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新野。

    河边的一块芦苇荡边,一代枭雄,隋末第一个称帝者被罗成槊挑半空。

    枭雄陨落。

    杨玄感不是第一个造反的,却是隋朝第一个称帝的造反者。而且他还不是一般的草莽造反,是头一位顶级勋贵造反。

    杨积善见兄长死于罗成之手,拔刀自刎,可连割了几刀,却没死。

    阚棱纵马上前,手中丈八陌刀一挥,杨积善人头落地。

    杨玄感的尸体也被罗成甩在了地上,他依然怒睁着双眼,或许是死不瞑目。

    王雄诞提刀欲上前砍下他首级,罗成摆手。

    “给他留个全尸吧。”

    众将士们欢欣鼓舞,齐齐赞喝罗成。

    都说杨玄感为大隋年轻一代中第一人,可如今,却数十招就死在了罗帅槊下,罗帅自然才是真正的大隋第一人。

    罗成在众人欢呼中,只是笑笑。

    刚才一番交手,他已经感受到了杨玄感的真正实力,不说其它,杨玄感的力气确实比他大的多,估计士信都未必是他对手,论战技骑术,也都远胜于罗成。可杨玄感败在他已经伤痕累累,还饥疲万分,最后这一战,估计也就一半左右的实力拿的出来。

    只不过,这战场又不是比武场,罗成也没什么可留情的。

    棱阚和王雄诞、西门君仪三兄弟把杨玄感的尸体绑在几根长矛之上,然后由三人轮流就那样高举着跟随在罗成马后。

    他的那把霸王戟,也被特意高举在一边。

    这是罗成的战绩。

    新野县。

    这座育水河边的县城,此时驻着自东莱过来的左五军,当罗成回来时,大家惊讶的发现了那个被高举的尸体,当看到那把标志性的霸王戟时,无不兴奋欢呼。

    王雄诞等人,更是一路逢人就说,见人就吹,把那不过片刻的交手,说成了飞沙走石惊天地泣鬼神的天下第一人之决战。

    “各部收获如何?”

    一进城,罗成就问魏老道。

    “大帅你料事如神,知道败军必然往南走,所以咱们没赶上叛军就赶来新野拦截,别说,这效果还真好。”

    卫文升、裴仁基两人费力猛攻叛军一天,一日十战,彻底将六万叛军击溃。而罗成早早守在新野,虽然没参与这战后一战,可派出轻骑四下拦截溃败贼兵,收获却相当惊人。

    叛军溃败南逃,跑到新野时早就已经溃不成军,遇到拦截的罗家军,哪里还有军心抵抗,甚至连个像样的队伍都没有了。

    “已经抓了有三万多叛军了,还没抓完呢,各位将军们派人送了一批又一批俘虏回来,好不高兴。”

    “抓到大鱼没?”罗成问,他特别关心李密和李子雄。

    “没抓到李密和李子雄二逆,不过杨玄感的兄弟倒是抓了几个,玄纵、玄奖、万硕、民行,抓了四个,大帅你又斩杀了杨玄感和杨积善,杨素七子,除了早战死的杨玄挺,这下倒是一网打尽。”

    杨氏一门是何等的尊贵,杨玄感是礼部尚书、楚国公,还兼了个汲郡太守,阶至开府仪同三司不说,他的六个兄弟,就有三个太守,以及三个鹰扬郎将,十分了得。

    可此时,杨家兄弟一网成擒,杨家也算是没了。

    杨玄感的尸体被挂在新野城头上,一个个被抓来手俘虏经过这里时,都能抬头看到。

    “姓罗的,给爷爷们一个痛快!”

    杨玄纵高呼。

    罗成坐在城楼上,扭头瞧了杨家兄弟四个。

    不出意外,罗果押着这四兄弟回去,他们的结果一定会很惨,估计不是千刀凌迟,就是车裂或五马分尸。

    很残忍,但这就是下场,没有实力,却还要掀桌子,就得承受这样的后果。

    罗成看着杨家兄弟的下场,也在暗暗警示自己,如今虽也有点实力了,他心里也对杨广的许多作为越来越看不过眼,但他告诫自己,切莫冲动。

    否则时机未到,逆势而为,下场只怕就是又一个杨玄感了。

    卫文升和裴仁基终于赶到。

    当他们看到新野城头上的罗字旗,还有那悬挂的杨玄感尸体,还有他那五个兄弟尸体时,无奈叹声气。

    辛苦半月,结果最后最大的那个桃子却让罗成摘了。

    说心里没半点气是假的,可气也没用,谁让他们之前预判失误,总以为杨玄感曲折迂回,就是想绕去洛阳,若不是罗成赶到拦截,说不定杨玄感都又跑了。

    “罗帅,将杨逆几兄弟都杀了?”

    “此等叛逆不斩,留待何时?”

    “便宜他们了。”

    卫文升道,他在华阴把杨素骨头挖出来,挫骨扬灰,还平了杨氏的祖坟,那是个狠人。

    “二位有没有抓到李密和李子雄?”

    “没有,二贼跑的快。”

    卫文升恨恨的道,他此时心里不平,可又不敢拿罗成怎么样,最后指着杨玄感和他兄弟的尸体道,“不能就这样放过这些逆贼,罗帅,把诸贼首级砍下留着呈给陛下就好,至于他们的尸身,不能这么便宜了。”

    卫文升要处杨玄感兄弟们磔刑。

    这是一种殷商时代就有的酷刑,虽然大隋废除五刑,可对于那些谋反谋逆之贼,处什么刑罚都不为过。

    磔刑,将人割肉离骨,再断肢体,最后再割断咽喉,砍下首级。

    这比起千刀凌迟还要狠。

    “人都死了,就不必了吧?”

    可卫文升坚持,“对此等逆贼,必须如此,方能警示后人。”

    卫文升不但要求对杨氏兄弟的尸体处以磔刑,甚至还要求把所有的俘虏都赶来观刑。

    这就是辱尸。

    罗成对这种行为没有什么兴趣,可卫文升似乎特好这口,之前把人家老杨素挫骨扬灰,现在又要对杨玄感兄弟几个磔刑。

    裴仁基没反对。

    罗成见此,也不争了。先前他给了杨玄纵兄弟伙一个痛快,可料不到还逃不过死后一劫。

    杨家六兄弟的首级被从城头上取了下来,由几个骑兵就拖着拉到城外河边。

    罗成没阻拦,但把杨玄感的大戟留了下来,这戟很重,足三十二斤重,一般人还真在马上难以施展顺手,他交给士信,结果士信使用后发现挺顺手的。

    “既然顺手,那就留给你用好了。”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