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隋唐大猛士 天涯 隋唐大猛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天亮时。

    有人禀报说李渊父子昨夜趁乱逃出了江都城。

    “逃哪去了?”

    “估计是往江北大营去了!”

    宇文化及听了,有些担忧的对司马德堪道,“李渊那狗贼定是不肯服我,这是要去江北大营找沈光和陈棱搬救兵去了,这可怎么办?”

    江北大营此时还有几万人马,本是防御的杜伏威的。因为不在江都,所以这段时间司马德堪他们也没怎么联络那的骁果军将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沈光极得皇帝信任,这人不像司马德堪他们一样,一见局势不妙就想着如何逃离生存,他却是个死忠。

    “不怕,咱们已经控制了江都城,现在只要进宫找到皇帝,就大局落定。”司马德堪咬咬牙道。

    虽然他心里也有些畏惧沈光,可此时都已经到这地步,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走,入宫!”

    司马德堪与宇文化及骑着马,带着大队骁果叛军从玄武门进入宫城。

    此前,宫中也仅是监门将军裴虔通带着不多的人马在搜寻皇帝。

    杨广在宫里听到消息,只得换了衣服,逃进了西阁。

    裴虔通和元礼率兵推撞左门,还有忠心侍卫死守。

    可魏氏却过来假传圣旨,说皇帝调他们去护驾,然后她等侍卫走后,带着一队早就已经暗中叛乱的侍卫杀死留下的少数侍卫,夺了宫门打开,放裴元二逆入宫。

    大队乱兵进入永巷,到处搜寻皇帝,却找不到。

    “皇帝在哪?”

    恶狼一般的乱兵,提着刀气势汹汹,有些乱兵趁乱抢夺宫中财宝,有些人则扑向了宫里的美人宫女。

    到处是鸡飞狗跳。

    乱兵们的得意兴奋声,间杂着宫女的惨叫。

    “陛下在哪?”

    裴虔通提着刀,问一个,不回答或答不出就杀一个。

    终于,一个嫔妃浑身发抖的指出了皇帝的所在。

    校尉令狐达拔刀便冲了进去。

    皇帝此时狼狈万分,穿着一件宦官的衣服,躲在一间偏殿的窗后。

    “你想杀朕吗?”

    令狐达手握着带血的横刀,站在外面道,“臣不敢。”

    “那你闯入宫中为何?”

    令狐达道,“臣等不过是想奉陛下西还长安罢了。”

    说完,也不再理会皇帝的愤怒,直接踹开门,硬闯进去把皇帝扶了出来。

    杨广看到外面领兵之人居然是裴虔通,气的浑身发抖。

    “裴虔通,你是朕之潜邸旧臣,向来得朕器重赏识,为何却也要造反?”

    “臣不敢谋反!”

    裴虔通低下头,皇帝还是晋王的时候,他便是皇帝的侍卫,后来皇帝当了太子,升他为监门校尉,再后来继位后,更是封赏旧臣,授他任监门直阁,常伴驾前,累升至通议大夫。

    对他十分信任,故此委他以宫门守将这样的重职,谁知他却带着人杀进了宫。

    “陛下,臣不敢谋反,只是将士们思归,我不过是想奉陛下还京师罢了。”

    杨广无奈。

    “朕也正打算还京,先前已经下旨诏关中兵马出京来迎接,只是因山南的运米船还未到,所以才耽误了起程的日子,现在既然大家急着走,那朕明日就与你们回关中。”

    可此时裴虔通等人的话也不过是客套话,还真可能会留皇帝吗?

    没多久。

    宇文化及由司马德堪等迎着入朝堂。

    众叛将都口称万岁。

    宇文化及连忙摆手,“罪过罪过,我岂敢谋朝篡位?我不过是要奉陛下还京罢了,大家可称为我丞相!”

    司马德堪便在一边道,“那就派人去请陛下前来。”

    裴虔通得了这边的消息,于是上前对杨广道,“百官皆已在朝堂,请陛下亲自去慰劳。”说着,也不管皇帝是否同意,直接挟着皇帝上马。

    杨广担心这些叛军是要拉着他去处死,于是拖着不肯走。

    “这马鞍太旧了。”

    “换一匹马,要马鞍笼头都是新的。”裴虔通也不废话。

    他牵了匹配有新鞍的马过来,左手牵马,右手提刀。

    “请陛下上马!”

    无数叛军齐声喝道,“请陛下上马!”

    杨广无奈,只得面色惨白的骑上马,由裴虔通亲自牵着马将他送到朝堂来。

    宇文化及远远看到皇帝坐在马上过来,心下发虚,对司马德堪道,“我不想见他,赶紧弄一边去结果了。”

    于是司马德堪过去拦下裴虔通。

    这时皇帝问,“是不是李渊带头?”

    司马德堪黑着脸道,“李渊已经逃走了。”

    “那谁是首领?是你吗,司马德堪?”

    乱军校尉马文举道,“陛下,我等骁果诸将是拥宇文将军为首。”

    “宇文化及?”

    杨广万万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他还以为昨夜叛乱,是李渊谋划的。

    看着裴虔通、司马德堪、宇文化及等这些人,他不由的一声长叹,这些都是被他视为最可信的人。

    可现在,却全背叛了自己。

    司马德堪和裴虔通等人直接牵着皇帝的马头调转方向,将他带回了寝宫。

    两人都提着刀剑站在边上。

    这时杨广也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了。

    “朕有何罪,该当如此?”他颤抖着问。

    马文举在一边道,“陛下抛下宗庙不顾,不停的巡游,对外征战不休,对内又极尽奢侈荒淫,致使天下丁男近半死于刀兵之下,而妇女老弱死于沟壑者无数。百姓民不聊生,盗贼蜂起,一味的任用奸佞,文过饰非,还拒不纳谏,到如今这地步,怎么说没有罪过呢?”

    皇帝惨笑了几声。

    “朕确实对不起天下百姓,朕一心想要威加宇内,为后世子孙打下一个大大的基业,可是操之过急了,罪有罪,对不起他们。”

    “可是,你们这些人,个个都是朕的心腹旧臣,哪一个不依靠着朕荣华富贵,可为什么却还要叛乱?天下人皆可反,你们没资格反。”

    司马德堪冷笑,“全天下人都怨恨你,人人都欲推翻你。’

    这时宇文化及派兄弟宇文士及过来宣布皇帝的罪状。

    皇帝看着他,“你可是朕的女婿,朕将最宠爱的嫡长女都嫁给了你,你又是士人,为何也要干这种事?”

    宇文士及羞红了脸,站在那里低着头不敢回话。

    这时一名叛军把皇帝才十岁的幼子赵王杨杲搜了出来,送到皇帝身边。

    赵王一路见了许多鲜血,搂着皇帝大哭不止。

    哭的裴虔通心烦,干脆一刀砍翻,鲜血溅了杨广一身。

    “四郎!”皇帝不由落泪。

    这时马文举提刀过来要杀皇帝,杨广转过头道,“天子自有天子的死法,怎么能对天子动刀,取金屑酒来!”

    金屑酒是一种毒酒,酒中掺有金屑,服之即死。

    多为皇帝赐给大臣的毒酒,西晋时,许多被杀的帝后也是被逼喝这种酒。

    比起刀剑,起码还能体面一些。

    “没有金屑酒。”

    许文举对皇帝道,一时间哪找这种酒去。

    “那用白绫吧。”

    见叛军不动,杨广只好解下自己的练巾交给一边的令狐行达,“给朕留个全尸!”

    裴虔通点头。

    令狐行达便和马文举一起,拿这条练巾把皇帝给绞死了。

    绞死了皇帝后,裴虔通、司马德堪等人都急着去朝堂,竟然连皇帝的尸首也不管了,就扔在那里扬长而去。

    皇帝已死,他们现在急着去朝堂论功分赏。

百度搜索 隋唐大猛士 天涯 隋唐大猛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