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小保子奋力在那山壁上向上攀爬着。

    小保子岁数小个头也小,并且从小淘气的他爬树上房那从来都不在话下,所以在他眼里就没有自己不敢爬的高儿。

    他最出彩的事情是有一回和小伙伴们比赛掏老鸹窝,谁赢了谁就把家里奶奶的那都快有胳膊长的铜烟袋偷出来让对方尝一口。

    时下东北人男人抽大烟的很常见,而那闯关东后的女人岁数再大一点叼个铜烟袋那也绝对是身份上的一种象征,不同时期不同的审美,就会造成很多奇葩的事情来。

    那老太太抽大烟袋那也是个绝活儿。

    你想啊,那一米长的铜袋锅你得先一手托着烟袋杆儿一手先用洋火点着吧。

    然后那抽烟的人哪有不卡痰的,而东北的老太太抽烟往外吐痰那也是一绝。

    时下的地面哪有后世硬化过的那种,咱就别说什么800800的地面砖了,那时候连水磨石水泥地面也没有啊!

    那要是一口大粘痰吐到那黑土的地面上再拿脚一抹那得多恶心!

    所以那老太太都是坐在炕头上把那口痰从窗户口“滋”出去的。

    这里的这个“滋”可不读i,而是读“i”,北方小孩玩的一种东西那就叫滋水枪的。

    为什么要把这口痰滋出去呢,只因为岁数大了的人那两个门牙都是有缝子的,所以那老太太就能把那口痰或者唾沫从牙缝中愣是滋出去直射窗外!

    这也是个技术活呢!

    好了,说远了,回头再说老鸹窝。

    老鸹窝从来都是很简陃的,它们又不会象燕子那样衔泥拌草,它们就是用那叼来的野草筑窝的。

    可是做工不美观并不妨碍它们把窝筑得很高,它们从来都是把窝筑在二三十米高的大杨树的上面的。

    杨树在东北很普遍,夏天里风吹过的时候,那树叶是哗啦啦的响个不停。

    为什么树叶哗啦啦响个不停,那自然是因为树大招风,因为招风所以那大杨树顶端的树杈就总是摇摇摆摆的,所以那老鸹窝从来也是晃啊晃的。

    可是,小保子就敢一直顺树干爬上去,最后就那样攀着也就和他手臂一样粗的树枝硬生生从那窝里掏出老鸹蛋来。

    和他比赛的那个同伴爬树那自然也是高手,都是山里“小混子”h怕h?

    两个人在不同的树上掏出了老鸹蛋又同时往下出溜,几乎是同一时间落地。

    按理说呢,这应当是不分胜负。

    可是他那个同伴再一摸兜时一脸苦相,因为他在下树时不小心把放在自己衣兜里的老鸹蛋给压碎了。

    小保子一掏,别人也乐了,因为小保子掏出来的也是粘的乎的一手,那真是蛋清是蛋清蛋黄是蛋黄啊!

    就在所有人吵吵重新比过的时候,小保子却骄傲的说:“谁鸡伯和你再比?!”

    他再次伸手入兜却是又掏出来一颗老鸹蛋来!

    原来,小保子竟然是摸了两个老鸹蛋,碎了一个却还留了一个,所以这场比赛小保子完胜!

    所以就攀高这件事来讲,小保子那从来都是艺高人胆大的。

    此时,再有五六米可就到顶了,小保子仿佛又看到了自己掏老鸹窝那一幕的重现。

    可这里偏偏又变得极陡起来,小保子也只能借助上面的力量再往上爬脚下却已使不上劲了。

    他一抬头就见头上已经没有那在泥土中扎根很深的灌木了,头上却是一蓬蒿子。

    小保子体重就算再轻,他也知道自己要是敢用手抓那蒿子全凭那蓬蒿子扎根泥土中的力量来承载自己的体重那自己绝对会演绎一把什么叫“撒手人寰”!他就会从这近二十米高的地方摔下去!到他的体重虽不至摔死却也休想再往上爬了!

    此时的小保子斜着扫了一眼之后便看到自己右上方有灌木丛,他试着伸手够了一下却恰恰就差了那么半尺之距。

    人的胳腿不是弹簧是不能变长的,就是那传说中的缩骨法也只是能把身体缩小而不是把身体变大,那谁要是真有那把身体变大的本事如同西游记里的孙悟空一般直接来个丈八金身的法天相地那还用和小鬼子这么打吗?

    可是,够不着搭手的那丛灌木却依旧难不住小保子。

    下面正抻脖仰望着他的二老蛮就见小保子果断伸手就抓住了他头上的那蓬蒿草,然后试着往下拽了一下。

    这无疑是小保子在试那蓬蒿草到底能禁住多大的劲力,然后就见小保子左手使劲往下一扯,脚力在那山壁上一蹬,人就往斜上方横悠了起来!

    那蒿子你看你拽它他不一定从山体上脱落,但是你要是把身体的重量全吊上去那自然是承受不住的。

    于是就在小保子身体悠起来的一瞬间,那蒿子便从山体上脱落开来,而这时小保子那将将够到那丛灌木的手已是直接就抓住了那灌木的茎杆儿!

    那蓬蒿草连同泥土一起掉落之际,小保子却已经用右手牢牢的抓住了那丛灌木身体还悠了那么一悠,便如人在高空荡秋千一般!

    在下面正仰脖往上望的二蛮子自然不敢往后退,他多退一步那就进入日军射界了!

    所以他也只能慌忙闭上眼睛,于是那上面滚落的泥土就落在了他着的的上身上。

    至于正拿枪监视着对面的周让小妮子更是一点防备没有,那土面子直接就灌了她们两个一脖子。

    周让和小妮子吓得抬头去看,就见小保子却是手抓着那灌木丛打着滴溜正冲着下面的他们吐舌头呢!

    “别淘气,快上去!”周让说道。

    从这里往上爬的办法是周让想出来的。

    当时周让眼自己侧后方的雷鸣他们依旧在与日军对射知道他们也腾不出人手来帮自己这几个人。

    当然,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周让不敢喊。

    对面这支日军胆敢孤军深入“敌后”怎么可能会少会说汉语的,自己这要是一吵吵要绳子,日军有了准备那就怕来进攻了,她这个招数那就不灵了!

    此时眼见小保子即将登顶成功,周让就更不敢大意了。

    “把自己的盒子炮的子弹全都压满了,一会儿八成还有恶战!”周让嘱咐道。

    以周让的脑袋瓜子其实当个指挥员那也是完全够用的,再怎么说那也是比现在已经牺牲了的严阁喜强吧!

    如果她是一个男人她再和雷鸣在一个小队里只怕难免会有那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可是她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外表女人味十足的女人,所以她才没这种想法呢。

    自己和雷鸣不犯向,现在说异性相吸那有点远,但最其码自己和雷鸣的交情那也是深得很呢。

    那是什么交情?

    那是可以放心躺在雷鸣大腿上睡觉的战友情!

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抗联薪火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哲并收藏抗联薪火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