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之前,罗成召杜伏威和辅公祏谈了许久。

    最后,又特意与鱼俱罗和吐万绪两员老将聊了许久,拜托他们今后多照顾下杜大和辅三两个年轻人。

    本来罗成还是比较想把这两员老将带去辽东的,毕竟年纪虽老,可经验更足。军中有这样的身经百战的老将坐镇,也是一宝。可皇帝让两人留在江南当太守,罗成也没法子。

    最后,他又去了俘虏大营,对那些忐忑不安的俘虏们谈了些关于去辽东移民之事,罗成许诺到了辽东之后,都能够重新开始,哪怕皇帝说这些叛军移民去辽东后,必须为军队屯田满十年才能重获自由,并均田授地,可十年时间就能洗脱叛逆之罪,其实也是值的。

    “大帅,世充在此恭送大帅北上。”

    王世充从江都赶来,他被皇帝授了个江南安抚使头衔,负责善后事宜,原本那两万余征召起来平乱的江淮兵,现在也都隶属于他。

    连杜伏威辅公祏他们现在也一样得听他指挥。

    “王兄何必如此客气。”

    王世充特意为罗成准备了许多礼物,装了足足几大车,都是些好东西,甚至有许多江淮美人,罗成不收都不行。

    “大帅若是不收,你这就是瞧不起我王世充了。”

    “哈哈哈,这话说的,好,那我就收下了。”

    等罗成一走,王世充却只是冷笑。

    两万五千人马南下平乱,三个月时间,又北上前往辽东,来时两万五,走时却依然还是两万五,中间折损了几百人马,都已经就地补充起来。

    为了赶时间,这次自江宁出发,到京口乘船,却没再过江都,不走运河,而是直接从长江出海,然后沿海岸北上到东莱郡,经庙岛群岛到旅顺,再到辽河口。

    长江的楼船上。

    罗成看着搬上来的那一堆的礼物,瞧了瞧,确实是些好东西,各种珍玩奇物。

    “把东西都记到军中账上,回头发卖了,钱帛用来给咱们军中的义儿侍从们发津贴。”

    “那美人呢,这王世充可是十分豪爽,一送就送了十八个美人,全是二八佳人,我看都还是处子之身呢。”

    “十八个,这是想我吗,军营之中不适合留女子,这样,等到了辽东,我把她们分送给单二哥他们去吧。”

    “得给老程和元庆一人两个,也安慰安慰下这两个家伙。”侯莫陈乂笑着道。

    “给他们,也用不了现在。”王子明笑言。

    船帆远去。

    王世充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收了起来,他转身道,“去江宁。”

    一到江宁,王世充便召集了鱼俱罗、吐万绪、杜伏威、辅公祏、赵元楷等一大票军政要员们。

    然后他当即宣布,要谨遵圣旨,严格甄别叛逆骨干。

    这一甄别,就立即自十五万叛军中甄别出了五万余人,另外还牵连出上千家七郡地方豪强大户。

    一时间,人心惶惶。

    这时,王世充又宣布,可以赎罪。

    所谓赎罪,自然就是出钱。

    那些被牵连的上千豪强大户,其实多只是跟有些叛军有点亲戚关系而已,绝大多数都是无妄之灾,可王世充不管,要赎罪,出钱。

    甚至还明码标价,自称童叟无欺。

    给了钱,就可赎罪脱身,不给,就是叛逆骨干,就得处死。

    最后,无数七郡豪强大户被王世充敲诈的破产,但最后依然凑不足够的钱来赎罪。

    鱼俱罗和吐万绪等出来劝说,可王世充根本不管,只说奉有皇帝旨意。

    于是,最终折腾了大半个月,王世充家无数,搜刮了无数钱财,最后依然还杀了三万余人。

    本来按罗成跟他交待的,就算要杀点骨干,可最多也就杀个百来人或者再多点,可王世充却一下子杀了三万余。

    七郡杀三万余,还抄没千余家。

    最后,王世充才算放过其它人,让他们移民辽东,可王世充却极狠,每个人除了身上穿着的能带走,其余的一针一线都不许带走。

    十几万叛军,还有三四十万的叛军家眷,都被王世充勒令迁移辽东。

    不管家中贫富,一上了他的迁移民单,那么一切家产都充公,只能孤身上路。

    他派兵押送上路,路上每天只提供一点粮食,至于其它的,生死由命。

    这样一搞,本来被罗成一击即平的江南叛乱,立马又沸腾起来了。

    无数的江南百姓都愤恨难平,他们拒绝听从官府的安排,拒绝交出自己代代积累的财富,拒绝背井离乡要饭一样的去辽东。

    他们逃亡,他们杀官,他们劫掠。

    虽然暂时还没有再出现如刘元进这样自称天子的人物,可是江南各郡,却已经到处都是逃亡的百姓,无数山林水泽,都有聚集的逃民们。

    而就在这种时候,皇帝居然还又下达一道诏令到江南。

    “三征高句丽!”

    如上两次一样,皇帝再次征召天下府兵,并从江淮征召水手船员从征。

    同样的,江淮的百姓,也接到了交粮和运粮的任务。

    这简直就是火上浇油。

    本来经过刘元进叛乱,再加上王世充的‘安抚’,江南各郡现在已经是水深火热了,皇帝还要征兵派夫,谁受的了。

    于是逃亡更多,从贼叛乱者也更多了。

    王世充敲诈搜刮了大量钱财,每天派船只一船船的往洛阳运送,大部份送给皇帝,一部份送给公卿贵族们,当然,他也给自己留下许多。

    江南已经一片沸腾,可东都洛阳的皇帝根本不知情。

    原本说要迁往辽东的四五十万百姓,王世充折腾许久,连一个都没能送过长江去。

    就在九月底。

    罗成率领一军将士抵达东莱港。

    一进港,便听到一个消息。

    东莱太守周法尚病危,听闻罗成抵达,请罗成过去相见。

    罗成赶到太守府中,周法尚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他拉着罗成的手道,“吾再临沧海,却未能利涉,时不与我,将辞人世,立志不果,命也如何。请大帅暂接东莱郡,待陛下旨意。”

    说完,这位五十八岁的名将,眼中带着无限的遗憾辞别了人世。

    一生征战百千回,最终却死在三征开始之前,始终未能灭亡高句丽,一雪辽东之耻。

    在东莱任主簿的老爹告诉罗成,周法尚听闻三征令起,积极备战,谁知转眼就没了。

    大隋又倒下一根顶梁柱。

    来护儿此时还在洛阳,罗成现在也管不到河南的事情,只能让老爹先帮着打理下,然后他写了封奏章,奏明东莱太守周法尚病逝,让皇帝派大将来接任太守之职并水师总管之职。

    不出意外,肯定还是来护儿前来接任。

    不过他也给罗艺去了封信,让他看有没有机会,把老爹这个主簿扶上东莱郡丞的位置,这样一来,来护儿统兵出征后,老爹这个郡丞二把手,依然可以顺势接管东莱郡。

    皇帝已经下旨三征高句丽,但现在已经有九月,辽东开始降温。所以今年是没法打了,只能是开始动员,估计也要等到明年正月再正式出兵。

    在此之前,罗成这个辽东太守,兼知辽东辽西诸军事的大将,便算是辽东战区的最高指挥了。

    在大军出征前,会不会就先爆发几场局部战役,这却是谁也无法预料的。

    但罗成只能说,杨广这个时候还敢马上发三征高句丽旨意,这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这天下都乱成什么样了,也不说休息休息,哪怕休养个三五年再打也好啊,可他却马不停蹄的,相隔半年,居然再次诏令征辽。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