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几位,小店今天人多,你们这位小姑娘不大好安排啊!”掌柜的为难的看着张忍冬雷鸣他们说道。

    “怎么不好安排法说说。”张忍冬问道。

    “所有的大炕都住满人了,还剩单独一个小炕能睡三个人,可这位小姑娘——你们有这位小姑娘的自家人吗?”掌柜言犹未尽别人却已是懂他的意思了。

    由于太冷东北的冬天是睡不了床的,所以所有的客栈都是大炕,男人一铺大炕,女人一铺大炕,那掌柜的意思无非是女间的大炕已经塞不下人了。

    还剩一铺能睡三个人的小炕那就意味着小妮子得和两个男人挤在一起睡,那掌柜搞不清张忍冬为首的七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可不能瞎安排。

    “就这么点事啊,行了,我,他,她,我们三个一起睡!”小北风一指雷鸣和小妮子大大咧咧的说道。

    小北风觉得自己说得理所当然,所以他那嗓门就是个高,惹得张忍冬和那三个手下都诧异的看向了已是变得无语的雷鸣和小妮子。

    这个,这个,好象有点复杂哦。

    可是那掌柜的不管,既然小北风这么说了别人也没提出异议来那他自然说道:“那小兄弟你们就跟我走吧!”

    现在是下午三点来钟,雷鸣他们坐着张忍冬的那架马车跑到了这个叫作侯家集的地方就要停车住宿了。

    东北的冬天黑得很早,东北的地域就广。

    如果是在那人口稠密的中国江南你就是走在所谓的旷野里也可以看到一幢幢的房舍,可是东北不行,尤其是农村地区你几十里地看不到一户人家那是很正常的。

    所谓的过了这个村真的就没这个店指的应当就是这里吧!

    由于雷鸣他们三个在县城里呆得时间过长,北风北带人已经往南走了。

    据张忍冬说想要到北风北所说的地点他们还得有两三天的路程,在东北的那满是积雪的道路上想走得快是不可能的,所以路上自然要找店吃饭住宿。

    雷鸣他们三个人很快就被领到了与有着大通铺的那个房子相邻的一个小屋里,那小屋倒是比雷鸣他们狩猎时的临时居所还要大那么一点点,三个人完全可以睡开。

    此时那个小屋里的土炉子已经点着了,炕烧得也是滚热,那掌柜的刚走小北风就爬上了炕四仰八叉的躺了上去嘴里说道:“妮儿,今晚挨着我睡呗!”

    小妮子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道:“可以,中间隔着黑子就行!”

    小北风看了已是跟着他们三个进了屋正在墙角趴着的大黑狗便冲它瞪了一眼,而大黑狗则冲他哼了声呲了下白森森的牙。

    小妮子和雷鸣两个人脸上都现出了笑意,小北风和大黑狗也建立起来了某种默契——一人一狗看着彼此都不顺眼互相掐架的默契。

    小妮子却是在炕一头的炕沿边上坐了下来,而雷鸣则是将自己的包袱扔到了炕上,里面装了副狼皮的护腿和护腰。

    其实装那个不是目的,那狼皮制品里所包裹着的却是他们三个人用盒子炮和子弹。

    雷鸣刚要上炕,可那个包袱却是被小北风老实不客气的拽过去当枕头了。

    三个人在一起早就习惯了,雷鸣也不理小北风就坐到了炕沿上。

    “小六子我发现你今天和往常不大一样呢!”小妮子问雷鸣。

    雷鸣看了眼小妮子流露出疑问的目光。

    “切,他有个屁不一样!”小北风却是把话接了过来,只是他刚说完这句话就听到屋外有隐隐的喊声,好象是张忍冬在招唤他。

    小北风那从来就是个闲不住的性格,一听外面有动静却是一骨碌就爬了起来下了炕出门去了。

    “你夹尾巴啊你!”小妮子气得骂了小北风一句,只因为小北风出屋的时候门没关严。

    东北不是南方,由于冬季天气过于寒冷,出屋随手关门既是人的保暖需要也已经变成了一种类似于教养的东西。

    所以有些南方人到了北方之后就会因地域文化产生冲突。

    因为南方的有些地区只要是家里有人那就必须要开门的以证明我家还有人呢小偷你别进来。

    所以有些南方人到了北方还按原来的生活习惯双方就会产生冲突,产生冲突的结果就是南方人习惯性的不关门北方人习惯性的立眼睛,直到双方达成了新的平衡,这就叫南北交融。

    小妮子下了地关严了门才又问雷鸣道:“你还没说呢,你今天咋和往常不一样?”

    雷鸣看了看小妮子那看着自己的亮灼灼的大眼睛问道:“哪不一样?”

    “你今天在马车上话多,比往常多了不少,为啥?”小妮子问。

    雷鸣避开了小妮子的目光,他却没想到今天自己的变化却已经被小妮子看到眼里了。

    过了一会儿雷鸣才说道:“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雷鸣所说的这句话并不深奥。

    “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属于中国人的老祖宗在《增广贤文》中留下来的一句话。

    那《增广贤文》里面都是中国人在社会生活中的一些经验之谈,还有诸如“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人深山有远亲”“不信但看筵中酒,杯杯先敬有钱人”之类的话。

    不得不说,中国人的老祖宗对人性有着极其深刻的洞察,一个人小的时候可能不懂,但在社会上打拼了n年之后,就会发现社会中自己所遇到的人与事老祖宗们早就说过了。

    雷鸣那两年书也不是白读的,却是背过这样的文章,否则你让小北风和小妮子说出这种半文半白的话来可能性那是不大的。

    “嗯?你指谁?”小妮子问道,她自然明白雷鸣是意有所指。

    雷鸣看了一眼门口好象怕有人进来似的才伸出了右手食指和中指比划出了一个“二”来。

    “张——?”小妮子又问。

    雷鸣不语算是默认了。

    “有啥问题吗?”小妮子问道。

    “不好说啊,反正防着点小心点总是没错的。”雷鸣答道。

    雷鸣现在也没法说张忍冬什么,但是他却感觉到如果真的有一天自己和张忍冬一起打日本人或者土匪的话,他会觉得不稳妥。

    他和小北风小妮子在一起就没有这样的感觉,因为他相信如果真有危险的话,他们三个人都可以成为背靠背为对方去死的兄弟,但那个张忍冬却是要划个问号的。

    人都是这样,在没事的时候都是好兄弟都看不出什么来,可真面临生死的时候那可就不好说了。

    他在路上也旁敲侧击的问过小北风,那张忍冬是怎样一个人。

    小北风说张忍冬枪法不错会来事,但多少有点固动。

    (注:固动,按东北方言取的谐音,意思是心眼多,坏)

    “你怎么看出来的?”小妮子问道。

    雷鸣这些事可以和小妮子说,因为小妮子想事比小北风周全得多,但是他却不可以跟小北风说,因为小北风是个直脾气心里不藏事。

    雷鸣刚要跟小妮子讲张忍冬把木半子“变”成了瓦片的事的时候,门却“咣”的一声被踹开了,带着外面寒风冲进到的小北风已是大声说道:“抄家伙,有事了!”

百度搜索 抗联薪火传 天涯 抗联薪火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抗联薪火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哲并收藏抗联薪火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