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国公府。

    罗艺正在书房里教长卿写字,结果管家进来。

    “公爷,外面来了队宫里人,说奉旨而来。”

    宫里来的是个宦官,见到罗艺时并没有表现的如何热诚,这让他稍稍意外。

    大隋之初,朝廷除门下、内史、尚书三省外,还有秘书和内侍这两个内省,秘书省是管图书收藏、修史、天文历法这一块的,比较清闲的衙门。而内侍省,则是内廷的侍奉机关。

    国初,由宦官担任,置四品上的内侍两人为高官,次官为内常侍,统领的是尚食、掖庭等六局。

    到了大业朝,皇帝改内侍省为长秋监,有长秋令和少令、丞等,改用士人担任,宦官则几乎都只是低级役使人员,宦官便只是皇帝杂役,不算朝官,地位大降。

    可不管怎么说,宦官毕竟是皇帝身边人,有些宦官还是比较受重和的。那些能够见到外朝官的宦官们也聪明,一般都会偷偷结好外臣。

    但现在这个来的宦官看着五十余岁年纪,白面无须,明显是个老练人,但却对他不言不语。

    都说宦官们是皇帝的贴身人,所以宦官们的态度,有时也反映着皇帝对臣子的态度。

    罗艺心里有不太好的感觉。

    “陛下听闻燕国公病重,所以特派老奴带了御医过来诊治,还特别吩咐,接下来燕国公就不必费心朝事,兵部之事也暂先交由杨义臣大将军先代管。燕国公也不必每日去内省,不必上朝,只安心在家静养,若朝中有军国要事,陛下会派人过来询问意见的。”

    说完,他一招手。

    顿时有小宦官们送上大把的补品,另外还有两个皇帝派来的御医。

    “这些都是陛下特意吩咐选的上好补品,这两位御医从今天起呢,也暂时就留住在燕国公府,细心照料燕国公身体。”

    罗艺虽说久在边关,常年统兵,可也不是傻子。

    几乎是立即明白过来皇帝的真实意思了。

    让他不必上朝,还把兵部交给了杨义臣,甚至都不让他出门了。

    他哪来的什么病?就算有病,也没病到快死的地步,哪用的着这样。

    那位宦官说完,又道,“近来天下不太平,这洛阳也有些不宁,所以陛下特意拔了二百禁卫,为燕国公站岗护卫。”

    这算是软禁了。

    出了什么事情?

    肯定是出了重大的事情,要不然,皇帝不可能突然对他下手。

    只是罗艺一时间,根本想不到出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若真如李浑叔侄一样,那结果肯定不是这样,定是直接拿人下狱,然后查抄封门。现在只是以其它借口,将他软禁在家,暂停职务,这就未免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最近身体确实不适,没想到陛下如此关怀,实在是受宠若惊。有一事还想劳烦公公,不知道可否帮我通知出云公主驸马一声,让他来陪我聊会天?”

    罗艺试探着道。

    “这个恐怕不太方便呢。”

    “为何?”

    罗艺一边说,一边从书案上取来镇纸,“这是西域玉石打造成的珏镇纸,一个玩物,送给公公。”

    那宦官眼力不错,一眼看出这个玉镇纸价值不菲,只能能值百贯以上。

    当下不动声色的收下。

    然后悄声道,“我只能告诉燕国公,罗驸马今日也突然病了,如今已经不能再在御营视事,回驸马府养病了。”

    “病的重吗?”

    “不轻,连府门都出不去呢。”

    说完,那宦官就不肯再说什么了,拱手告辞。

    罗艺坐在书房想了许久,越想越不太对劲。

    连罗嗣业都被软禁了,看来不只是冲着他罗艺来的,难不成罗成出事了?

    出什么事能让皇帝如此?

    如果只是打败仗,皇帝不可能这般。

    再联想之前皇帝下达的罢征令,难道说罗成这小子在辽东抗旨,不按旨解散兵马?

    越想,罗艺觉得这种可能性越大。

    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事还真是麻烦了。

    “这个老五。”罗艺叹惜一声。

    他带着孩子出了书房,在府里转了一圈,发现前后门和侧门外都已经由禁军把守,连府中奴仆出入,都要经过他们的严格搜查。

    甚至连府墙外,都有听到有禁卫说话的声音。

    整个燕国公府已经被围起来了。

    “长卿,叫你祖母和母亲来厅中喝茶。”

    罗艺想了想,让长卿去喊妻子崔氏和媳妇阎氏前来。

    崔氏远远的就对罗艺道,“这外面怎么回事,怎么来了那么多禁卫把门,连府里下人出去买菜都不成了,罗艺,你究竟干了什么?”

    罗艺对崔氏的跋扈早就习以为常了,此时也没空跟她吵。

    “少说两句。”

    阎氏则比较规矩的跟罗艺与崔氏行了礼,崔氏对阎氏这个媳妇还不错,毕竟她自己无出,多年来又心狠把罗艺与其它女人生的孩子都弄死了,现在一把年纪了,也孤单寂寞。

    阎氏和她的孩子入府来,倒也让她难得的享受到了一点天伦之乐。

    尤其是阎氏比较懂礼数,长卿这孩子又十分聪明,更得她意。

    罗艺把自己的猜测简单的说了一下。

    那边崔氏几乎跳脚,“那个罗成,怎么如此不懂事,抗旨可是要杀头的,他自己不要命,还要牵连到我们。”

    罗艺不理她,对阎氏道,“你看能不能想办法跟你父亲阎侍郎联系上,让他打听下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若是能让他给罗成去封信,最好。”

    “媳妇明白,回去就写。”

    崔氏还在那啰嗦,罗艺对她道,“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有这精力,你不如也想办法跟你家联系下,崔尚书也是你们本家,让你兄弟跟崔尚书探探情况,崔尚书的女儿是士诚的妾侍,咱们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个时候他会帮忙的。”

    “这挨千刀的。”崔氏骂骂咧咧的去给兄弟写信。

    阎氏行礼后也走了。

    罗艺有些头痛的坐在那里。

    罗成啊罗成,你这究竟是要干什么呢?

    就算你要做什么,也要先跟这边商量一下啊,现在弄的这般措手不及。

    在心里,罗艺还是比较相信罗成不是那种乱来的人,毕竟也没理由拥兵叛乱割据辽东吧?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