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议的时候,水袋里的肉松炒米粥也已经好了。

    罗成跟大家一样,熟练的解下袋子,打开袋口,也不用碗也不用勺,直接对着嘴巴就喝了起来。

    吸溜一大口,猛吞下去。

    味道还是比较膻,不过这天气倒是不冷,炒米和肉松里都放过盐,所以也无需其它的佐料,直接吃就行,就是口味差些。

    不过如今这条件,也不讲究那些。

    要不然,能摘把野菜,弄点野葱野蒜这些一起煮一下,若是能再放点干茱萸在里面,那才美味。

    吸溜几大口,空空如也的肚子,也终于没有那么饥饿了。

    “幸亏有这肉松炒米,否则被追的跟丧家之犬一样,哪还有机会生火做饭吃?”老四喝口粥,还一边嚼一片火腿。那火腿色泽鲜红,拿刀削一薄片,吃起来咸香适宜,美味无比。

    “嗯,说的没错,现在高建武还在后面做饭吃呢,咱们幸亏有这行军粮,再加上人皆配马,这才始终没让他们追上。”

    不过虽然高建武的大部离的还有些距离,但高建武还是派了轻骑不停的吊在后面。

    “五哥,我来殿后。”

    几口把粥喝净的罗士信开口道,他刚才一直没吭声,但也听明白了现在大家的处境。

    孤军深入敌后,如今四面皆敌。

    “你的木牛流马团可是我们的宝贝,怎么可能留着殿后。”罗成对木牛流马重骑团宝贝的跟命根子一样,一千重骑,这次大战,折损了百余骑,罗成都心疼的胃疼。

    一路逃跑,罗成都还特别交待,给重骑团每人另备了两匹马,一匹为重骑兵的坐骑,一匹则专门给骑兵和战马驮铠甲,就算是逃跑路上,也没短过那些重骑战马的精饲料。

    每个重骑兵都太宝贵了,就是他们的战马也都是极宝贵,不是一天两天能训练的好的,而且也不是什么马都能充当重骑兵的战马的。

    拿他们来殿后,开什么玩笑。

    “我来殿后。”

    老四抹了下嘴,很豪气的道。

    “老四?”

    “怎么,瞧不起我老四?别看四哥我平时虽然贪财爱女人,可真要打仗,我什么时候怂过?不就是殿后嘛,有什么。再说了,咱们兄弟几个,到现在也就我有儿子了,就算我真战死在这平壤,也算是后继有人嘛。十八年后,老子就又是一条好汉。”

    罗成听着有些感动。

    结果嗣业却道,“老四你有妻子孩儿,那孩子打出生你都还没见过呢。这殿后的任务交给我吧,反正我无牵无挂的,就算战死,也无所谓。再说了,能杀我罗嗣业的高句丽人还没出世呢。我为你们殿后,也不一定会死,我会带着高建武向大行城突围,引他们往北追。你们放心去打平壤!”

    诸将看着罗家几兄弟争先殿后,都大为佩服。

    看看人家罗家兄弟,个个不怕死,都愿意殿后,可再看那八军,宇文述身为左翼主帅,居然是跑的最快的那个。

    而于仲文身为右翼主帅,多次殿后阻敌,结果其它各军根本没想着帮忙,只顾各逃个的。

    侯莫陈放下水袋。

    “还是由我来吧,几位罗将军是大将的兄弟,你们打虎亲兄弟,还是一起行动的好。刚才嗣业将军说的计划倒是挺好的,我觉得可以由我统一支人马在此阻敌断后,大将率主力去平壤,我在此阻敌,然后再引他们北上,到时我杀到大行城去与宋亚将汇合,到了那,守个一两年肯定不怕高句丽人围城攻打。”

    侯莫陈是行军长史,左五军罗成以下,亚将宋老生在大行城,受降使留在新城,新受降使阎毗也在大行城,因此侯莫陈算是如今军中二号,由他来分领一支,冒充主力阻敌断后,吸引高建武追击,倒确实比较合适。

    “你也别考虑了,难道你还信不过我的本事?好歹我也是从戎二十余载,大小战阵几百场的老家伙了,放心吧,我一定能带着高建武往大行城去的,那高建武,若不是走了狗屎运,刚好碰到靺鞨人来援,我们就已经灭掉他了,这种手下败将,没什么好担心的,你给我五千人就行了。”

    罗成看着这个老将,最后也没有再矫情。

    这种玩命的时候,过份的矫情也没意思,“这样,我们这里大约还有两万六千余人,我给你一万人。”

    “要那么多人做什么?人多了还不好跑,再说了,你没人拿什么打平壤,我跟你说,老子负责殿后阻敌,可是希望你能把平壤城打下来的。若是能打下平壤,再联系上来护儿,咱们就能反败为胜,彻底扭转局势,到时所有的都值回来了。”

    “给我五千就行。”

    最后罗成还是给了侯莫陈六千余人,他特意给了侯莫陈两千轻骑,然后三千余步卒。

    罗成给侯莫陈六千人调配了足够多的肉松、炒米,又给每人配了一坐骑一驮马,既能驮运装备物资,而且关键时候还能充当坐骑备马。

    “别死在这里,我会打下平壤城的,到时还等着你回来一起庆功呢。”

    “放心吧,虽然老了,可还死不了。”侯莫陈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跟你相处时间虽不算长吧,但说实话,你小子还真挺对我胃口的,这段时间相处的很愉快,我还是想着以后跟你继续处呢。”

    罗成把侯莫陈的老搭档冯孝慈也留给了他,另外又把薛家兄弟中的老大万述老二万淑和老五万备留给了他。

    本来老三万均老四万彻罗成也打算让他们留下,说不定他们兄弟到时还能与薛世雄会合。不过万均万彻都说想去打平壤,最后罗成便同意了。

    萨水河边。

    罗成带着两万人马,其中轻骑两千余,重骑八百余,另外骑马的步兵一万六千余分路南下。

    在马上,他向着侯莫陈、冯孝慈等挥手,“保重。”

    “记得打下平壤城后,给我留几样好东西做纪念。”侯莫陈笑道。

    “一定。”

    罗成率两万人继续南下,侯莫陈与冯孝慈便带着六千余人马,在萨水北岸虚张声势,打了许多旗帜,冒充左五军主力,在那里等着高建武主力跟上来。

    而另一边,罗成却带着两万人马快马加鞭,向平壤杀去。

    “如果我们打不下平壤城,如果来护儿已经走了?”魏征笑问。

    “没有那么多如果,真有如果,也没什么。”罗成淡然的道,“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此去泉台招旧部,十万旌旗斩阎罗!”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