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贝江口西岸两军正在交战。”

    “哪来的两军交战?”

    “是我大隋左五军在与高句丽交战,起码五万高句丽军正围攻万余左五军弟兄们,他们背水依海,筑土为墙,誓死战斗。”

    “左五军?左五军万余人怎么跑到这来了,九军不是都已经从平壤城下败北吗?”

    “此事千真万确,我们看到了大隋的红色战旗,看到了左五军大将襄阳侯罗成的将旗,看到了我大隋的袍泽弟兄们在流血拼杀。”

    “他娘的,那还等什么,吹角,召集全军,我们渡海登陆,杀他娘的高句丽去。”

    “可是将军,我们没船。”

    “没船怕什么,我们不是砍了好多树吗,扎起木排,这里离对岸陆地不过十几二十里,就算是划也划过去了。”

    “是,卑职遵令!”

    ········

    “小乙支打仗的本事还是有点的,不过他想攻下我这土城,那便是想虎口拔牙,他还嫩了点!”

    罗成坐在土城北门楼上观看着战场,无数的将士在冲杀,你来我往。

    城门轰然大开,嗣业和存孝兄弟俩一人率一支轻骑杀出,这支突然而出的轻骑大出高句丽人的预料,兄弟俩出城之后,一人沿城墙向东,一人沿城墙向西,两支轻骑如两把尖刀突进,将那些好不容易冒着隋军箭雨冲到城墙下,正要架起梯子的高句丽步卒无情的收割。

    嗣业陌刀连挥,刀光闪闪,每次刀划过,必定砍倒一名敌兵。而存孝的长挝更是尖锐无比,左钩右刺,所向披糜。

    一轮冲击,高句丽人好不容易才积累起来的一点点胜利希望,转眼化为乌有。

    无数城下的高句丽兵被砍倒,刚树起的攻城梯也被推倒,而那些推到城门边的冲车、攻城槌等更是被淋上火油,付之一炬。

    无情的粉碎了这波高句丽人的进攻后,存孝和嗣业便又得意洋洋的返回城内。

    每个隋军轻骑的长矛上,都高高举着一个高句丽士兵的人头。

    这场面,看的后面观战的乙支家康面色铁青,咬牙切齿。

    “擂鼓,继续攻!”

    ········

    一天鏖战结束,城下堆满了高句丽人的尸体,起码数千具。

    血腥气冲天而起。

    夜幕降临,高句丽人终于带着几分不甘结束了今天的攻势,收兵离城十里扎营。

    一夜无事。

    罗成也没有安排人去袭营,相隔这么久,高句丽人肯定早有准备,所以罗成也懒得去了,甚至他连去扰营的想法都没。

    第二天一早,高句丽人果然又出营列阵来攻。

    罗成等他们来到城下,便下令把高元等高句丽君臣们都推到城门楼上,照例来了个劝降。

    紧接着,罗成又让人把许多高句丽俘虏押上城头。

    一排排的高句丽人后面,站在的是他们的同胞,只是此时,这些人无比的惶恐。

    随着隋军一声令下,那些站在最前面的高句丽人,被身后的同袍拿刀砍掉首级,被推下了城,紧接着,刚杀死同袍的那一排高句丽人,则被赶到城边,然后他们的刀被转交给了身后的同袍,自己被杀死。

    重复,再重复。

    这个清晨,隋军在城上屠杀了一万高句丽青壮。

    一万具尸体在城下堆的高高,鲜血更是把城下的土地全都浸红。

    高句丽军都被隋军这么狠辣的手段给震惊。

    而城上的隋军却表情麻木。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半点的同情心了。

    乙支家康沉默,无声的沉默。

    这个早上高句丽军没有发起进攻。

    隋军打开城门,派出一支骑兵,押着几千高句丽人出城清理城下的战场,那些胆战心惊的高句丽人把一具具尸体抬走,抬到土城旁边的贝江边上,在那里,随便的把无数的尸体堆成一座座的尸血。

    当城下的尸体清理完毕后,这几千高句丽军又被隋军轻骑赶到那些尸山边,被乱箭无情的射杀。

    “太残忍了。”魏征忍不住叹息。

    “是啊,太残忍了。”罗成也缓缓点头。

    “但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八军近三十万弟兄,只有几万人逃走了,其余近二十万人,不是倒在了从平壤到鸭绿江的几百里路上,就是被俘虏了。

    这些人,他们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的待遇。

    “这仗打完,高句丽也就成为焦土了。”魏征道。

    “热血浇灌了这些土地,明年能长出更好的花朵来。”

    高句丽整整一天都没有半点动静。

    直到第二天,他们才又继续发起进攻,只是这一次,他们更加拼命,更加悍不畏死。土城虽然有无数的投石车弩床弓箭守卫,依然架不住高句丽人的拼命,敌军数次攻上城头,又数次被赶下。

    激战一天,左五军伤亡近三千,这是罗成自领兵渡过辽河以来,伤亡最惨重的一天。

    为了报复,当天暮色下,隋军在贝江边又处死了一万名高句丽俘虏。

    第三天,高句丽再次发起进攻。

    第四天,两军都杀红了眼,从早杀到午,从午杀到黄昏,眼看天都要黑了,可高句丽军这次却丝毫没有撤退的打算,依然攻势不止。

    土城的北墙一段被高句丽人的投石车砸塌,露出一段数丈宽的口子,高句丽人拼命的来抢夺这个豁口,罗成亲自率着白马义从堵着口子。

    “看来今天得在这里同归于尽了。”魏征提着一把剑刺倒一个冲上来的高句丽兵,气喘吁吁的对罗成道。

    “放心吧,还死不了。”罗成却依然道。

    “你听,那边什么声音?”魏征突然竖起耳朵。

    “好像是厮杀声,似乎是从高句丽人后面传来的?”

    罗成听了听,确实好像听到了隐约的声音从那边传来,“难道是水师?”

    “水师,他们从哪冒出来的?”

    此时,在高句丽猛攻土城之时,白翎岛上的四万水师辎重营辅兵,却依靠着原木为排,削木为浆,硬生生的划着木排登陆到了岛对岸,他们用了三天时间,把四万人运过岸,并一路赶到了高句丽军的背后。

    等暮色到来之时,他们猛的杀出,杀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虽然他们是辅兵,还是水师的辅兵,可四万人马,就算没有马,可一人一把弓一人一杆矛,依然杀的高句丽人魂飞魄散。

    罗成转身上马,持槊跃马,飞跃出城。

    “随我来,杀!”

    被高句丽人压着狂攻乱打了好几天的左五军将士们,早就压抑到了极点,此时无不咆哮而起,高呼着战号,一起杀向高句丽军。

    “万胜、万岁!”

    “风!”

    “杀!”

    一个又一个的隋军跳跃而出,千军万马杀向高句丽军。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