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湾流g650公务机

    “市场份额?嘿!你永远都不知道这世界上有多少隐形的香料巨头。我勉强能称第一的也就是在沉香领域,就这还被姓冯的那小子给打落神坛了你可能不知道,不仅是沉香,冯氏木业的麝香产量,也快成为世界第一了呢。

    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在乎顶级的沉香了吧?我要保住这个名头,因为在高峰论坛上获得这个名头,等商定未来两年中间价的时候,我会额外得到百分之十的投票权。”

    苏莱曼王以前勉强可以在沉香这个领域称之为“世界第一”,其他领域他差的远。

    今年趁着各大沉香主要产区减产,他要保住“世界香料之王”的名头,把未来两年沉香的中间价拉高。

    巴旺恍然大悟,今年苏莱曼产区的沉香获得了大丰收,并没有受灾。苏王这是要哄抬物价哦。

    “大哥,我明白了。等冯氏木业的沉香在一年后出产出来,那时候各大产区的产量也大都恢复了,他的数量再大也卖不出好价钱。问题是,中间价上下的幅度各有百分之二十,他到时候为了回笼资金突破底线倾销怎么办?”

    苏王打的主意是,他先高价抛出自己手上的货源。等冯天策的沉香上市,那时候各大产区恢复产能,价格必然下跌。等价格杀到底,冯氏木业即便是有大量的货源,也是会损失惨重的。

    “倾销?那时候大家手里都有充足的货源,我很乐意看到踩踏事件发生。巴颂,中间价对开年的产品销售意义最大。你可别忘了,论坛的会员除了各大产区的供应商,还有世界各地主要的经销商。这个价格,会帮助我们在新年来临之时,就赚得盆满钵们的。”

    高峰论坛结束的当天,供应商就会和销售商以及其他高级会员签订购销合同,中间价对于交易的价格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

    巴颂本来想说,有没有办法别让冯天策参加高峰论坛。但很明显,自己的大舅哥在这个大型组织里面根本做不到一手遮天。

    于是他话锋一转,问道“大哥,那你已经找好了顶级的藏品了吗?”

    苏莱曼王听到此话,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又想起了冯天策在豆蔻山脉屡次破坏了他了好事!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在柬埔寨没有得到的东西,他最后在越南得到了。当然,付出的代价也让他心疼了好几个月。

    冯天策暂时不知道高峰论坛的事儿,当然更不知道隔壁种植园巴颂的打算。他见最近一切都风平浪静,刚好金边的销售代表也打电话来通知,说是他定制的私人商务机已经到达金边机场。

    没错,这架湾流g650型商务机是他很早就订购的。当他那次和林晓静领完结婚证回来,他就做了这件事情。

    之所以一直没说,冯天策是打算给林晓静一个惊喜。因为这架私人飞机,是给自己和静静的结婚礼物。

    “嗯,看来比预想的要早呢。”

    私人飞机是需要定制的,但冯天策也没想到交货还提前了一点。不过这样也好,可以趁机带林晓静去金边转转,还能顺便逗她开心呢。

    一举两得。

    “静静,你把手里的事情暂时放放,和我去一趟金边吧。”

    冯天策喊来了林晓静,这会儿才是上午九点多钟,时间很充裕。

    “可是,我刚统计完数据,还没给你汇报呢。”

    林晓静眨眨眼,居然有点小俏皮。实际上所谓的工作也是为了打发时间,冯天策怕她累着,还专门为她聘请了一个会计和经济管理双硕士的女助理。

    冯天策看看表,就笑着重新坐下来,说道“好啊,反正也不急。你就说说呗”

    “咳咳,那我就说说。橡胶园那边每月出产橡胶干胶的产值大约在五百六十五万美元左右,预计今年完成产值在两千五百万美元。木材出口最近有加快的趋势,预计今年的销售额在一点二亿美元。另外,林场天然麝香的产量预计今年全年能达到一百六十公斤,按照目前每克三百美元计算,销售额大约四千八百万美元”

    林晓静很认真的念着,这些数据基本上都在冯天策的脑子里,不过天然麝香的产量似乎有点低。

    “齐总,你再给张有志那边增加两百个工人。现在正是收割麝香的好时节,人手够了产量还能翻几倍。”

    冯天策给齐修远打了电话,临时调配了一下人手。

    放下电话,他就让林晓静去准备,二十分钟后斯克杨驾驶着蜂鸟直升机就直奔金边。

    “天策,你神神秘秘的带我来机场干嘛?莫非你偷偷定了去哪里的机票?”

    在金棕榈大酒店楼顶的停机坪下了直升机,陈家明就派了一辆奔驰防弹车和一辆商务车送冯天策一行人去金边机场。

    这次出行,冯天策带着李虎,而林晓静带着温彩霞。方博就留在了庄园里,很郁闷的当起了留守人员。

    “嘿嘿,去了你就知道喽。”

    冯天策卖个关子,死活不肯说。林晓静问不出来,干脆也赌气不问了。

    两辆车在约好的地点,接上湾流公司的销售代表鲍威尔,直接开进了机场一角的大型机库。

    这个区域的停机坪和机库,都是专门给私人公务机使用的。

    “冯先生,这就是您定制的属于您个人的飞机,湾流g650型公务机。您看,它的线条无比优美,是不是像一位美丽的公主?走,我带诸位去参观一下这个小宝贝吧。”

    鲍威尔一边热情的给大家介绍,一边率先走向了那架熠熠生辉的飞机。

    “啊?天策!这是你买的私人飞机?你这坏家伙,为什么事先一点口风都不漏呀。”

    林晓静轻呼了一声,然后在冯天策耳边小声的说道。

    “嘿嘿,静静,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这架飞机,可是咱们的结婚礼物呢。等咱们举行婚礼那天,我就要用这架飞机把你从斜谷村接到豆蔻山脉来。”

    冯天策的回答,让林晓静既惊喜又感动。她不禁紧紧挎住男人的胳膊,跟着鲍威尔走上了旋梯。

    宽敞的机舱,豪华的内饰,尤其是宽大的舷窗更为增色。

    湾流g650公务机,基础报价将近六千万美元,这架飞机交到冯天策的手里,基本上也就到了七千万美元。

    这是一款世界上飞得最快、续航里程最长、最豪华的公务机。在以085马赫飞行时,湾流g650的航程可以达到12964公里。

    “天策,我好喜欢。谢谢你为我们挑选的结婚礼物。”

    林晓静忍不住亲了冯天策一下,李虎和温彩霞面无表情,把头扭到一边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而鲍威尔面带微笑的看着这一切,等二人分开他才说道“冯先生,您是我们尊贵的客户,您太太喜爱我们的产品就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我想问一下,您的飞机以后会把金边机场作为停靠地吗?后续我的团队会帮助你聘请机长和空乘当然,这需要您的授权。”

    冯天策当然不会反对,他想了想还是决定长期租用金边机场的机库,毕竟整个柬埔寨也就金边机场的条件最好。

    一行人参观完飞机,就走了下来。剩下的事情可以交给鲍威尔和钟律师,但要想体验一下这架飞机的飞行,还得等明天。

    下午,钟律师匆匆赶到金边,和一名机长一名副驾驶、两名空姐签订了合同。

    至于保养维护等,都由机场负责,当然这些都是收费的。

    晚上,冯天策和林晓静就入住了金棕榈大酒店的豪华套房。

    陈家明亲自设宴款待他和林晓静,并带上自己的夫人作陪,算是给足了冯天策面子。

    “陈董,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酒至半酣,冯天策口袋里的手机响个不停。他拿出来一看,却是齐修远打来的,便笑着说了声抱歉,走到窗边接起了电话。

    “冯董,今天收到了一封名为世界香料高峰论坛的邀请函,特别指明邀请你去参会。会议的时间是明年元月六号,还有个把月。但对方只给了四十八小时的回复时间,去与不去都希望我们能回个话。”

    齐修远下午快下班才接到了这份邀请函,吃过晚饭他就赶紧给冯天策打电话。

    “还限时回复啊?嘿嘿,有点牛气哦。不过,我也不知道这个高峰论坛是干嘛的,不会是骗子吧?上面有没有说需要交纳参会费什么的?这样,我打听一下,晚一点再给你回电。”

    冯天策开了句玩笑,然后挂了机。

    走回来坐下,他看向陈家明问了句“陈董,你听说过世界香料高峰论坛吗?我今儿刚收到一份这样的邀请函。”

    听到冯天策的问题,陈家明笑了“这个我还真知道。世界香料高峰论坛,可是国际香料巨头们的一次盛会,每两年举办一次。说白了,不是国际大卖家或者大买家,连参会的资格都没有。恭喜你啊,冯董,你可是又上了一个大台阶。来,干一杯。”

    陈家明解释了一番,又和冯天策碰了一杯酒。

    冯天策放下酒杯客气了几句,便在心里决定到时候去哪个高峰论坛看看。最起码开阔一下眼界也好嘛。

    酒宴过后,冯天策就带着林晓静回房歇息。

    夜里,冯天策看着脸上还残留一丝红晕的林晓静问道“静静,明儿你想去哪玩玩?”

    林晓静认真的想了半天,怯怯的说道“要不咱们回国内转一圈?”

    冯天策哈哈大笑,蹂躏了一下她的头发,才暗自思索了起来。“去哪儿呢?静静,要不咱们先去一趟泰国曼谷?等过了元旦,我要去法国巴黎参加一个高峰论坛,到时可以带你一起去。等会议结束,咱们就直接飞回国内,你看咋样?”

    “讨厌啦,不要总弄乱人家的头发。嗯,就听你的安排,明天咱们去泰国看看”

    林晓静虽说有点想家,但听到冯天策答应下个月和自己一起回国,就满口答应了下来。

    翌日。

    一大早,冯天策就让机长申请航线,鲍威尔带着钟律师帮忙办理了各种手续。

    中午时分,湾流公务机就从跑道上起飞,飞往了泰国曼谷机场。

    “冯先生,请喝茶。”

    “冯太太,请喝果汁。”

    在两名空姐细心地照料下,冯天策一行人开始了这一次的空中旅程。不管是对于冯天策和林晓静,还是钟律师和斯克杨,亦或是两位保镖李虎和温彩霞来说,乘坐私人飞机都还是第一次。

    湾流g650的速度很快,但却很平稳。

    冯天策和林晓静坐在机舱的中部,这是一个单独的空间。偌大的机舱内只有四张椅子和一张桌子,小牛皮的座椅可以放倒,完全可以躺着休息。

    机舱的前舱有几排座椅,但也比民航的座椅宽敞舒适。

    这架飞机可以乘坐十八名乘客,飞行体验要比民航好很多。

    一个多小时以后,飞机就降落在了曼谷国际机场。冯天策为了省事,他在四季酒店定了房间的同时,也定了一辆十二座的商务车。

    酒店方面还派出了一个当地的导游,全程陪同他们游览曼谷。

    “樊姐,今儿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吃过午饭,冯天策一行人就在游览曼谷的街景。路上,他接到了樊湘芸的电话。

    “天策,我接到了世界香料高峰论坛的邀请函,你肯定也接到了。那下月六号,你会去巴黎吗?”

    得知樊湘芸也接到了高峰论坛的邀请函,冯天策并不意外。如今樊湘芸的公司成了他在国内的最大销售商,代理销售沉香、麝香及其制品等。

    “嗯,我是接到了邀请函,到时候我会参会的。樊姐,要不然你和露露姐元旦到我这里玩几天,届时咱们一起去巴黎。”

    冯天策还记得方露露让他打造丛林度假木屋的事儿,只是山坳营地那边成了幽灵兰的保护地,再大兴土木明显不合适。

    干脆,到时候邀请她们去岛上住几天得了。到了元旦,海鸥岛和湖心岛都应该恢复正常了吧?

    不行的话,还有郑湘彤的小岛可以备选,所以他根本不怯。

章节目录

我的梦幻林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华山弃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华山弃徒.并收藏我的梦幻林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