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已经落入群山之中,天色渐暗。

    一行大雁自远处飞过,在战场上盘旋,发出悲鸣的声音。

    西天的云朵如同火烧一般,似乎是战场上血已经溅到了天上。

    雁门城外。

    滹沱河的水已经被血染红,战场上突厥人的狼旗与隋军的红旗混杂一处,遍地都是尸体。天色渐暗,可厮杀依然还在继续。

    猛烈的攻城战已经持续了五天。

    这五天,突厥人四面围攻,没有一刻停歇。

    而城中的骁果军也不负皇家禁卫军的名头,一次又一次击退了突厥人的进攻。

    战场上牛角号声再次响起,突厥人不死心的在天黑之前又组织起一次潮水般的进攻,无数简易的云梯、木梯被推上前来。

    更多的突厥骑兵下马,排成密集的方阵来到城下,一起举弓,准备齐射掩护攻城。

    浓重的血腥味冲天而起。

    战场只有等到天黑之时才会打扫,而此时,血战一天,城下堆积了数千具隋和突厥两军士兵的尸体。

    雁门城上,鼓声阵阵。

    马邑都督兼马邑太守王仁恭身披铁甲,来到皇帝面前。

    “陛下,突厥狼崽子又要攻城了,请陛下许臣率骑出城冲杀。”

    五天来,雁门攻防惨烈,外围的防御工事已经全都失去,一座卫堡营寨都没剩下,只能龟缩于这城池之中。

    不过隋军的勇悍也确实不一般,突厥虽仗着兵多,可攻城手段却简单,也缺乏器械,而雁门城却是天下一等一的要塞险关。

    不过就算如此,每天关键之时,城中也得冒死杀出城去,否则,在突厥人铺天盖地的箭雨攻击下,城头上人都立不住,更别说得面对蚁附攻城的突厥人。

    这种时候,只能打开城门,派精骑赶死队杀出城去,沿着城墙猛杀猛砍,如此方能化解掉突厥人的猛烈攻城。

    不过这种反击手段伤亡太大。

    每次出城,起码都得战死三成以上。

    做为都督、太守,王仁恭虽一把年纪,可表现极为出色,他将突厥人来袭归为自己的失职,所以请求将功赎罪,每次都带队出城冲阵。

    虽负伤十余处,却依然不肯放下带队冲锋之职。

    皇帝已经几天都没睡好了,脸色苍白,尤其是眼睛都红肿了。

    突厥人虽然还不曾攻入城中,可他们的箭雨却无比猛烈,甚至还经常以火箭射入城中。雁门城中靠着城墙百步内的房屋几乎拆光了,一来防突厥火箭,二来则是把房子拆了,拿木料石头上城做守城之用。

    皇帝呆在城中心的一处大宅里,可也依然无法安稳,不时会有突厥人用抛石车扔石头进来,虽然突厥人的技术差,可这几天也开始赶制出来一些抛石车,这东西虽没什么准确性,但胜在射程远,可以越过城墙直接砸到城里来,甚至有时还抛毒烟、火球进来。

    杨广从没有经历过这么狼狈的时刻。

    “王卿,你身负重创十余处,不如让其它将军带队吧。”

    “陛下,臣还能再战!”

    皇帝看着这位老将,不由的感动落泪。

    “既如此,那就请将军再战。”

    “陛下,若老臣战死,还请陛下能够抚恤臣之子。”

    杨广这个时候也是也是不惜血本。

    “往者诸军多不利,公独以一军破贼,古人云,败军之将不可以言勇,诸将其可任乎?今委公为突击大将,当副所望也。朕赐公良马十匹,黄金百两,赐爵雁门侯!”

    “公之部下随出城者,皆赐勋三转,加阶一级!”

    “臣谢恩!”

    王仁恭拜谢君恩而去。

    他来到兵营,大吼一声。

    “刘武周、尉迟恭何在?”

    长相彪悍的两员河东大将猛然而出,“末将在。”

    “陛下已经同意我们再次出击,并许诺凡出城之将士,赐勋三转,加阶一级。准备,披甲出战!”

    刘武周挥着手里的铜锏,笑呵呵的道,“他娘的,终于又可以杀个痛快了。敬德,还能再战吗?”

    刘武周此前在辽西时就是王仁恭部下,结果因为罗成遇刺案,心怀内疚,愤而离职回了河东马邑老家。

    结果没多久,王仁恭也请求调离辽西,上次设道置使,他被授为雁门都督兼马邑太守,统领雁门、楼烦、马邑三郡,统兵一万二千人。

    王仁恭到达马邑后,便开始整军备武,设立军府,编练府兵,他亲自去刘武周家见了这个老部下,还说当初罗成本欲调他到身边的事情,两人感叹之际,王仁恭招刘武周到他麾下。

    于是刘武周再次出仕,在雁门都督府下任职鹰扬郎将。

    而尉迟恭也是马邑人,跟刘武周同乡,年轻的时候以打铁为业,一次东征和二次东征的时候,都去涿郡打造过军器。

    刘武周回乡后跟尉迟恭倒是挺合的来,两人关系不错。也知道他的勇武本事,于是向王仁恭推荐了尉迟恭,王仁恭试过他的本事后,破例授了个一个校尉之职。

    这次雁门之围,王仁恭因为早就来面见天子,所以突厥人一打过来,雁门都督府的兵都没反应过来,最后只得匆忙退入雁门。

    尉迟恭长的跟块黑炭似的,又黑且壮,个头魁梧,膀大腰圆,尤其是那豹头环首,跟个猛张飞一样。

    他自小打铁,所以力气十分大,而且家中以前也是数代军职,他打小还习练骑射马槊,擅使一支九节钢鞭,很有边疆的尚武之风。

    听到刘武周问他还有没力气。

    尉迟恭拿起铁鞭一鞭打下,一块上马石便被砸的粉碎。

    “你说突厥人的脑袋,有这上马石硬吗?”

    刘武周哈哈大笑,“厉害,一会咱们哥俩就好好比比,看谁杀的突厥狼崽子多!”

    尉迟恭也不甘示弱。

    “比就比,不过得有点彩头,若是你输了怎么办?”

    刘武周笑道,“我家中有几个高句丽奴婢,若是我杀的没你多,我就送你两个。”

    “好,说定了,不过不是送,是输给我两个。”

    “你先赢了再说。”

    “我铁定赢你。”

    刘武周和尉迟恭二人边说边披甲,片刻后,二人皆是装备齐全,刘武周手握丈八马槊,背负铜锏,腰挎角弓横刀。

    尉迟恭则手持铁缠黑漆丈八马槊,背负九节钢鞭,负弓两支,带刀三把。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