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更送上!

    腊月初八,罗成封印锁衙,提前返乡过年。

    此时原左五军的两万余人马,也就剩下了与罗成同来自章丘的那几百人了。当初罗成率六百人离开章丘北上征辽,两年了,此时那六百人还剩下了三百余。

    两年时间,几乎打没了一半老兄弟。

    好在嗣业、存孝、赵贵、杜伏威、士信、辅公祏等这些铁兄弟因为担任职务较高,倒基本上一个没折。

    听说终于要返乡了,大家一个个兴奋万分。

    老四这段时间在东莱买了许许多多孩子的玩具,什么拔浪鼓啊小木偶,甚至还给没见面的儿子买了短剑、小马。

    连罗成也忙里抽闲的为父母小妹还有妻子他们买了不少的东西,给父亲买了些上好的药材,给母亲带了貂皮,给妻子带了金钗,给小妹买了珍珠项链。

    几百人浩浩荡荡的启程,每个章丘老兵的东西都好多。幸好他们分到的奴隶也多,每个奴隶都肩挑手提好多东西,另外每人的几匹马也都驮满了。

    虽然东莱离章丘老家还很远,可骚包的老四和杜伏威他们,却早早就换上了锦袍。锦袍是最好的锦和绸制成,上面还有刺绣。

    用杜伏威的话说,既然回家,那就得衣锦还乡,就得体面气派。

    才十六岁多点的杜伏威,如今跟士信一样,都升了五品的鹰扬郎将军职,虽然无爵,远不能跟罗成这个二十岁的齐国公比,可十六岁的五品鹰扬,那也是了不得了。他杜伏威的父亲以前不过是个普通的府兵,后来失踪还被当了逃兵,小时候杜伏威兄妹跟着母亲那是受尽了白眼吃尽了苦,如今当官了,当然得回去好好威风威风。

    唯有嗣业比较沉默,不知为何,从辽东返回后,嗣业经常沉默无语,虽然现在他都升上了从四品虎牙郎将之职,却好像并没有什么很高兴的样子,根本不像是老四,知道自己升虎牙之后,兴奋的都差点跳起来,当天晚上喝了个酩酊大醉。

    就连赵贵也都整天乐呵呵的。

    “老三就是想女人了,回去给他说个媳妇就没事了,别担忧,四哥我是过来人,清楚的很。”老四笑嘻嘻的对罗成道。

    “嗯,是要帮三哥说亲了,以三哥如今的官职和本事,怎么也得找个将门或士族名门千金才行。”

    一行人骑马走在返乡的路上,觉得脚步都格外的轻松。

    再不用担心四面皆敌,随时可能会有敌人杀出来,也不用担心粮草,不用想着安营扎寨。轻轻松松悠闲的走,每过一城,便早早的进城休息。

    虽然罗成想低调点先回乡过年,可他如今的身份,又怎么可能低调的了。

    他这一路过来,早就有沿途的官员们翘头等待了,有的官员甚至派了许多骑手跑到东莱一路跟着罗成他们,边走边汇报,每天汇报罗成的位置,生怕这位新任的上官悄悄路过了。

    毕竟,罗成不仅仅是战争英雄,皇帝新贵那么简单,这位还是拥有承制拜封特权,对河南地方文武官员拥有升迁贬降大权的。

    许多人只知道罗成年轻,能打,但对于这位新贵的脾气如何却不知道,不但礼多,就怕礼不到位而落得这位上司记怨。

    每到一城,都有地方官员准备好了休息的宅子,准备好了接风酒宴,来时接风走时相送,搞的罗成也有些不胜其烦。

    但是他虽然三番五次重申不要搞这套,奈何到了下一地,依然还是如此。

    连张须陀都劝说罗成,大家都是这般,你若是太例外,反倒弄的大家不知所措,还以为哪做错了,到时搞的惶恐不安,也不好。

    于是乎,最后罗成也只得罢了。

    吃吃饭也就应付应付,但让罗成最不高兴的还是每到一处,除了官员迎接相送,还有许多地方的士族豪强大贾们也都要赶来拍马屁奉承一番。最烦的则是好些家伙很不要脸,见罗成他们这些新贵都非常年轻,于是想办法就要联姻结亲。

    有些人还只是委婉的提出结亲,比如知道老三没娶妻,于是好多人就把自家适龄的女儿推出来,想许给老三。但有些人则手段比较直接一些,例如就有人会直接把家里的女儿偷偷送进他们下塌的房间里,想来个生米煮成熟饭。

    还有些更不要脸的,甚至直接把家里美貌的妾侍拿出来款待罗成他们,还有想要直接把妾送给罗成他们的。

    对这些人,罗成基本上都拒绝了,倒不是他不近女色,而是这些人也太直接了些,搞的权色交易一样的让人倒胃口。

    再说,罗成本身就还有点事在身,回头还不知道如何把阎娘子和李三娘的事跟单彬彬交待呢,这路上哪还敢再乱来。

    老四倒是挺喜欢这事的,不过有罗成在前,他也不好太过乱来,士族豪强家的千金不敢乱纳,但是有些人送来的侍妾什么的他也会偷偷享用,不过没敢带走。

    也有好些人想法子讨好张须陀,给他送侍妾美妓什么的,可惜张须陀是真不近女色。

    “我看你这些老兄弟,对你十分敬畏啊。”路上,张须陀笑着对罗成道。

    “人都有七情六欲,我也不能都拦着,只能管好自己,至于他们敬畏我,其实也不过是还有些积威在罢了。”

    “其实我听到一些消息,本来皇帝是要召你去涿郡临朔行宫的,还打算让你做左翊卫的亲府中郎将,甚至还会更加重用。但是,皇帝身边有好些人并不希望你到皇帝身边去,他们想尽办法在阻拦你。”

    张须陀似不经意的对罗成道,“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也不奇怪,我太另类了,所以不被他们接受,他们甚至认为我爬的过快,已经威胁到他们了,所以一起排挤我打压我。无所谓吧,毕竟我又不是他们八柱国家十二大将军家的,就算那些老牌的关陇贵族内部,不也一样整天互相倾轧吗?”

    “你这么年轻,却能看透这些,确实是成熟了。再告诉你一个消息吧,宇文述马上就要复出了,来护儿也会很快恢复官职爵位的,不过于仲文可能要当替罪羊,承担辽东战败的主要责任。”

    这却大大出乎罗成的意料了。

    “于仲文应当有功,为何最后宇文述来护儿都能无罪复出,可偏偏要定于仲文的罪?”

    “因为宇文述和来护儿都是皇帝的心腹,而于仲文不是,于仲文还是八柱国家之后,皇帝对这些门阀向来十分警惕,如今有机会借机打压于家,皇帝何乐不为?”

    罗成听了心里十分不是滋味,这次征辽,宇文述来护儿十分失职,于仲文应当是只有功没有什么过,可偏偏最后板子只落到于仲文头上。皇帝这般行为,确实让人心寒。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