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失魂落魄的李敏,罗成过去拍了拍士信的肩膀,“小六,这又怎么回事?”

    罗士信瞪着宇文承都,“他非要跟我找碴。”

    如今的小六已经不是几年前的小六了,几年前在怀远第一次遇到宇文承都时,罗家兄弟还只是底层的小府兵,可如今已经有足够的资本傲视宇文家。

    罗成瞟了一眼宇文化及,不屑的冷哼一句。

    “士信,如今你可是从四品的虎牙郎将,征辽功臣,他宇文承都不过区区一鹰扬校尉,有什么资格敢挑衅你?”

    本来还斗牛一样的宇文承都一听这话,脸胀红。

    宇文化及也怔神。

    罗成走过去,直接伸手拍打在宇文化及的脸上,“宇文家的小崽子,没事别来找碴,昔日你在怀远对我们兄弟耀武扬威,但今天的我们,你得罪不起。”

    宇文化及也没料到罗成居然这么嚣张,这可是皇城脚下,这里还有无数的官员呢,就不怕被弹劾?

    再说了,他罗老五凭什么敢这样嚣张,他爹可是参知政事,那是宰相。

    “你别不服气,你现在是左屯卫将军,而我是左屯卫大将军,老子就是压你一头。你也别说你爹是参加政事,告诉你,我叔父如今也要入朝为相。所以,你以后别老是想着在背后搞老子,惹火了老子,看到李敏没,那就是你的榜样。”

    罗成跟李敏之间的恩怨,并不希望宇文化及也插手进来,敢乱插手,就别怪他不客气。

    “你小子够嚣张,我一定要到陛下面前参你一本。”

    “随你。”罗成现在还真不怕他参他,甚至他现在就是在故意演戏。皇城根下,肯定有许多皇帝耳目,这里发生的事情,估计都已经传到皇帝耳中了,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连李渊都懂得故意寻欢做乐以自污,他罗成总不能表现的太过成熟稳重。

    就得做些符合这个年纪的轻狂傲慢之事,这样皇帝知道你有这么多缺点,才能放心用你嘛。尤其还得跟宇文述这样的重臣发生点矛盾,要不你们下面的大臣都铁板一块,皇帝就要怀疑结党营私了。

    老子罗成谁都敢怼,但只要不怼皇帝就行了。

    怼完宇文化及,罗成又走到宇文承都的面前,“宇文承都,听说你本事不错,不过你打不过杨玄感吧?”

    宇文承都不说话了,他以前跟杨玄感交过手,杨玄感先提的要求,但他确实打不过。

    “那你可知道,杨玄感正是死在我的马槊之下?”

    “你觉得你有资格挑战我六弟吗?你三年前就不是我六弟的对手,如今还想再次自讨其辱吗?”

    “你信不信,我今天随便叫我一个麾下小将,都能把你打趴下?”

    宇文成都这就不服气了。

    “你别不服,我让人把你打到心服口服。”

    罗成转身,冲着身后人群中的秦琼喊道,“二哥,你来教训下宇文家的小崽子,让他也知道下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别整天坐井观天,不知天高地厚。”

    秦琼出来,“这不太好吧?”

    “没什么,教训下他也是应该的,否则他早晚会死在他的骄狂之下的,宇文家老的大的不懂的教他,我们替他教。”

    “那好吧。”

    秦琼上前,“怎么比?”

    宇文承都一脸的不愤,“身为马上将领,自然是要比骑射本事。”

    “好。”秦琼只说了一个字。

    虽说在端门前比武,有些胡来,可这边的动静确实早惊到了皇帝,此时杨广就站在端门的城阙之上,招来内侍交待几句。

    于是那内侍下来,让守门的将军过来。

    “比武可以,但不得胡来,点到为止。”

    他让围观者都散到旁边,让出了场地。

    又特许人去天津桥那边,把两人的马和武器都取来。

    宇文承都对阵秦琼。

    九凤翅镏金镗对阵丈八马槊。

    不远的马车里,宇文述一直没露头,他的车里还坐着李浑。

    李浑是李敏的从叔,也是李穆第十子。

    “这个罗成,还真是跋扈嚣张啊。”李浑道。李浑跟李敏外表十分相像,都是长的极为高大魁梧,英俊帅气,尤其是那副胡须长的极为漂亮。

    宇文述哼了一声,“莫要小看这人,表面看似轻狂,其实却是刻意而为之,是个厉害人物。

    “大哥,这罗成不但把我李家踩在脚下,如今把你们宇文家也当众打脸,必须得治他啊。”

    李浑的妻子正是宇文述的妹妹,所以他喊宇文述大哥。只不过宇文述对李浑却没什么好脸,皆因当年李穆的长子死的早,所以李穆去世后,就把申国公的爵位由长孙李筠继承。

    李浑是李穆的第十子,他跟这个继承家业的侄子很不合,于是暗中唆使了李筠的弟弟李善衡把李筠毒死了。

    然后,李浑又向皇帝举报李善衡,于是李善衡也被皇帝处死,这样一来,家主和国公之位又空了出来。

    李浑这时就去找大舅哥宇文述,让他帮忙在太子跟前求情,让太子帮他向皇帝说话,由他来继承这个爵位。

    当时李浑许诺,说如果他能继承爵位,那么他到时就把申国公的食邑收入一半拿出来给宇文述,而且是每年的一半。

    宇文述这人本来就爱财,一听说有这样的好事,当然就答应了。

    他特意找皇太子杨广说了许多李浑的好话,比如爵位继承,应当是立嫡,无嫡则立贤。李穆家长子没了,这长子的两个孙子也没了,自然还是应当由李穆的儿子们来继承,但没嫡,就立贤最好,而李浑最贤。

    杨广对宇文述还是不错的,就去找杨坚说话,最后杨坚果然封李浑为申国公。

    继承了爵位后,李浑开始两年都按约给了一半食邑收入给宇文述。可李浑这人比较爱排场,喜奢侈,家里开销大,两年后他就不愿意再拿这么多钱给宇文述了。

    于是就代借口不再给,宇文述自然气愤。

    自那以后,其实宇文述和李浑已经好些年不怎么往来了,今天李浑找上来,也是想为侄子找回场面。

    要说李浑跟李敏一样,真本事没什么,但拍马屁的本事很强。去年,刚升左骁卫将军,这今年居然改封成国公,然后又迁右骁卫大将军。

    “先看看罗成招出来的这个年轻将领有何本事吧!”宇文述淡淡道。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