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票五百张加更,第四更送上!

    辽东城下。

    鸣金之声响起,隋军再一次无功而撤。

    围攻辽东城已经两月,隋军攻城不下百次,可没一次攻进城。打了这么久,连外城都没攻进去过。

    久攻不下,隋军士气越来越低迷。

    连杨广也发现了隋军士气的低迷,可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随着每一次进攻的失败,都会导致上千的新增伤亡,而这伤亡,又带来更多的士气下滑。

    现在杨广也已经不想着能够马上攻下辽东城了,他现在把希望寄托在了攻下新城或其它城池,甚至是期待着九军渡过鸭绿江后,能够与水师汇合,一举攻破平壤城,擒下高句丽王,然后迫高句丽投降。

    只是细雨绵绵,这局势似乎也如这天气一样让人失望。

    “陛下,辽东城久攻不下,将士们伤亡惨重,士气低落,请求暂缓攻城,让将士们先缓一缓。”

    负责攻打辽东城的兵部尚书裴世矩无奈请旨。

    “哼。”杨广哼了一声,便甩袖回到城的轮宫上。

    回到轮宫上的皇帝直接爆发了。

    他痛骂裴世矩无能。

    “若是段文振还在,辽东城定已攻下,朕用裴世矩为兵部尚书,真是用错了人。”

    “若是用罗艺攻打新城,此时新城肯定也已经攻下,而不是如郭衍这个废物,带了两个御营军,打了这么久,却连一座被罗成打残的新城都攻不下。”

    “还有宇文述、于仲文、来护儿,这些家伙究竟在干什么,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送回来?”

    时间一天天的拖过去,局势没有丝毫的好展。

    原计划七个军横扫辽东,御营六军紧接随后接管诸城,然后七军再推进到平壤去。

    可现在呢。

    这都八月了。

    七军打到现在,一座像样的大城都没攻下来,虽然也打下了几座小堡小寨,可有什么用?七军二十万人,却已经只剩下了一半。

    十万人已经折损在了辽东。

    御营六军不得不分担七军的任务,去扫荡周边,但打到现在,也一样十分让人恼怒,新城派了御营两个军,辽东城下补充了御营两个军,另两个军也派去协攻安市、卑沙等,一样毫无捷报。

    每天奏上来的消息不是这里攻城失利,折损了多少人,就是那里失利折损了多少兵。

    这算来算去,从左七军渡河开始,到如今,短短的这段时间,七军与御营六军,原本共十三个军足足四十万人马。

    可打到现在,不知不觉的已经折损了十五万人。

    最要命的还是折损的这十五万基本上都是战兵部队,总共四十万人的这十三个军,战辅兵比例是三比二,战兵总共才二十五万左右,现在折了近十五万战兵,这意味着,不但七军被打残了,就是他的御营六军,其实也一样残了。

    十三个军,只剩下了十万左右的战兵,因此表现上看着十三个军还有二十五万人,但战斗力却已经严重下降。

    这也是如今辽东城越打越打不动的直接原因了。

    虽然裴世矩建议各军直接先从辅兵中抽人补满战兵损失,但这种补充,对战斗力的提升,一时半会是难以见效的。

    “陛下,请稍安勿燥,辽东诸城虽然攻打不利,但九军与水师却定会有好消息传来。只要平壤打下来,那么这里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萧皇后安抚皇帝道。

    “朕现在对辽东十三军已经毫无期待了,但我对九军与水师也充满担心,朕有预感,只怕这次九军未必能破平壤城。”

    杨广长叹一声。

    “若九军不能破平壤,则此次征辽就败了。”

    皇帝心里此时已经有些后悔了,他后悔听信了段文振的策略,出动了这么多兵马。一旦平壤攻不下,而诸军又不能打通到平壤的通道,则九军只怕将有去无回。

    “陛下,妾身最近收到弟弟的来信,信中提到如今中原各地,烽火四起,贼匪不断,尤其是关东河南河北诸地,更是如此。而且今年夏天黄河决堤发大水,水淹河南河北四十余郡,数百万民众受灾,水灾过后便是饥荒,遍地灾民饥民,而许多地方官府却不肯开仓放粮,还要征召灾民运粮来辽东,更是惹得无数百姓加入了贼军之列。”萧后忧心忡忡的对杨广道。

    “不可能,那些话是萧瑀告诉你的?定是危言耸听,夸大其辞。朕虽在辽东,可如果中原真有如此重大灾情,有这么多的盗匪,为何裴蕴、虞士基、裴世矩、苏威等人丝毫不知,他们为何一点也没向朕奏报?”

    “苏威等告诉朕,今年黄河虽发水,但也就是只十余郡受到些许波及,损失不大,至于地方上,更没有什么大量的饥民,各地官府库粮充足,哪来的那么多饥民,哪来的那么多盗匪?”

    萧后见此,也知道再怎么说,皇帝也怕是听不进去了。

    “陛下,何不多派谒者、御史、刺史等三台官员下去巡访。另外,臣妾记得罗成的老师张须陀现任齐郡通守,他是一郡通守,主要负责地方的兵马剿匪治安等,齐郡又处于关东中心,陛下何不下旨问问张须陀如今齐郡的情况呢?”

    “朕是要问,朕不但要问,还要查。你那个弟弟萧瑀向来有些对朝庭不满,他说出什么样的话来朕都不奇怪。梓童,你贵为皇后,为朕统领后宫就好,至于这朝事国事,还是交由朕与百官们来负责吧,就不要插手了。”

    一句话,说的萧后哑口无言,再多说,那她就成后宫干政了。

    “陛下,臣妾告退,陛下请早些歇息,莫过多操劳,伤了身子。”萧后退下。

    “召王婕妤侍寝!”

    王氏奉命而来。

    王氏一手推拿功夫十分出色,杨广闭着眼睛趴在那里任王氏拿捏。

    “最近怎么没见婆婆面?”杨广突然问。

    “回陛下,臣妾舅父好像病了,自从新城回来后就忧思成疾,一直卧病在床。”王氏小声回答。

    “病了?那病的重不重,会不会死?”杨广冷哼一声冷冰冰的道。

    王氏听了这声,手都不由的哆嗦了一下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