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张须陀现身齐郡的宴会上时,引起来赴宴的众人一阵轰动。

    代海寺一战,大家都以为张须陀真的战死了,全军覆没。谁知道,张须陀居然没死。

    之前,罗家召集四郡自保,罗成的妻子还在齐郡打起张须陀的旗号来招兵买马,大家还以为只是借张须陀的名头而已。

    岂料,还真见到了张须陀。

    看到张须陀,大家是既惊讶又激动。

    如今河南叛军声势浩大,朱粲等人又残暴不仁,所过之处,那是如蝗虫过境,一扫而光。今天宴席上,不少人就是从那被攻破的八郡之地过来的,其中也不乏如荥阳郑氏这种名门士族,也有如荥阳崔氏等郡望大族。

    自然也有如离狐徐氏、东郡翟家、济阴单家,历城房家等许多地方豪强之家。

    这些士族豪强还算消息灵通,当初跑的比较快,虽说田宅商铺等许多东西没法带,可好歹家人细软这些是带出来了的。但是一想到宗祠祖坟家宅田地这些如今全都被叛军夺了,甚至还被他们均田授地,大家就难以咽下胸中这口闷气。

    罗成提出要个筹集钱粮,招募兵马,自保讨贼的时候,大家都比较积极。

    不过众人积极的同时,又担心罗家撑不到夏天罗成率忠武军回来。

    现在看到了张须陀,大家信心大增。

    哪怕张须陀代海寺全军覆没,可毕竟那一战,他只有一万人,却与几十万叛军交战,还是中了诱敌和埋伏之计才败的。

    荥阳郑家的郑耀祖喜悦莫名。

    他对张须陀道,“我就知道张公定然无事,有张公你来统领大家讨逆平叛,河南局势安稳指日可待也。”

    他是郑观音的叔父,之前李密攻荥阳的时候,他便带领郑家人坚决抵抗,结果最后还是城破,好在李密为了收买人心,没有动荥阳郑氏。后来李密诈败诱张须陀,故意弃守荥阳。

    郑家便安排人逃离。

    没多久传来张须陀战死,全军尽没消息后,郑家便赶紧的逃离了荥阳城。

    如今齐郡已经聚集了各路人马,约有三万之众,这还没算上几支愿归附投诚的贼匪,他们加起来也有三万之众,不过张须陀不放心他们,所以让他们依然还驻在泰山脚下。

    不过在东南边琅琊郡,李秀宁也招募了约两万人马。

    再加上东莱罗贵那边还有两万人马,所以现在他们的数量还是很可观的,号称十万之众。哪怕匆匆招募起来的一支新军,顶多算是乡勇联防,可好歹也能壮一壮自家士气。

    再说有张须陀这位名将在,大家自信心再次暴增。

    “贼帅朱粲率一支贼军驻在东平郡北的梁山下,号称十万,在那里耀武扬威,还声言要攻济北郡和鲁郡,让两郡主动投降,否则他若来攻,破城之后便要屠城!”

    朱粲因为好吃人,所以让人畏惧,而他麾下的兵马更是毫无军纪可言,走到哪便抢到哪杀到哪,所过之处,一片废墟。

    大家都很害怕这个吃人魔王杀过来,毕竟齐郡距离梁山,也就只相隔一个济北郡而已。

    张须陀知道大家的担忧,他很清楚,现在诸郡自保军号称有十万之众,可实际上没什么战斗力,大家心里都没底气。

    “大家不要惊慌,也不用担忧,我此前已经派人前往打探敌情,侦知一个重要消息。朝廷派王世充、樊子盖、李渊三帅统兵八万进剿李密。现在李密十分惊惧,所以正调集东面各路贼匪回荥阳助阵,甚至还向淮西的孟让请求增援。他此时自顾不暇,哪还有余力来东犯。”

    这个消息一出,大家一片惊喜之声爆出。

    “不过贼虽不来犯,但我们却不能坐失良机。如今李密面临着东都大军的进剿,忙着调兵西去助阵。所以我们正好可以乘此良机,出兵进剿,收复失地!”

    在座的士族豪强们不少人的家乡都被贼匪攻陷,对于打回家乡去,他们有很强的意愿。

    为了能够早点打回家乡,收复产业,他们甚至又自愿再拿出不少钱来。

    张须陀也趁热打铁,当下重新打出河南安抚使衙门的旗号来,并给招募起来的兵马,重新编授番号,任命军将。

    虽然任命的军将,主要都是那些出钱出兵的士族豪强们,可起码这次也算编制统一,指挥有序。

    花了几天时间,三万人马便编练完成。

    张须陀以百人为队,步兵二十队为一团,骑兵十队为一团。

    三万人中,骑兵凑了两团,步兵倒是编了十四团。

    十四团步兵编了前后中左右五厢,前后左右四厢各三团步兵,中军则两团步兵两团骑兵。

    张须陀亲统这三万人马,而授单彬彬统领中厢,让罗承宗统领前厢,其余三厢也各任命了军将。

    然后,他便让全军开进济北郡,同时又令泰山下驻守的那三万归附的数支招安贼军,也向鲁郡开进。

    两路向东平郡缓缓推进。

    一路上,各军都是大肆宣扬,锣鼓喧天,旗帜招展。

    还令骑兵故意在官道平野上来回的奔驰,弄的声势浩大。

    驻于东平、鲁郡、济北三郡交界之处梁山的朱粲,也一时搞不清楚情况,听斥候口口声声说亲自见到了张须陀的帅旗,甚至见到了军阵前的张须陀后,也一时有些惊惧。

    张须陀在河南时,朱粲只敢在淮南江南流窜,根本不敢进入河南地界。

    上次他负责诱敌张须陀,结果一交手,就马上成了真败,那次的经历告诉他,张须陀是真的危险。

    “听闻张须陀还手书传令彭城太守陈棱,让他率部北上,与他一起夹击我军。”

    朱粲一听陈棱也要北上,当下惊的头皮发麻。

    一个张须陀就足以让他畏惧了,现在又来个极能打的陈棱,这还怎么混?

    本来,他这段时间一直在梁山停驻不前,就是因为其实东进的八路贼匪,现在已经有七路调回荥阳去了,就为了迎战王世充李渊樊子盖三人,准备决战。

    所以独留他一路在这边虚张声势,他号称十万,其实麾下真正能打的有武器的也就两三万人,还是乌合之众。

    “传令,后撤回东郡。”

    想了想,朱粲又怕就这样撤了会被李密降罪,“咱们去汲郡攻黎阳仓!”

    至于河南东部,爱谁谁,不管了,反正他是肯定不会在这里硬扛张须陀和陈棱的。万一李密要怪罪,他就呆在河北不回来了,反正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只要手里有兵马,在哪都能逍遥自在,在哪都能吃到肥嫩的婴孩。

    不过走之前,他还没忘记给李密去了一封信,告诉魏公李密,张须陀没死,张须陀又杀回来了!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