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的朝鲜半岛,贝江岸边。

    平壤城一片繁忙热闹,巨大的高句丽都城,此时已经变成了一片火热的工地。一面面高耸的城墙上,一条条深深的护城河前,到处都是人,无数的高句丽人就如同是蚂蚁一样。

    “平壤号称小长安,自迁都于此,历经几百年的建设,不知道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方有了如今这座十余万人的大城。可是现在,十几万人拆毁破坏,却是哪么的迅速。”魏征拎着一个酒壶,站在那平壤南城门上,看着一段段城墙正在不断的变矮。

    “建城难,但毁城易,从来都是如此,破坏永远比建要简单粗暴。”罗成看着眼前的这大场面,也是感叹万千。

    一座数百年的名城,就在他的命令下,正一点点的毁灭。

    平壤城中俘虏的高句丽军民,还有分兵去平壤外围扫荡捉来的高句丽人,足有近二十万人口,不论老幼男女,此时都在他罗成的一声令下参与拆城毁城之中。

    所有高句丽人都得参与破坏毁城,他们被分派任务,干够了量才能去领到口粮,否则便只能饿肚子,还要挨鞭子抽打。

    对那些故意抵制者,左五军也毫不吝惜拿几个人头来杀鸡儆猴。

    平壤城与辽东城相似,这是一座平地城,而不是山城。

    平地城更适合做都城,因为地方平坦广阔,能够容纳更多的人口,也更易居住生活。但平地城也有一些坏处,就是防御上肯定不如山城那么好。

    平地城建造的时候要容易些,但折起来也更容易。

    平壤城只有几座城门和瓮城是由打磨的石块包墙,其它段的城墙则基本上是夯土建造而城。而紧挨着城墙的,便是又宽又深的护城河。

    不过现在,无数的高句丽俘虏把城墙上的石块和土坯撬开,推下城墙,然后拿滚木推车,运到护城河边,推下护城河填充这些河流。

    一段又一段的城墙,就这样迅速的毁掉。

    而城里的房屋,也正被折除。

    能罗成的话,能拆就拆能填就填,能烧就烧,要让平壤城变成一座死城。

    甚至要把平壤城从原来的地平线上抹去。

    平壤和附近抢来的所有牲口都被赶过来了,牛马驴骡骆驼等能用来拉运石头物资的暂且先留着,其余的所有牲畜全都宰杀,加工赶制成肉松。

    从平壤城抄出来的无数珍宝钱帛,也一车车一驮驮的正运往海边,沿着贝江口而下。

    “速度还是太慢了一点。”罗成摇头。

    “已经不慢了,你看这才拆了三天,平壤城的各座城门都拆光了。”

    “还不够快,高句丽人随时都可能杀回来,我们绝不能把平壤城再交还给他们。加快点速度!”

    “再快的话,只怕每天要死很多人。”

    “死人不用担心。”老四一脸冷酷的在旁边道,“我会下令催促,加大任务。”

    魏征提议,“为防万一,我觉得在先折毁外城内城宫城各道瓮城和城门后,对各城的城墙,先实行隔一段先折一个豁口的方法进行,不能一次性整个平壤城墙一起拆,也不能整个护城河一起填,那样太慢了。我们用这种新方法毁城,就算真的高句丽人提前赶来,我们随时可以撤,这平壤城拆不完,可也一样拆成四面漏风的破城,高句丽人没有个一两年也别想修补好平壤。”

    罗成却突然转移话题。

    “来护儿也号称是名将,他虽然中高句丽诱敌之计,以致损失三万主力战兵,但也没理由一下子就撤的不见人影。”

    “也许来护儿本来并没有撤远,只是撤到了贝江口附近,可是后来或许是听到了宇文述他们大败的消息,于是便只得真撤了。”魏征不无担忧的提醒罗成,“来护儿若是真的撤回了,那我们往南退,可就有些麻烦了。”

    “大不了我们撤入百济,或者撤入新罗。”

    “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哈哈,将军倒是好洒脱。”

    八月十五。

    中秋节。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左五军的将士们已经离家将近两年,遇到中秋节这样的日子,大家都免不得思念起家乡和亲人来。

    平壤城,左五军的士气今天明显不太高。

    不少思念亲人充满乡愁的府兵们,对那些高句丽人也格外的不顺眼起来,才一大早上,就已经有上百人因为干活不认真,而被鞭打致死。

    罗成再次巡视平壤城的折毁工程。

    在他们的不懈努力之下,有一万七千余左五军将士们,还有近二十万的高句丽俘虏,一起拼命拆了这么多天,曾经辽东最庞大最热闹的平壤城,已经千疮百孔,再看不出昔日的模样。

    之前那一座座城门,已经变成了一个个大豁口子。

    瓮城、城门、羊马墙,还有那一座座的敌楼、角楼、箭台都早不见了影子,就是那高高的城墙,也每隔个百来步,就拆出了一个大口子,而那又深又宽的护城池,更是隔一段就被填出了一条大路。

    至于城中的房屋、商铺、衙门、宫殿,更是全部都被焚烧推倒。

    城中的水井也大都被填平了。

    又一支运输队即将起程。

    多达几千辆的马车牛车,还有无数的手推车,组成一条长龙,满载着从平壤城里清出来的各种钱粮物资。

    “这是最后一批物资了,虽然还有不少,但之前大将你说差不多的东西就不带了,所以我已经让人就地销毁了。”

    “烧的大家可心疼了,那么好的布匹、粮食呢,就那么全烧了,还有那么多的家具啊农具、器物啊,实在可惜。”

    “可惜也没有办法,我们也带不走那么多东西。与其留给高句丽人,我还不如统统烧掉。留给高句丽人,那就是资敌,我们现在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削弱我们的敌人,这就是战争。”

    魏征点点头。

    “物资都运走了,平壤也拆的差不多了,高句丽军还没到,我们还继续拆吗?”

    罗成看着那座破城,“把十万高句丽青壮少年都带走,剩下十万老弱妇孺留下一支兵马在这里,继续督促他们毁城,每天限量供给他们粮食。一旦发现高句丽人的前锋出现在北边二百里,那么留在这里的兵马立即烧毁这里所有的粮草物资,然后扔下他们撤离。”

    魏征长叹一声。

    “也不知道当高句丽军赶到这里,看到消失掉的平壤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更不知道他们面对着无家无粮无衣的十万高句丽老弱妇孺之后,又会如何对待他们。”

    “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