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

    罗成打着哈欠推开卧室门走出,伸了个懒腰。

    “五哥早。”

    杜伏威站在远处嬉皮笑脸,还跟罗士信与辅公祏两个挤眉弄眼的。“怎么样,认赌服输吧,记得每人欠我一个高句丽女婢,得要年轻漂亮的,可不能随便给一个充数。”

    辅公祏一边无奈应下,一边对罗成道,“五哥你怎么就被温柔乡迷住了呢,没一点坚持,害我输了一个女婢。”

    罗成只是笑笑。

    这时屋门再次推开,崔七娘子款款走了出来。

    她的出现,一下子引起了杜伏威几人的目光,这崔七娘子款款走动,可步伐总有些不太自然,而她似还在故意掩饰,再加上那张年轻漂亮的脸很是憔悴,明显就是一夜没睡好的样子。

    “吁。”

    杜伏威他们一脸坏笑,“五哥厉害,不过也得注意下身子。”

    罗成回头看了眼崔七娘子,只是对他呵呵一笑。那崔七娘子神色有几分紧张,见罗成并没多说什么,倒也放松一口气。

    “大帅,崔太守求见。”

    王铁汉在外高声道。

    “嗯,让他进来吧。”

    崔君肃笑呵呵的进来,“齐国公昨夜睡的还好吧?”

    “挺不错的,多谢崔使君安排。”

    “还怕七娘不会服侍,害我担心一夜呢。”

    “崔使君且先在这里稍坐,我去洗漱更衣就来。”罗成说完,便拱手告辞。杜辅几人也笑着退出。

    院里就剩下崔君肃父女俩个。

    “看你刚才样子,昨晚那罗成收用你了?”崔问。

    “回父亲,不曾。”

    “嗯?”崔君肃不解。

    “其实昨夜齐国公进了房间后只跟女儿说了几句话,便让女儿在那边椅上枯坐了一夜,他倒是好,在床上呼呼大睡了一夜,天亮方醒。”

    这下崔君肃有些傻眼。

    “这个罗成,美人送入怀,居然还能呼呼大睡?也太不解风情了?可是据我听说,这又不像是他的风格啊,之前他在辽东之时,可是把阎毗的女儿弄上了床啊。”

    “女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崔七娘一脸委屈,想她可是清河崔氏郑州房长房所出,父亲是清河崔郑州房的族长了,好歹也是郡守之女,结果自降身份过来服侍罗成,却受这等冷遇,说出去都丢人。

    崔君肃也有些不明所以,罗成说拒绝女儿,可又让她留在房里,却又没收用,这是何意?

    过了会,罗成洗漱完换了身衣服回来。

    崔七娘便给两人煎茶。

    “我还是习惯喝泡的茶,我那有特别炒制的绿茶,你给我烧壶水直接冲泡一壶就好,这种煎茶我实喝不惯。”罗成笑着对崔七娘道。

    那边崔君肃也道,“那我也尝尝齐国公的这个冲泡绿茶。”

    一壶茶泡好,茶叶翻滚。

    崔试探的问,“齐公可是不喜我这女儿?”

    “哪里,崔七娘子美丽温柔,名门出身。”

    “那昨夜?”

    “崔公,我罗成不是那种喜欢随便的人,昨晚我事先也不知崔公之安排。本来说让七娘子回去,可七娘子又说的那么严重,说回去就要自尽,所以只好委屈在屋里坐了一晚。今天崔公既然问起,那我也把话说明白,不知崔公这安排究竟是何意?”

    崔君肃呵呵笑了几声,有些尴尬,本来很明显的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好,罗成非要让他说明来。

    “齐国公威名扬于辽东,崔某十分仰慕罗帅,正好小女七娘也还未婚配,所以贸然让她来服侍齐公,若是齐公不嫌弃她,那崔某愿意把七娘给齐国公做妾。”

    本来崔也不想把一件事情说的这么直白,可罗成非得问,也就只好说了。身为五姓七宗的清河崔郑州房的族长,崔君肃也还是有几分仕途之心的,只是虽说名门出身,可他从颖川太守再到这北海太守,兜兜转转了好些年,就是不得升,这次见罗成路过北海,也就放下了身段,来巴结下这个当红炸子鸡。

    毕竟罗成不是个普通的武将,而是如今皇帝的红人啊。

    若是拿个庶出女儿,换自己前进一步,崔还是舍得下这张老脸和身段的。

    “呵呵。”罗成轻笑。

    “崔公,喝茶。”罗成举起茶杯,崔君肃也一时弄不清罗成的想法了。

    “其实,我也挺喜欢交朋友的。”罗成又道。

    崔君肃脸色一下子变好了。

    “只是呢,我也不想把有些事情弄的太直白了,搞的好像做交易一样,你说是吧?”

    “当然当然,我们这哪是交易呢,实是小女仰慕你勇武英雄,我这个做爹的也不能拦着,否则,我清河崔郑州房的女儿,也不是随随便便会给人做妾的,就算是庶女,出去也是做正妻的。”

    “嗯,这话没错。”罗成一边悠闲的品茶一边点头。

    “我就是还想问清楚一下崔公,如果崔七娘子给我做妾,崔公有什么要求吗?比如彩礼啊比如其它的?”

    “我崔君肃又不是卖女儿,哪要什么陪门财之类的,齐公给一份娉礼,我定会双倍置办嫁妆。”

    “那其它方面?”

    崔君肃只好道,“其实我在地方任职也已经多年了,做了数任刺史和太守等职,刺史和太守就当了十五年,如今眼看都老了,这辈子也没什么其它的想法,就是希望能够入京。”

    太守入京,肯定是还想更进一步了。

    “不知道崔公入京后想到哪个衙门?”

    “若是能进吏部是最好了。”

    “崔公,我如今也只是河南抚慰、讨捕使,这事情只怕我想有心无力啊?”

    崔君肃立即道,“怎么会呢,只要齐公愿帮忙,定是可以的。你现在可是陛下面前红人,而且房杜李几家与你关系极好。”

    “我愿意试一试,但没法保证一定能帮上忙?如果崔君现在反悔还来的及。”

    “那就这样说定了。”崔君肃却已经道。

    崔七娘子从始至终,一直跪坐在边上为两个泡茶、弹琴,对于父亲把自己这般卖给了罗成,她表现的很平静。

    唯有罗成。

    在谈话最后,还是问了她。

    “崔七娘子,这事还得你表个态,你真愿意给我做妾吗?”

    “愿意!”崔七娘子点头。

    “那好吧。”罗成微微一笑,这桩交易算是达成了,章丘罗与郑州崔便算是正式结盟。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