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上。

    皇帝细细打量着这员年轻虎将,殿内光线不错,几座仙鹤形状的烟炉里还飘散出上品的龙涎香,香烟袅袅,一线极细,却并不散。

    穿着紫袍玉带的罗成,少了几分彪悍,多了几分文气。

    皇帝惊叹,这个看起来如此年轻的人,结果却在这几年为他打了那么多的胜仗。再想想他在辽东打下的人屠、杀神之名,更是让人震惊。

    若不是知晓此人就是罗成,只怕光看他这样子,还以为是个来参加科举的哪个名门士族的俊彦子弟呢。

    “罗成,这些年,你杀的人只怕不止十万了吧?”皇帝问。

    罗成眼观鼻鼻观心,不去瞧皇帝,这都是来前内侍交待的,敢直接目视皇帝那是无礼。

    “回陛下,臣大业五年在汲郡挖运河,服役结束后返乡时遇盗贼蓝面十八鬼,始杀贼。后为捕役,再为郡兵,然后再为府兵,这些年来捕盗剿匪平贼,又征讨高丽,所造杀孽确实不少。”

    “臣亲自所杀之贼匪敌人,也有不下百人,而率兵所斩杀之敌,确实已经不止十万了。”

    听着这淡淡吐出的话语,萧后却被这内容惊的出声。

    想象不到,如此年轻的人,却已经杀了不下十万人。

    “皇后莫惊,罗成虽被高句丽人称为人屠、杀神,可朕倒听说其实他并不是那种嗜杀好杀之人。据说这次平定杨玄感之乱,卫文升欲将降俘的五万叛军尽数坑杀,可罗卿却不肯,力保下他们,并上奏给朕,说叛乱已平,再多杀无益,请求朕把这些人流放到辽东四郡去。”

    “想不到罗将军居然如此有心。”萧后赞了一声。

    “罗成,刚才皇后告诉朕,说宇文氏入宫告状,说你无故殴打经城侯,此事是怎么回事?”

    “回陛下,臣确实殴打了经城侯,但并非无故。”

    杨广冷哼一声,“你好歹也是堂堂国公,居然殴打经城侯,不管是有故无故都不应当。好了,现在你说下何故?”

    罗成倒是简明扼要的把经过说了一遍,也没添油加醋,实话实说。

    杨广和萧后对视了一眼,刚才他们已经听过宇文娥英的一面之词了,现在再听罗成的,两相对照,大有出入。可两人却都觉得明显罗成说的,应当更真实一些。

    “召王内侍进来。”

    一名内侍入内,杨广问他,“让你去查的事情如何了,可有结果。”

    “回陛下,已经查明。”

    “好,你如实讲来。”

    那内侍正是之前奉皇帝之前去查罗成打人之事的,现在当面奏明,基本上还是比较还原事实的,没有什么偏见。

    “嗯,看来罗成你没有说谎,倒是那宇文氏有些添油加醋了。”

    皇帝对罗成的坦诚很满意。

    “虽有原故,可你处置也有不当之处,身为国公,朝廷大将,岂能如此随心所欲,殴打大臣,你可知是多失礼之举?”

    “臣请陛下责罚。”

    杨广摆了摆手,“责罚肯定是要的,但一码归一码。你二征辽东有功,回师平叛再立大功,尤其是斩杀杨玄感此逆,更是大功一件。朕之前已经拟好旨,进封你开府仪同三司,进楚国公,增食邑五百,通前一千户真封,加封为左屯卫大将军,并赐你黄金千两,绢帛万匹。并将杨逆家族的宅院钱财奴仆等并赐于你。”

    一口气说完这些丰厚赏赐。

    杨广又道,“为了一座宅子你却动手殴打朝臣,现朕罚你一年俸禄,以示警戒。”

    这算是高高举起,结果又轻轻放下了。

    罚一年俸禄,对如今的罗成来说,那根本就是无关痛痒。不说皇帝刚赏罗成的黄金千两和绢万匹,这都能值一万多贯钱了。就是杨玄感的府第庄园钱帛奴隶这些,更是一笔巨富。

    一年的俸禄才几个钱,到了罗成这等地位的勋贵们,有几个是靠这点硬俸禄的。

    “谢陛下!”

    “你也别暗自得意,这算是第一次,所以朕饶你,但若有下次,定重重惩罚。”

    “臣明白。”

    对于罗成这样长的好看,还又特别能打,而且还十分忠心耿耿,又没有什么深厚根基的年轻人,杨广是非常喜欢的。

    所以李敏虽然平时得他宠,可皇帝分的很清楚。

    李敏不过是一个玩物,一个幸臣,陪自己喝喝酒娱乐娱乐,偶尔放松放松。但真正的干臣,还是罗成这样的。

    他不会为了李敏这样的玩物,而重责罗成这样的猛将的。

    这件事情,就算是到此为止了。

    该给罗成的赏赐一点不会少,甚至他已经决定,要适当的敲打敲打下李敏了。虽然当初他曾经答应临死的姐姐会好好照顾宇文氏,但这也是有底限的。

    “拟旨,削经城侯食邑一千户,罢其左屯卫将军之职,令其在家好好反省。”

    李敏有五千户食邑,而且都是真封,这是相当惊人的数量,当年杨素最得宠时,也不过两千余户真封而已,他的这五千户原本是皇帝姐姐的,死后按她遗愿给了李敏。

    现在皇帝借此机会,直接削去一千户。

    “罗成,朕如果以你为帅,你认为需要多少兵马,多少时间,然后能够灭亡高句丽呢?”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

    想明末之时袁大炮跟崇祯吹牛说五年平辽,然后他没做到,后来被皇帝一刀刀凌迟了,虽然凌迟不完是因为吹牛,可他的死确实跟这也有关。

    罗成不想吹牛。

    别看现在高句丽好像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但谁敢打包票呢。

    毕竟这战争,意外因素太多了。

    尤其是现在中原不稳啊,大环境不好,后方不稳,这前线仗也就不好打。

    不能随着性子吹牛,吹牛一时爽,做不到就要拉清单了。

    “陛下,臣以为,如今高句丽经陛下两次亲征后,确实已经到了油尽灯枯即将崩溃的地步,但毕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臣以为,眼下倒不用急着去强攻,倒不如暂时放缓点节奏,这样或许效果更好。”

    “臣以为,明年可先集中旅顺、辽东、建安、辽西之兵,先把辽河口的安市攻下,安市若破,则附近的一众中小山城也无法再守,到时整个辽河中下游及辽南半岛西岸都打通,则形势就会大不一样。”

    “占据这一线后,我们就已经在辽东彻底立稳了脚跟,甚至进可攻退可守,然后只需要步步蚕食即可,一面不断骚扰侵袭高句丽军,让其不得休息,无法恢复,另一面缓慢推进吞食,如此,不出五年,高句丽就算不亡也必崩溃。”

    杨广点了点头,“这倒是比较稳妥,但就是慢了点。”

    “罗成,朕打算调你为辽东太守,兼知辽东辽西诸军事,押契丹、奚、室韦、靺鞨诸蕃使,你可愿意?”

    “陛下意志所向,即臣剑锋所指!”

    这句话让杨广不由的哈哈大笑,非常满意!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