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马大棒子家,由他带路走没几步便是另一座院子,一样的粗犷原始,相比起马大棒家,这家的屋里没那么暖和。

    没烧火塘,只烧了炕。

    炕上做着六七个男女,看到马大棒子带着人进来,他们眼里闪过慌张的神色。

    “屯长,我兄弟他们一会就走。”

    一个挺着肚子的高句丽女人用不太熟练的汉话向马大棒子说道。

    马大棒子道,“没事,不是来赶他们的,这是我们大帅,今天特意来看看你们。”

    那女人打量着罗成,一时还没明白大帅是代表什么。

    阚棱怒目而视,一声冷哼,吓的女人直接要跪。

    罗成上前扶住她,然后转头对阚棱说,“你的勇武并不该用在这种场合。”

    然后他对那妇人道,“我是罗成,辽东留守,今天特意来瞧瞧你们。”

    那女人这下终于明白眼前这个男人是谁了,居然是被她们这些高句丽奴称为辽东王的男人,一时又要下跪,她甚至叫她的兄弟们一起跪。

    “不必如此,都炕上坐吧。”

    女人的肚子隆起,说是已经有快五个月身孕了,她看起来很年轻,也就不到二十的样子,脸色有些苍白,但还算好,没有太瘦。

    炕上的那几个男女,都是这个女子在屯外边的家人,他们在屯外的房子不比这里好,多是半地下的窝棚,冬天要冷的多,而且他们粮食也少,每天都处于半饥饿的状态,今天进屯来看她,她便让他们在这里吃饭,又在暖和的炕上多呆段时间。

    不过按规定,所有的奴隶都是不允许在屯中过夜的,就算进出,都得经过登记允许,更不得携带铁器等。

    “大帅,这个女人叫阿达,她男人是来自陇右的胡禄,我们都喊他葫芦儿。葫芦儿是个三十多岁的府兵,走的时候没带阿达走,说他家孙儿都有了,要是带个高句丽妾回去,会被人说,而且此去陇右路途遥远,带一个高句丽女人不方便。”

    不管怎么说,胡禄走了,抛下了这个年轻的高句丽妾阿达。他原来在这屯里分的军田和勋田,都被军府收回,军府给了他一笔钱帛算做是一点补偿。

    他的房子,其实就是栋木屋,还是由阿达住着,他走时,给阿达留了些粮食,算是就此缘尽。

    “葫芦儿走时也不知道这个女儿怀孕了,要不然估计也许就带她回去了。”

    像马大棒他们这些府兵,虽说府兵没有粮饷可领,可毕竟之前打仗得赏分战利品的,每人手头都有积蓄,早早就储好了过冬的粮食。

    而阿达没了府兵丈夫,生活却没有了来源。

    连她在屯外的家人,现在也难得她接济了,毕竟她现在也是靠接济过日子的。

    其实她家人今天来看她,都是来劝她再找个隋军府兵嫁了,哪怕嫁不了府兵,嫁个府兵迁移来的家人也行。

    毕竟他们现在身份就是奴隶,如果嫁了府兵,他们就能成为府兵的佃农。

    本来他们就是葫芦儿的佃农,可葫芦儿走了,他的田收回去了,这家子就成了无地可佃之人。

    罗成一边听一边点头。

    现在的辽东,其实社会阶层结构非常的简单,在他的特意主导之下,现在辽东就两类人,一是隋军府兵和他们的家眷,一类就是高句丽奴隶和被流放过来的中原叛军和家眷。

    府兵现在都分田授地,全是地主,连他们的家人过来都享受了好待遇,也分到了地。

    但那些高句丽人和流放来的罪民就惨多了,他们全是奴隶或罪民身份,虽不是私奴,但也是官奴隶,没田没地甚至没房子没财产。

    罗成还算是给他们找了条出路,做府兵地主们的佃农,比直接做农奴要强的多,佃地耕种最后缴租之后还能有自己的留余,可以生活。

    但他们得依附地主生存。

    特别是在辽东,在罗成设计下,这些高句丽人或罪民以家庭为单位一起生活,但家里得有女子嫁给府兵地主们为妾,不管是未婚的姑娘嫁也好,或是丧偶的寡妇嫁也好,哪怕是有丈夫的改嫁给府兵为妾也行,总之,他们要想从奴隶变成佃农,就得有家人给府兵做妾,完成那道绑定程序,如此才行。

    罗成这样搞,其实就是为了把这些麾下的府兵,变成辽东地主,甚至是他的半封建骑士,让这些府兵以土地跟辽东捆绑起来,而他做为这个制度的保障者,则这些辽东府兵地主们,也便会全力拥护他。

    说白了,罗成就是要告诉所有府兵,你们今天能过的这些好日子,都是罗成给你们的,所以你们也得拥护我,我罗成保护你们的利益,你们保护我的地位,相辅相成。

    至于那些流放的罪民或高句丽奴隶,他们则是被府兵阶层压在脚下的底层,毕竟辽东虽大,可也无法实现社会主义的,金字塔才是最稳固的结构。

    也正因此,葫芦儿走了,这个叫阿达的女人也没资格继承葫芦儿的土地,哪怕葫芦儿愿意送给她也不行。

    人走,地收。

    甚至葫芦儿的这座简陋的木房子,也仅可以让阿达暂居,如果他改嫁,这屋子也不再属于她的财产。

    至于阿达的家人们,也只能借着探望阿达的机会,来这里烤烤火吃顿干的,黄昏之前,他们就得离开,回到屯外自己的窝棚去。

    “阿达,你肚里的孩子,生下来打算怎么办?”

    阿达有些迷茫,虽然她也恨那个已经有些陌生的男人葫芦儿,可肚子里的孩子毕竟也是自己的肉。

    可如果生下来,怎么养呢?

    今天父兄们劝她想办法打掉孩子,然后再嫁个隋人,这样不但是阿达以后有保障,就是他们一家子以后也可以继续成为佃农,而不是如今孤魂野鬼一样没有主。

    “我不知道。”阿达道。

    “阿达,现在我有两个选择给你。第一个,你可以把孩子生下来并自己抚养,留守府每年会给你们一些粮食补助,直到这孩子长大。或者,你也可以把孩子生下来之后,交给留守府。我们会替你和葫芦儿养大这孩子,他会在义儿营中长大并成人。”

    “我可以打掉这个孩子吗?”阿达问。

    罗成摇头。

    “不,这个孩子并不仅仅属于你一个人,他也是我大隋的子民,是我辽东留守府治下的百姓,既然怀上了,你就不能扼杀他,你可以不养,但不能不生。”

    罗成直接说道,人口,对于如今的辽东来说,是很重要的。

    “那我怎么办?我家人怎么办?”

    “你如果愿意再嫁,留守府会安排,至于你家人,当然是你随你一起,你嫁给哪个府兵,便安排给谁做佃农。”

    “若是你现在不愿意嫁,也可以等孩子生下来之后,或等到孩子一岁之时再安排,在此之前,你和孩子都会得到留守府的照顾,每月会有钱粮发给你,至于你的家人,也会安排他们佃种官府的公廨田等。”

    罗成提出的这些选择,阿达听的很仔细,有不懂的地方,还特意再三询问。

    最后她决定在这里先把孩子生下来,然后把这个孩子养到一岁,然后交给留守府。

    最后,阿达问了一个问题。

    “我以后还能再见到这孩子吗?”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