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欲调罗成入朝,让他统领骁果四军,可否?”

    御殿之上,皇帝问三位宰相。

    “陛下,不可。”

    裴蕴立即反对。

    皇帝目光盯着裴蕴,炯炯有神。

    裴蕴不由的大吃一惊,总感觉今天皇帝的目光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为何不可?”皇帝问。

    “陛下,臣以为罗成久在边地,更熟悉边疆事务。如今陇右羌人做乱,不如调罗成入陇右平羌乱?”

    “陇右羌乱?怕不止是陇右羌乱吧,裴卿为何不告诉朕,青海的吐谷浑人已经复国,为何不告诉朕,如此重要的军国大事,你们居然敢背着朕就擅自做主,下令裴仁基放弃青海道呢?你们为何不告诉朕,为何要调裴仁基去河南?”

    一个又一个的为什么,直逼的裴蕴额头冒汗,后背湿冷。

    “怎么,说不出来了吗?”

    而后皇帝从御案上扔下一本折子,“好好看一看,然后告诉朕,这上面所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

    裴蕴捡起来打开,一眼望去,差点晕了过去。

    上面所写的,都是他们一直在向皇帝隐瞒的东西。都是不想让皇帝知晓的各种叛乱军情,边关形势等等。

    可现在,皇帝的这本折子上写的明明白白,一点不差。

    “陛下。”

    裴蕴知道这个事情瞒不住了,约终究是包不住火。

    “不想解释一二吗?”

    “臣等只是想替陛下分忧,不想让这些事情扰到陛下。”

    “好一个替朕分忧!”

    杨广气的胡子都立起来。

    “折冲郎将沈光何在!”皇帝大喝一声。

    顿时一员身披明光铠甲佩带尚方剑的年轻大将进来。

    “臣光拜见陛下。”

    “将欺君瞒上,蒙蔽圣听的这三个奸佞之臣拿下。”

    沈光昨天就被皇帝秘密召见,得授机宜,手握密旨,因此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此时,外面都是沈光的左一军驻防。

    裴世矩和虞世基几乎是晕坐在地,他们几个并非出身关陇贵族门阀,都是出自关东或是江南的士族豪强,全凭着皇帝的信任,才能直入中枢,以参知政事衔执掌朝廷军国大权。

    但毕竟没有什么根基底蕴。

    其实若说三人谋反做乱也是冤枉他们,只能说面对当下乱局,三人根本没有什么好的手段解决,于是只能蒙蔽皇帝,带着皇帝跑到江南来躲避。

    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而已。

    造反,根本不可能造反,他们的权力全是皇帝给的,本身又没多少根基,如何造反?

    其实他们真是为皇帝好,毕竟这乱局实在是难以解决。

    可杨广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解释,你们为朕好,为朕好到把朕完全蒙在鼓里?

    那朕这个天子,还算什么?岂不是你们的傀儡?

    裴蕴、裴世矩、虞世基三人被直接削夺官爵,然后直接在殿外杖杀,皇帝是真的气极,一点情面都不给这三个曾经的心腹。

    以前那么信任他们,如今却这般欺瞒于他,岂能容忍。

    苏威倒算是逃过一劫,之前他那番话才让皇帝终于从梦中惊醒。如今,皇帝念及这位老臣的好,虽然还是不满他也一起骗了他这么久,可毕竟他最后还是说了实话。

    于是杨广下旨,将苏威改授为安东道节度判官,节度判官的品级不高,但负责一镇的文书事务,权责还是很大的。

    这道旨意,也算是对苏威的一点恩赏宽恕。

    骁果卫士的军杖噼里啪啦的落在三个奸相的屁股上背上,打的三人是血浸衣衫。

    没一会,笔杆子最厉害的裴蕴便直接没了气,而书法最好的虞世基也惨叫连连昏死过去,至于裴世矩这位外交专家,也是有一下没一下的哼着。

    四十杖打完。

    侍卫报说裴蕴和虞世基都没气了,裴世矩还有一口气。

    “没死?那就继续!”

    杨广咬着牙道,一点生机都不给裴世矩。

    于是又是一顿棍杖下去,裴世矩也死了。

    杀了三个奸相,杨广又下旨追查三人的党羽。

    一时之间,朝中扯出数百官吏,毕竟三人掌握中枢这么多年,多少人攀附。

    一连几天,江都一片混乱,人心惶惶。

    好在有沈光和司马德堪统领骁果军在江都城,而李渊又率兵在外拱卫,倒也很快平息下来。

    三日后。

    江都城中李渊的御赐宅第前。

    一队人马到来。

    “内史舍人携陛下的制文来了,请唐国公接旨。”

    李渊这些天都在江都,听了连忙出来迎接。

    前来宣读旨意的是内史舍人李桐客,还有一位宫内中使。

    皇帝下旨诏封李渊为黄门侍郎加参知政事衔,正式拜相。

    “恭喜唐国公!”

    李桐客拱手。

    李渊心中喜不自胜,表面上还极力镇定。之前儿子从关外辽东秘密回来,跟他说罗成要支持他入中枢为相时,他还不太相信。

    可谁能料到,这短短时间,他居然就真的成了黄门侍郎呢,现在朝廷三省的长官内史令、纳言、尚书令都不实授,于是便以尚书左右仆射、内史侍郎、黄门侍郎加衔为宰相。

    “臣渊,敢不奉王言制命!”李渊欣喜拱手拜谢君恩。

    当天,皇帝连下数道制书。

    分别拜授萧瑀为尚书左仆射加参知政事衔,拜原秘书监袁充为尚书右仆加参知政事衔。又拜李渊为黄门侍郎加参知政事衔,拜来护儿加内史侍郎加参知政事衔。

    皇帝又想起头号心腹宇文述的好来,于是下旨授宇文述为兵部侍郎加参知政事衔。

    紧接着,皇帝下旨授王世充为洛阳守,授裴仁基为河南安抚使,授张须陀为山东节度使,授罗嗣业为陇右节度使,授王仁恭为定襄道节度使。

    李渊入相后,皇帝下旨以彭城太守陈棱接替淮南安抚使之职,而丹阳太守赵元楷升任江南安抚使,丹阳都尉杜伏威也因此升授丹阳太守。

    罗成最终没有召入京,依然是安东道忠武军节度使,皇帝拜罗成为太子太师,增赐实食封通前共食邑三千户,并辽东赐田百顷,赏赐绢帛千匹。

    “看来罗家的地位依旧稳固啊,一门三节度!”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