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须陀因伤势未好,因此露了个面后,便继续在章丘养病。三万讨贼军,实际上是由东莱郡丞罗贵代统,单彬彬和罗继祖、罗承宗等各统一军。

    三万人马,打出张须陀的旗号,缓缓向西推进,各军相隔一二十里,每日行军不过四五十里。边行军边整训,倒也有模似样。

    等到他们沿济水推进到济北郡的寿张时,距离梁山已经极近。

    罗贵好歹也曾是勋贵子弟,将门之后,又当过亲卫,做过皇帝的金瓜武士,因此对于兵法战阵也是有些了解的,加之这几年在齐郡剿贼平乱,经验还是很丰富的。

    他撒出无数轻骑四下巡弋,前去打探梁山朱粲的动静。

    结果斥候回报,在梁山未见敌踪。

    侦察许久,得到一个消息,朱粲已经率部撤离梁山,往东郡去了。

    罗贵比较谨慎,担忧朱粲是要诱敌伏击,于是并不急于追击,只是加派了骑兵斥候前面开路侦察,然后各军缓缓的向前继续推进。

    几天后。

    消息传回,朱粲在东郡又抢掠一回后,在白马渡过黄河北上,进入了河北汲郡,然后他攻下了黎阳仓。

    这已经不是黎阳仓第一次被攻破了。

    大业九年,杨玄感叛乱,就在黎阳起兵,攻占仓城。后来朝廷派兵平乱,当时陈棱率兵万人攻夺黎阳仓城。

    再然后,大业十年时,张金称又曾突袭过黎阳仓。

    因此黎阳仓这座仓城里,其实早就没多少粮食了,仓城也没多少镇兵。

    这就导致朱粲的突然北上,偷袭得手,一举攻占黎阳仓城。

    “郡丞,现在怎么办?”

    得讯的这支自保军的军将们都跑来找罗贵问计,这些军将绝大多数是由诸郡的郡丞、郡都尉、县尉或地方豪强们组成的,大家这次也是为了保卫家乡来的。

    可现在朱粲跑河北去了。

    罗贵提议不如乘机追过黄河,去涿郡追杀朱粲,理由是朱粲现在流窜到河北,其实是一支孤军。

    但讨论半天,却不少人反对。

    他们更主张继续西进,乘现在朱粲北上,而其余叛军主力集结于荥阳去应对王世充,正好可以收复被叛军先前攻战的运河东岸各郡。

    见众人意愿强烈,罗贵也没独断专行,最后同意。

    于是乎,大军继续举着张须陀的旗号前进。

    二月底,大军收复东平郡,剿灭了几支还流窜在郡内的贼匪,砍了几百个脑袋,也算是首开得胜。

    接着继续进军。

    三月初,又接连收复了东郡和济阴郡,而此时李秀宁汇合了彭城太守陈棱军,也一路剿匪杀贼过来,接连收复了谯郡和梁郡。

    一时间,可谓形势大好。

    李密在虎牢关城下,得知这消息,不由的大骂朱粲。

    “这个浑蛋,让他防守东面,他居然跑去河北。”

    恼怒过后,李密也只得又调了几员战将,然后安排他们进驻荥阳南的大梁、开封,同时分兵去守淮阳,以守运河西岸,“一定要守住运河西岸!”

    “等我灭了王世充,再回头却收拾那些家伙!”

    面对着沿运河设防的叛军,陈棱和罗贵都没有继续进军,而是把过运河的兵马又撤回到了运河东岸,陈棱驻军砀山,李秀宁驻军周桥,而单彬彬驻于瓦岗。

    三路兵马进逼运河一线,却又按兵不动,却又各派出一支兵马扫荡身后曾失陷的几郡之地。

    张须陀和陈棱、罗贵还都派人送信给洛阳城,并报往关中大兴。

    这个时候,驻军在汜水河边虎牢关下的王世充、李渊、樊子盖等才知道原来张须陀居然还没死。

    樊子盖一面向西京的皇帝报喜,一面跟王世充李渊商议如何两面夹击叛军之事。

    信送到大兴城,裴世矩等人也十分意外。

    “张须陀居然没死,他现在打着河南安抚使的旗号,组织兵马已经收复运河以东诸郡失地,这事如何处置?”

    裴蕴认为张须陀先前兵败,要治罪,就算没死,可既然安抚使已经给王世充了,这事也不可更改。

    “不妥,眼下李密叛军势大,王世充等围攻虎牢和洛口仓,一直没有进展,现在张须陀能拉起十万人马来,这支兵马很重要,不如先安抚张须陀,待剿灭李密之后,再做处置不迟。”

    “如何安抚?”裴世矩问。

    苏威睁开眼睛,“此前陛下曾经以北海、高密、东莱三郡设立东莱都督,不过如今东莱都督来护儿随贺御前,我看不如就把现在运河以东、黄河以南、淮河以北之地全都自河南道中析出,设黄淮道,就以来护儿为淮北道节度使,然后以张须陀为副使,令张须陀代行节度使事,统兵与王世充联手讨灭李密。”

    裴世矩想想,这样倒也是个办法,毕竟现在一道出现两个安抚使,还各统一支大军。偏偏张须陀眼下声势比王世充更盛,倒也可行。

    “只是黄淮道这个名字不太合适,毕竟黄淮统指黄河以南淮河以北,还包括了运河以西的荥阳、颍川、汝南等郡,我看要不如叫山东道。”

    “叫什么名字无所谓,叫黄淮也好山东也罢,关键还是得让张须陀和王世充早点平灭李密为好。”苏威道。

    于是,四位宰相便替皇帝作了主,这事也没有禀报皇帝,直接就以都省名义发下公文,从河南道析出山东道,以来护儿为节度使兼荥阳太守,以张须陀为副使兼齐郡太守,以东莱郡丞罗贵为长史兼东莱太守,以陈棱为司马兼彭郡太守,让他们联合河南安抚使王世充、东都守樊子盖,淮南安抚使李渊一起进剿叛贼李密。

    “这中原混乱也不知道何时能休,如今春江水暖,我看可以请陛下出西京,经江汉巡幸江南了。”裴蕴道。

    虞世基也点头,中原那边打成了一锅粥,早就不安稳了。只要李密一天不灭,东都就一天不安全,连粮食都得不到保证,所以还是得去江都。

    留在西京,同样无漕粮入关,还是不安稳。

    四位宰相也有些无奈,但又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所以只能把烂摊子扔在身后,交给大帅们去处理,他们陪皇帝去江南清静清静吧。

    等收拾好了,再回来!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