是单的,身上还搭了个褡裢,

    那人却是勾小欠。

    “掌柜的,你说今晚咱们用不用在嫩江的客栈里睡上一宿啊?”勾小欠眼看前面那聚集成片的房子道。

    雷鸣“哦”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可是他却没有表态。

    勾小欠也只能失望的叹了一口气。

    他也明知道自己这个想法那是不切实际的,可是,他是真的想在这嫩江城里住上一宿。

    至于要问为什么嘛,那只是因为后面马车篷里坐着的两个人一个是周让另外一个却是何玉英。

    这回雷鸣是带着他们三个到嫩江城里来买粮来了。

    那要说买粮和非得在嫩江城里住上一宿有什么关系呢?

    只因为,这回他们来了四个人,而这四个人却是两对夫妻。

    雷鸣和周让那自然是真夫妻了,可何玉英却是扮作了勾小欠的媳妇!

    当雷鸣把这项任务给分配下来的时候,勾小欠却是差点都给雷鸣磕了个头!

    终于又有与自己玉英姐有可能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了。

    那假扮夫妻那也是夫妻嘛,至少自己可以和何玉英单独在一起了。

    雷鸣他们在密营之中休整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当然了,所谓的休整那也只是相对于打仗而言,至于雷鸣小队那训练可是一点都没有闲的,他们却是文的武的一起来了。

    文的,那是指晚上周让负责教不识字的队员学写字,并且全队所有人都跟着勾小欠学日语!

    雷鸣对大家的要求是,纵使大家学的不好,但最简单的常用的日语那也要能背一百句下来。

    雷鸣这样安排那自然是因为战斗需要,他们有时要扮成日军,那还是大家都学会的好,也不可能一有需要用日语的时候就总招呼勾小欠。

    武的,那是指雷鸣却是把这回重新整合的雷鸣小队又特训了一把。

    现在他们在密营里吃穿用都有了,那再不好好练练打鬼子的本事,那怎么能对的起雷鸣小队的这个称号?

    这一个月下来,雷鸣小队的精气神和杀敌的本事自然就又有所提高。

    那要说提高最多的有三个人。

    这三个人是谁呢?却是小不点儿、巴特尔和勾小欠。

    小不点儿和巴特尔那是作为新兵加入进来的,那他们的提高自然是最快的。

    这其中的道理也很简单。

    这就象一个班级里学习最差的学生,原来根本就不学习。

    可是他们一旦认真学习了,那把功夫用到了,说你想追班级里前十名追不上,但和后面的那些学习差些的学生持平总是可以的吧。

    而勾小欠进步快,那是了因为你别看他原来会打枪,可是他天性跳脱爱耍嘴皮子,所以就属于“样样通样样松”那伙的。

    这回他却是被雷鸣看死了就让他好好练杀敌本事。

    这世上的人哪干事时多少都是有倾向性的,有些人动嘴多一些,有些人动手多一些。

    有时也不大好区分优缺点,所谓人无完人嘛!

    可是,雷鸣说了,你现在是士兵,是要在战场上定生死的,你动嘴有啥用?

    然后雷鸣再无二话,天天就把勾小欠训练起来。

    用勾小欠的话讲,那叫作“天天就把我训练的跟头驴似的,我少转一圈那就拿鞭子使劲抽我啊!”

    可是所谓江山易改秉性难移,雷鸣也只是把勾小欠训了三天,他就驴打滚般的不肯练了。

    勾小欠不肯练兵这事本来周让是可以出手的,可是雷鸣却是知道,如果要是让周让出手那只能更麻烦。

    因为周让可是说了,勾小欠那就是一块滚刀肉,我的招数就是让其他小弟把他胖揍一顿。

    可是揍完了也未见得好使,因为勾小欠早让大伙给揍皮了!

    当然了,如果从军队的角度,雷鸣也可以用军纪严惩勾小欠,在军队里装犊子的人那注定会被打出翔来。

    可雷鸣并不想那样对付勾小欠。

    雷鸣小队一共就这么二十来个人,雷鸣可是不想就这二十来人个中自己再给打坏了一个。

    他一见跟勾小欠来硬的不行,他却又来软的了。

    第四天他当着其他队员的面就把勾小欠在上次上战斗中的表现大肆表扬了一翻。

    为什么雷鸣他们能用照明弹把日军勾到伏击圈里,那自然是勾小欠用日语大声喊的。

    然后,眼见着日军都快发现他了他才藏了起来。

    这就是大功一件啊!

    你别说雷鸣这一表扬倒也激起了勾小欠的自尊心,他却是又坚持练了三天。

    可是到了第四天勾小欠却又趴窝不干了。

    他对雷鸣说,你就别让我练了,我打鬼子要是本事不济被鬼子打死我认命还不行吗?

    另外哪支部队里那不都有文职人员吗?那你就拿我当文职人员行不?

    那要是再不行,那我就当炊事员,我天天给大伙做饭行不?反正我是坚决不练了!

    其实要说这事也不全怪勾小欠,雷鸣对队员们的训练那堪称魔鬼训练的,训练强度那是远超一般部队的。

    雷鸣一看勾小欠又不练了就又想招。

    他硬招也用了软招也用了,而勾小欠却已经是软硬不吃了。

    不过雷鸣还有招,那中国不还有一句叫作“威逼利诱”的成语呢吗?

    威逼不好使,那我就用“诱”字诀。

    于是,雷鸣当着勾小欠的面可就说了,等训练结束自己以后要带着何玉英出门,然后再把勾小欠的这个何玉英的原跟班给换了!

    当然了,以雷鸣的智商说那话时的样子那就象一搭没一搭的那么一说,就象在闲唠磕一样。

    可是,雷鸣这句话可真的就起作用了。

    那听了这句话的勾小欠就仿佛被打了鸡血一般!

    他当时就蹦起来了,都不用雷鸣下令他自己就主动训练了!

    用他的话讲,叫“全当我死了一回!”

    一切的原因中只因为,那勾小欠想何玉英都快想魔症了!

    用他私下里跟何玉英说过的话讲,那他都是的人了,那说啥也得跟何玉英好啊!

    可是,这里是军队,队伍就这么点人。

    偏偏就两个地窨子能睡人,男一间女一间,天天你在炕上放个屁别人能都闻到,雷鸣训练抓的又紧,他勾小欠就是想往何玉英身边凑却根本就没有机会!

    并且,何玉英好象也想明白了什么,对他也由原来的张嘴“小弟”如何如何变成了若即若离!

    雷鸣那若有若无的说了一句以后要带着何玉英出去,可就给他了一种暗示,那样的话他可就有机会与何玉英再单独在一起了!

    雷鸣本人都没有想到自己所用的这副药引子的药效是如此之强劲,那都快赶上主药了!

    终于在训练了一个多月后,雷鸣兑现了自己的诺言,却是带着何玉英周让捎带还有勾小欠到嫩江城里购置物资来了。

章节目录

抗联薪火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哲并收藏抗联薪火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