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的眼神变的很可怕。

    他目光死死盯着苏威。

    纳言苏威目光迎着皇帝,居然没有低头。

    “哼!”

    皇帝一甩衣袖,扭头就走了。

    他大步流星,样子十分愤怒,可内心里又带着恐惧和不安。

    为何?

    因为自从雁门解围,他南下洛阳,再到西京,再到江都,这大半年来,他每天看到的奏报里,全都是大捷之类的词汇,而虞世基等人的汇报里,也都充满着胜利和喜庆的词语。

    特别是来到了江南之后,皇帝眼中所见的只有江都的繁华。

    江都有的是灯红酒绿,歌舞升平。

    并没有人跟他说过什么哪里哪里贼人又作反了,哪里哪里又破郡县了,他所听到的只有哪哪又灭了一支贼人,哪里哪里又进献了多少美人珍宝来。

    因此皇帝还真以为,现在天下太平,各地都是形势大好。

    毕竟,他是如此的相信裴世矩和虞世基等人,没有理由骗他,他们也绝不敢期瞒他啊。

    可现在,苏威却告诉了他一个完全不同的事实。

    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的四个宰相之中,有人在说假话。

    要么是苏威,要么就是裴蕴三个。

    可不管谁说假话,这都告诉了皇帝,他的宰相并不都是可信任的。

    那么他之前听到的那些好消息,可能就是有人在故意粉饰太平。

    他,被骗了。

    虽然他自认为被骗的可能性极小,甚至他更认为是苏威老糊涂了,可毕竟还是有这么一丝丝可能的。

    而身为天子,是连一丝丝被骗也不允许的。

    走到一座亭子前,杨广走进去坐下。

    他经过刚才这一路上,脑子里已经转过许久,也想了许多种可能。

    四位宰相还跟在后面。

    皇帝再次问苏威。

    “天下真有这么多贼匪吗?朕的诸道安抚使呢,他们难道没有尽职尽力?为何一直不能剿平贼匪?”

    “苏威,朕知道你反对东征,可你也没有必要用贼匪来吓朕!”

    “陛下,臣岂敢欺君,更不敢吓陛下。天下盗匪越剿越多,这是事实。张须陀上次在河南剿李密,结果一万兵马尽没,仅他被几个亲兵拼死救出。王世充剿李密,结果到现在,兴洛仓、虎牢关和荥阳等河南八郡也还在李密手里。”

    “若陛下真要再征高句丽,其实根本不需要再征召天下兵马,只需要一道赦令,赦免天下的盗贼,然后让他们从军东征,陛下可瞬间得百万之兵,则辽东渊氏必灭。”

    苏威今天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还开始硬顶起来,而且句句都是真话实话。

    杨广也不是傻瓜。

    苏威一而再的提起盗匪,还很直白的告诉了他如今天下盗匪的数量,足有百万之众。

    皇帝则愤怒变成了沉默。

    裴蕴最会察颜观色,一看皇帝沉默,知道事情不好。

    于是立马道,“看来我等身为陛下之宰相,却也还是被地方官员们欺骗蒙蔽了,请陛下给臣一次机会,一定彻底查明此事,给陛下一个交待。”

    裴蕴很联明,没有马上在皇帝面前跟苏威争论。

    他只是先说苏威说的可能是真的,但不是我们骗皇帝,是下面有人在骗我们。皇帝你给我们点时间,我帮你查一查,看实情究竟是不是如苏相所说。

    “好,朕给你点时间,但一定要把真实情况查明。”

    这会的君臣会面不欢而散。

    而裴蕴、裴世矩、虞世基三人出宫之后,立即密议半天,然后当天裴蕴就密令一个御史台心腹上了一道奏章。

    奏章里,这名御史弹劾苏威在负责选拔举荐官员之时,收受贿赂,然后随意授人官职。

    这道弹劾,证据如山。

    皇帝看到奏章后,果然大怒,马上就召了御史台和大理寺负责调查,结果有裴蕴等三相在后面操作,这调查的结果自然不会有变化,更何况,裴蕴搞苏威的这个事情本就是真的。

    甚至他们还指使大理寺和御史台借着此案,又装作是无意中发现了更多的苏威不法的证据。

    其中既有他贪污的,也有他结党的,甚至还有他与突厥勾结意图不轨的线索。

    杨广看到这些调查结果。

    也是吓了一跳。

    他把此案特意交给宰相裴蕴来查。

    结果裴蕴的办事效率可是相当的快,只有了几天就审理完毕。

    他的处置结果也很简单。

    罪证属实,当判处死刑。

    看到这个结果,杨广犹豫了会。

    “把苏威带来见朕,朕要知道苏威还有何话可说。”

    苏威被带了进来。

    这位在文帝朝就是宰相,曾两起两落,到大业朝又为宰相,并且三起三落的宰相,已经八十二岁高龄。

    满头白发的他,算是五起五落了。

    他看着皇帝,知道这是自己最好的机会,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辩白。

    “陛下。”

    苏威向皇帝叩头谢罪,磕的头破血流。

    皇帝也有些看不下去了。

    毕竟大隋的开国元老,五起五落。

    “你起来吧,这么大年龄了,怪可怜的。”

    “陛下,臣自知辜负了天恩,不敢求陛下宽恕,但请求陛下让臣与家人流放辽东为长流人,为大隋守疆拓土。”

    说着,苏威还膝行到皇帝脚前,抱着皇帝的脚叩拜。

    杨广感觉苏威的手往自己的袍子下的靴里塞了一团什么东西,他心中一动,目光望去,却见苏威望向自己的目光带着祈求之色。

    于是杨广最终没动声色。

    “好吧,朕念在你两朝宰辅的份上,又八十多岁的高龄,年迈昏庸一时糊涂,便赦你死罪。这样,朕贬你为安东道正七品节度推官!”

    本来裴蕴等人已经做足了功课,这次是要把出卖他们的苏威给弄死的,谁知道苏威毕竟两朝元老,五度为相,所以一通磕头,最终皇帝还是赦免其死罪,最后甚至还给他留了个七品的官职。

    节度推官,一个节度使的低级属官,是节度判官、掌书记之下的官员,负责的就是推勾讼狱之事。

    当苏威被侍卫带出宫后,裴蕴几人知道结果后大惊失色。

    “怎的不但没处死,还让他去了安东罗成那?”

    “定是那苏老匹夫使的鬼!”

    “说不定后面都是罗成在操纵!”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