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便是三娘?”

    新城下隋军大营,左武侯大将军、右六军大将、燕郡太守、燕国公罗艺身披御赐铜甲,手按着玉具剑,目光在那个英气逼人的年轻人身上打量。

    李三娘一身银甲,外面罩一件银袍,手持一杆银槊,佩一把银剑。她一手捧着银盔站在那里,笔挺飒爽。

    连罗艺见了都不由的心里赞叹了一声。

    巾帼不让须眉。

    “末将李秀宁拜见大将军。”

    李秀宁冷面带霜,不苛言笑,可越是如此,罗艺反而越欣赏这姑娘。其实关陇贵族多是军事起家,哪怕是当初的那些陇右豪门也多文武兼修,因此这些贵族之家的子弟个个都十分勇武。就算是贵族之家的女子,好多也是能骑的了快马,开的了角弓的。

    不过这些年,天下承平,贵族家也渐染上了向文的流俗,好多贵族子弟都慢慢的学文了,更别说那些女子们了。

    而李渊的这位嫡女,居然能够顶盔持槊,那真是不一般。

    “秀宁,这名字不错。不知贤侄女,现在所任何职啊?”

    “御营左一军中厢亲卫团副将。”

    罗艺点了点头,目光往旁边看去,一眼便看到了脸色不怎么好看的李建成。

    “李公子也在啊,不知担任何职?”

    “暂任记室参军之职。”

    罗艺呵呵一笑,李三娘都是亲卫团副将,这李大郎却是个记室参军,有些意思。

    “亲卫团一营副校李世民拜见罗大将军。”

    李建成旁边一个英气少年大声见礼,罗艺见这少年年纪不大,但声音洪亮,尤其是那双眼睛很亮。

    “你定是唐国公的二公子了,想不到也这么英气逼人啊,今年怕还没十六吧?”

    “回大将,我今年十五岁。”

    十五岁,就已经出任营副校尉,不得不说,很有几分武家将门子弟的风范。

    “我考考你,你说此次我们两军围攻新城,陛下限期一月破城,你可有什么好的破城之法?”罗艺问李世民。

    李世民也不客气,直接便道,“其实在职下看来,要破新城易如反掌。新城现在顶多就剩下四五千守军,虽凭借山城之险要,负隅顽抗,但是毕竟也是久疲之军,围城这么久,他们也是身心俱疲。”

    “年轻人可别学着说大话哦?具体有什么计划说来听听?”

    “当初罗大将军破武厉逻城之时,据说是听了襄阳侯的计策,在城下修了一条鱼梁大道?”

    “没错。”

    李世民笑道,“如今我们也可以依样画葫芦,在新城下也修一条鱼梁大道。新城城周十余里,守军却只几千,就算加上城中万把青壮也依然是城大兵少。而之前的长期围城,新城外围的防御工事已经被扫除的差不多了,因此我们现在面对的不过是困城自守的几千疲军,直接征召一批俘虏和一批民工过来,以弓箭掩护他们填土堆一条鱼梁大道,直上城墙,到时破城便轻而易举。”

    罗艺听了直点头,这李二郎想不到这么年轻,可脑子却很活,居然能够说出这么有效果的办法来。

    其实这鱼梁道不过是攻城之法里很普通的一种,一般情况下是并不实用的,除非城中敌人已经只能困守而不能出击,且兵少的情况下,这才有机会让你从容堆一座通上城的土山。

    但现在新城的情况,确实适合修鱼梁道。

    “可惜新城是山城,否则鱼梁道配合地道,一明一暗,更加稳妥。”李世民道。

    “唐国公啊,你家这二郎真正了得啊,才十五岁,居然有此等见地谋略,了不得。”

    李渊也有些得意,这个老二虽然比起老大小了好几岁,但论聪明确实要胜过老大建成几分,只是之前眼疾,让他担忧了好久。

    “再怎么比,也比不过你家的襄阳侯啊,襄阳侯才是真正厉害呢,此刻,说不定襄阳侯都攻入平壤,生擒了高元。”

    “哈哈哈,我家士诚,如今不也是你之女婿嘛,一家人,都是自家人。”

    新城下,李渊与罗艺两军汇合后,简单的军议过后,罗艺便同意李渊用李世民的计策,修一条鱼梁大道直上新城城墙,选的位置是新城比较平坦的一段,这段城墙下地势平坦,同时外面开阔,正适合隋军强大的弓弩发挥,有利于掩护俘虏和民夫们背土筑坡。

    用了三天时间准备。

    李渊和罗艺弄来了数万俘虏和民夫,又在攻城处立起了无数的投石车、弩车、箭塔,配合着一个又一个的隋军方阵的弓箭,立即对这段城墙形成了绝对的火力压制。

    战鼓如雷。

    无数的民夫和俘虏们在隋军的督促下,肩挑手推,把土方往城下运。

    为了保证胜算,李渊甚至直接让人同时修筑三条鱼梁大道。

    一天时间,隋军两军七万人马,射出了数百万支箭,那一面几里的城墙上下,都早被箭支插的密密麻麻。

    死在隋军箭下的高句丽军、民,不下两千。

    可高句丽人还得举着盾牌、锅盖来守,不守不行,鱼梁大道虽然修的慢,可却也在不断成型,若是他们不在城下放箭,那修的更快。

    但就算付出了巨大伤亡,他们也没有阻拦得了隋军的鱼梁大道。

    城上,杨万春面如死灰。

    “想不到罗成走了,来了郭衍,这郭衍走了,又来了李渊罗艺,这下看来新城难守了。”

    “可咱们守了这么久,这就样算了吗?”

    杨万春咬牙切齿,“都是渊氏不肯救援,这么久的时间,也不肯发一兵一卒来。”

    “现在他们想发也发不了,几十万隋军盯着这辽河一线的大小山城,日夜攻打呢,谁都出不了城。”

    “那我们只能跑了,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早晚我们还会回来的。”杨万春观察了隋军一天,早已经判断出来,这次他是守不住了。

    实际上打到现在,新城中能战的士兵只有三千人了,剩下虽还有万余兵马,但其实都不过是他征召城中青壮临时武装起来的,这些根本还不能算是兵。

    夜幕降临,一天的攻城结束,隋军在西南城墙下点起无数篝火,把那段照的如白昼一样。而在新城的东北一角,杨万春却带着三千守军,趁着夜色悄然逃出城,为了能够多争取点时间,杨万春甚至连城中百姓都没有告之,更别说带他们逃。

    等天亮之后,隋军再次对城上展开弓箭射击时,发现城上居然没有回应了。

    当那些缩头缩脑的俘虏和民夫们运着土靠近城下时,居然一支箭也没射下来。

    “怎么回事?”李世民皱眉,“难道高句丽人还要出城来毁鱼梁不成?”

    旁边的罗艺却哈哈大笑,“不,杨万春已经逃了,传令,云梯架城,破城!”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